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172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完饭,王四喜提着夜莺往家里面走去。推开了院子门,却发现柳香没有在家里面。这样挺好,人忙碌起来就不会觉得空虚了。找了一点东西给夜莺吃,等它吃完了,王四喜就把它提到了院子里面,然后坐在一边晒着太阳。
  过了七八分钟,敲门声响了起来。转过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何桂花。
  她今天穿着正常了一些,白色风衣,紧身短裤,再加上肉色长筒袜。
  王四喜见到她,心里面有一些慌乱。因为王四喜觉得王四喜自制能力太弱了,只要女人稍稍戏弄,王四喜就会产生反应,随后就很容易想那些事情。
  “四喜,几天不见,玩夜莺了啊!”她笑眯眯地走了过来,一步一摇,顾盼生辉,令人难以把持。

  逗了逗那只夜莺,她又把目光放在了王四喜的身上。捏了捏王四喜的手臂,然后在王四喜耳边哈了一口气,最后直接坐在了王四喜的身上。
  “何桂花,你咋又这样了呢?”王四喜认为经过那一件事情,她会改过自新,没有想到一见面她还是扑了上来。
  “舒服吗?”她摩擦了两下,王四喜的小腹就热了起来,“看样子四喜你对我还是念念不忘啊,没有想到三两下就有反应了。”
  “何桂花,你是有家室的女人,不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说得没错,我确确实实是有家室的女人。我是有家室的女人,那又怎么样呢?谁规定我一定要三从四德?谁规定我为了名声就得忍受身体上的煎熬?”一连串的反问,让王四喜哑口无言。
  “不要以为村子里面的女人多么看重贞洁,为了快乐而出卖自己的多了去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王四喜困惑地问道。
  “我到你这边来办点事,无意中看见你家院子门没关严实,所以过来瞅瞅。没有想到你竟然在家里面。”她粉嫩的嘴唇,令人有犯罪的冲动。
  “四喜,你帮我想个办法,让我男人答应借种生子行不?”她问道。
  “这样做,真的合适吗?”王四喜说道。

  “听我家男人的口气,他有些意动。不过他觉得把自己的妻子送到别人库上,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一直没做出肯定的答复。”何桂花站了起来。
  “他对我再好,又能有什么用呢?没有学生的话,婆婆的嘴巴就永远不会消停,不单单是为了堵住婆婆的嘴巴,为了自己的下半辈子我也想要一个娃娃。”她说道。
  这件事情处理起来可就棘手了。
  “这样吧,你们夫妻两个人一起到县城的大医院去做一下身体检查,检查的过程中,你把你丈夫的情况和医生说一下,让医生出出主意。看他会有什么反应?”王四喜说道。
  何桂花听了王四喜的话,微微一笑,“嗯,确确实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若是经常和他说这些,必然会引起他的反感。不过医生要是这样说了,那他肯定就没什么话好说了。这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脑子转得快,灵活。”

  这种办法实际上也不怎么样,就是会产生那么一点点效果罢了。只要说的人多了,他自然就会答应了。
  感情再好,身边若是没有一个学生,终究会腻味的。
  “做事宜早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和我丈夫说去。”何桂花觉得这个主意蛮好,对王四喜笑了笑,然后直接走了。
  轻松的同时,王四喜心里也有些莫名的失望,看着何桂花的模样,王四喜还以为今天又会发生点什么呢。
  逗了逗夜莺,王四喜打算给它找个常驻的地方了。村子里面有许多流浪的野猫,到时候被野猫把夜莺吃了,那可就不好了。
  到了陈宝怡的房间,找了找,发现自己送给她的那盆君子兰,正在接受阳光的照耀,看样子一定得到了主人良好的照顾。呼出一口气,王四喜把所有的事情做好了以后,就去学校了。
  学校门口,陈宝怡正坐在大树下,眺望着远方,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发傻。她现在已经不像以前了,她现在就算是在笑,王四喜也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王四喜一句话都没有说,看了她一眼,然后脚步沉重地走向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王四喜正在想着明天的打算。明天小镇又要赶集了,自己要找二狗子商量一下,看他可不可以早一些到村口来运菜,这样的话,过段时间王四喜就可以到城市里面去买王四喜所需要的东西了。

  下午和往常一样,放了学王四喜就直接回到了家里面。陈宝怡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回到了房间里面,还把门给关上了。月儿和王四喜打了声招呼,就去找晓星去了。两个小姑娘有事没事总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晓得在做些什么。至于柳香姐,她还没有回来。
  没事可做,王四喜拿出了小酒瓶慢慢看来去了。突然之间,他有了一种想法,假如往小酒瓶里面装入不同的液体,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因为水方便易得,所以王四喜一直在往里面注水,却忽略了一个事实,自己之所以会产生这些变化,不就是喝了小酒瓶里面不知道密封了多少年的酒所导致的嘛。
  小酒瓶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产物,那里面的酒很香很醇,不知道是小酒瓶制造的时候有意加进去一起埋在地里面的,还是后来人加进去的。好奇心让王四喜很想要尝试一下。
  自己父亲在世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坛烧刀子,似乎有那么长时间了。因为平常不太喜欢饮酒,所以一直没有动。
  恰好,那坛酒放在陈宝怡的房间里面,可以借这个作理由去探探她的口风,决定好了,王四喜就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陈宝怡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一句话,等王四喜走了进来,她就把门关上了。
  “以前在这个房间里面放了一坛烧刀子,我倒一些出来有用。”王四喜握着杯子,解释道。
  烧刀子酒就窝在墙角落边,因为长期没有人打理,上面已经积了一层顶厚顶厚的灰尘,看起来其貌不扬。
  王四喜蹲了下来,把上面的灰尘拍干净了以后,心里面的好奇心强烈了起来,酒倒进小酒瓶里面,会起到自己期待的作用吗?能够把产量提升上来吗?王四喜一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小酒瓶的效果,它始终有一个上限。比如说一滴水能催熟一颗马铃薯,那么放上一年,一滴是不是就可以催熟三百多颗马铃薯,从逻辑上来讲,应该会有这样的可能。

  一直忙着倒酒,没有注意到后面,直到后来偶尔转过头看了一眼,惊呆了。脱了衣服的陈宝怡十分好看,好看到王四喜都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词句来赞美她。虽然王四喜看见了,心里面充溢着那方面的渴求,不过更多的是欣赏。
  “从来没看到过女人换衣服的场景吗?”陈宝怡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对王四喜问道。
  冰冷把王四喜浑身都包围了,转过头开始安安心心的倒酒了。心里面也没有其他的念头了,甚至连小腹的火苗都熄灭了。
  那种口气带给王四喜的感受,就好像是王四喜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王四喜突然有些怀念过去了,很想看到她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过来在王四喜手臂上拧上几把,而不是现在这样毫无反应。感受很多很多。

  不过,人家并没有欠自己什么,自己又凭啥这样要求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