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越摇了摇头,“阵法本来在此地,我只是借用了阵法的力量而已,根本无法操控阵法。不过周先生你其实不必如此。这阵法能消磨人之精气,被困在里面,要不了多久,他自然会精气全失,凄惨死去,周先生何必心急于一时。”
  我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以我心里对陆振阳的憎恨,不是亲手取他性命,终归还是感觉没有完全发泄出去。
  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心里才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后我便长吐了一口气。这些年来,父母之仇,一直都是压在我心头最沉重之事,现在总算是有了结果,只可惜没能亲自动手。
  我正怅然间,一旁的胖子忽然也是一阵哀嚎,冲我道,“三娃,他死在了这里,咱们有没法破开阵法,那我的炼妖壶,岂不是要随着他一起消失了?”
  这老半天我只想着自己的仇恨,被胖子一说,才想起了炼妖壶之事,顿时也有些错愕。
  这次涿鹿之行,我的另一个目的是炼妖壶,而且当初炼妖壶被陆振阳拿走也是因为我的缘故,若是再也无法拿回来的话,对胖子实在太不公平。
  我自然不想这种事情发生,可看看地毫无动静的陆振阳,再看看一脸失望的胖子,我也毫无办法。
  正无措间,吴越却忽然伸手递过来了一个东西,依旧笑着道,“你们说的炼妖壶,应该是这个东西吧?”
  我定睛一看,吴越手里拿的,可不是炼妖壶?我顿时大喜,还没来得及对吴越道谢,胖子这家伙心急,已经一把接了过来,拿在手里不断把玩,满脸都是笑容,刚才的郁闷早丢到了一边。
  见他开心,我也松了口气,连忙对吴越道谢。吴越却是淡淡一笑,摆摆手道,“没什么,只是物归其主罢了。”
  她说的十分淡然,但我心里却更觉得她的深不可测。
  炼妖壶可是古十大神器之一,吴越虽是阴魂,但也不可能不知道炼妖壶的贵重程度,可饶是如此,她依旧毫不留恋的把它还给了胖子,这份气度,简直不可思议。
  /bk
  第二百五十四章 破阵
  胖子的眼睛依旧无法直视神器,把玩片刻便满眼流泪,赶紧把炼妖壶收了起来,然后这家伙难得有礼貌一次,对着吴越连连道谢。 ( .   )

  炼妖壶失而复得,心头大患陆振阳眼看也要完蛋,我长吁了一口气,总算觉得这趟涿鹿之行来的还算值当。不过接下来,《死人经》下卷之事,才是我此行的重点,也是我一定要拿到的东西。
  我抬头往前面看了看,此时我们所处这个甬道,前方还有不短的距离。经过这段时间的沟通,我心里也明白了,这里是蚩尤的头颅冢,也是吴越道侣,那个龙虎山道子百年前消失的西方。
  想拿到《死人经》下卷,自然得继续往前走,进入蚩尤墓内才行,只是我对吴越的态度有些拿不准。
  从最初接触,她便一直说让我离开这里,约定好今日带我来一样东西,也是为了打消我进入蚩尤墓的念头,可是方才跟我说起陆振阳之事时,她却说是因为陆振阳骗她说能打开蚩尤墓,她才带陆振阳来了这里。从这句话来看,吴越似乎又想打开蚩尤墓。
  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让我有些拿不准,犹豫片刻,我试探着对吴越问道,“前辈,你方才说的那道门,应该在前面不远了吧?”
  吴越脸一直挂着笑,听到我这句话,笑容却一下子收了起来,沉默着点了点头。
  我依旧看不明白他的态度,谨慎的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陆振阳为什么说要等我们两人到来,才能联手打开那道门,但既然他这样说了,我们不妨试一试,还请前辈带路。”
  吴越站着没动,脸色似乎有些挣扎,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
  足足过去了五分钟,我已经开始思考吴越拒绝之后该采取何种手段的时候,她却忽然动了,也不说话,直接转头便继续往甬道里面走去。
  我顿时大喜,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叫胖子,连忙跟了去。

  这样跟着吴越又走了两三分钟,眼前忽然豁然开朗,逼仄阴暗的甬道,在我们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变作了一个巨大山洞。
  这个山洞非常大,但与前边画满壁画的山洞完全不同,这里更像是一个房间,圆顶方底,墙壁没有壁画,取而代之的是每隔一段距离,地便耸立着一座巨大塑像。
  这些塑像通体青铜材质,看起来都是人的形象,但有的生有八手,有的长有九臂,模样十分怪异。但无一例外,每一尊塑像都做工精良,咋一看,一个个仿佛活物一般。
  穿过这些青铜巨像,我们来到山洞间,在吴越的带领下,登了一个巨大突起的平台。
  到了这里,吴越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时,方才脸的复杂神色已经消失不见,又挂了淡淡笑容,开口对我和胖子道,“我曾听我家道士说过,这些雕塑巨像与破门之法有关,不知两位先生一路走过来,可曾发现了什么吗?”
  这些青铜像?吴越的话里显然带着一些考校的味道,我眉头微微皱起,一路走来,我一直注意着四周情况,这些青铜巨像自然也仔细看过了,但并未发现什么异之处。

  我没有着急回答,而是跟胖子一起转头往四周看去,这个圆台四周,全都是青铜巨像,仿佛卫兵一般,拱卫着我们脚下的这方高台。我粗略数了一下,铜像不多不少,正好八十一个。
  我正思考着这个数字时,胖子却已经开口了,他用很肯定的语气道,“这些青铜像,应该是一个阵法。”
  吴越的目光转到了胖子身,笑道,“林先生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一个阵法。但不知先生可有看出此处,这是一个什么阵法?”
  “这有何难?”
  胖子这人,属于打蛇随棍的性格,听到吴越的夸奖,脸色便得意起来,伸手指着周围的塑像,滔滔不绝的讲解起来。

  他先是指着西南角的青铜塑像,解说道,“这里的青铜塑像共计八十有一,除了咱们脚下的这个高台以外,可以分为九个九宫大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阵名唤‘十绝阵’,乃是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古阵,威力非凡!”
  阵法一道,虽然我不甚精通,但通过《死人经》里的记叙,也算的是有所了解。
  九宫大阵这个名字听来不俗,但却是阵法一道最为基础的阵法之一,当年我刚刚开始研究阵法一道时,便对这九宫大阵有所了解。
  九宫大阵的九宫,分别为乾宫、坎宫、艮宫、震宫、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在阵法一道代表大地,是阵法的基础。这些青铜塑像虽然形态各异,但经过胖子这么一说,还真能看出这些青铜塑像之,有九宫大阵的姿态,但与我所了解的九宫阵,看起来又有不同之处。想来,这便是胖子将其称作十绝阵的原因所在。
  阵法之事,胖子才是专家,想要破阵,还得看他的。
  我没有开口说话,而胖子则是自信满满,细细的又解释着十绝阵的具体细节。
  吴越似乎也来了兴致,等胖子说完之后,便匆忙问道,“林先生既然对这个阵法如此了解,破解起来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日期:2018-01-03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