《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萧晋会失传已久的‘阴阳灵枢针’?”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后陡然响起一道低低的惊呼,转过脸去,就见詹青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们身后,满脸都是震撼之色。
  “你……你这人怎么偷听别人说话啊?”
  田新桐气坏了,“阴阳灵枢针”是萧晋的秘密,曾经千叮万嘱过不准她告诉别人的,现在从母亲的口中透露了出去,万一回头迁怒于她,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沈妤娴的眉头紧紧皱起,显然对于詹青雪的行为也非常生气。但是,她虽然不知道这姑娘的身份,可从几位长老的态度上就能看得出来,这女孩儿的背景绝对非同一般。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怒火,她沉声说道:“詹小姐,你能在今天出现在这里,想必也是杏林山内部人士,那就应该知道杏林山的规矩和禁忌,请你……”
  “沈阿姨请放心!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和名誉向您担保,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
  詹青雪很干脆的做出了保证,只是一双美目眨也不眨的望着萧晋的背影,其中异彩涟涟。
  沈妤娴无奈,也只能相信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叹息一声,心道:做了这么对不起那孩子的事情,也不知道他知晓后会气成什么样子,但愿不会怪罪到桐桐身上才好。
  “至于这第一场考核的失利者……”刘青羊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他的视线也落在了窦良驹的脸上,里面满是惋惜,“良驹,我与你父亲是多年的好友,也知道你从小学医有多么的刻苦,说句不怕被人误会的话:今天我对你其实是寄予厚望的。
  以你的医道水准,如果不去借助修齐和小李聊天的效果,而是自己用心想办法,本不应该看不出小李服用过激素类药物,唉……可惜你胜负心太重,居然把这么重要的考核寄托在讨巧之上,实在是舍本逐末、愚蠢之至呀!”
  窦良驹被说得满脸通红,缓缓站起身,一揖到地,颤声道:“让您失望了,晚辈惭愧,汗颜无地。”
  刘青羊叹了口气,走过去扶起他,勉励道:“今天的考核只是因为长老之位太过重要,并不代表胜者的医术就比败者更高明,所以,良驹你也不用太过妄自菲薄,九龙针法在华医界的地位人人皆知,只要你今后能抛去名利,真正的沉下心来,未来成就依然是不可限量的。”
  窦良驹鼻子一酸,再次弯下腰去,重重说道:“多谢长者教诲,晚辈必终生谨记!”
  “嗯。”刘青羊点头笑笑,又问:“那接下来,你是想先回去休息?还是留在这儿观摩下面的考核?”
  窦良驹怔住,脸上的挣扎一闪而过,便神情凝重地说道:“如果能够有幸留下,晚辈感激不尽!”
  “好!知耻而后勇,这才是一名合格求道者该有的心态!”刘青羊大赞一声,然后目光便看向萧晋他们四人,问:“良驹留下观摩各位妙手,老头子可以为他担保,行吗?”
  韩学林、牛修齐和萧晋都齐齐点头,韩学林还捋着山羊胡说:“我与良驹兄也算熟识,知他人品可信,即便没有刘老担保,也是可以的。”
  “我不同意!”
  在一派和谐友爱的气氛中,这道声音就显得非常刺耳了,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就见晁玉山轻蔑的望着窦良驹说:“慧藏于心,技不示人;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教诲!我个人对于窦先生是没有什么偏见的,只是从他之前的行为来看,实在让人难以放心。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他不讲信用,纵然有刘老担保,我们的损失也已经造成,根本无法弥补。”
  这话说得窦良驹面红耳赤,刘青羊也皱起了眉,正当他要开口再劝时,又一道略显轻佻的声音响了起来。
  “晁前辈,您有意见可以发表,但别胡乱代表好吗?说您自己,别我们我们的。”
  对手自己送上门来的助攻,萧晋哪有不赶紧抓住的道理?只见他二郎腿翘起,小拇指掏着耳朵,形象恶劣地道:“同样讲句不好听的,咱们华医如今的境况为何会如此艰难?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像晁前辈这样固守门户之见的敝帚自珍之徒太多,以至于秘技一旦后继无人便会失传,何其愚蠢?”

  “放屁!”晁玉山破口大骂,“小小年纪,你懂什么?我晁氏一门传承距今已有五百多年,医道只有精进,从未有过片刻断绝!反观那些大开方便之门者,至今仍能存活者又有几家?哼!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读过几本医书就敢妄议华医境况,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口气激昂,疾言厉色,做足了长辈教训晚辈的架势,气的后面田新桐直咬牙,恨不得冲上去把他那张帅气的大叔脸给打成猪头。
  “老王八蛋,他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几十岁的人了,进门成绩还不如萧晋,凭什么骂人?”女孩儿小声的嘟囔道。
  沈妤娴蹙眉低喝:“桐桐,怎么说话呢?”
  “我怎么了?哪里说的不对吗?”田新桐梗着脖子看她,眼神里有种专属于子女对父母的失望,仿佛在质问:他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护着他?

  沈妤娴心中一痛,默然不语。
  “我华医重名,”晁玉山依然还在侃侃而谈,“名声于我们而言生死攸关,传授医术时如果不严格限制和把关,什么阿猫阿狗都教,但凡有一个学艺不精者,整个派别、甚至整个华医界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现如今我华医为人诟病,不正是那些打着华医旗号的‘岭南老军医’所败坏的吗?在我看来,我华医的推广非但不能自降身价像西医那样有教无类,反而应该拣精取精,将最高明的医术传授给最天资聪颖者,只有这样,我华医传承才不至于毁于我辈之手,才能发扬光大!”
  “哈!”萧晋仰天打个哈哈,神情鄙夷讥嘲到了极点,“没想到啊!在如今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坚信因循守旧、固步自封那一套才最安全。
  晁玉山,你是不是小学都没毕业啊?我华夏是怎么从一个东方强国沦落到连打小鬼子都要靠别人帮助的地步的,你都不知道吗?算了,文人论书,屠夫说猪,道不同,不相为谋!老子懒得跟你这种沐猴而冠之辈辩论!”

  说着,他站起身,对刘青羊说:“刘老,小子不才,进门成绩最好,刚刚的第一场考核也是顶尖,不谦虚地说,除了资历辈分之外,小子并不比几位前辈差了多少。
  但是,与我身旁这位晁氏大家不同,莫说窦前辈只是看看,就算他真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小子也甘之如饴。窦前辈能被刘老您赞赏和担保,医术水准是绝对毋庸置疑的,如果小子有所谓的秘技被他学了去,起码也不会被辱没,不是吗?”
  “说得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