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60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起初,武松干的很顺利——他本事高强,又胆大心细,加上阳谷知县很赏识他,以至于他俨然成了阳谷知县的左膀右臂。
  如果当初李衍不让武松娶潘金莲,武松的命运也许就会发生改变,如愿以偿的在他热心的仕途上打拼。
  可是武松娶了貌美如花的潘金莲。
  一日,潘金莲将叉帘子的叉竿失手,正好打在了西门庆的头上。
  西门庆是一个好色的淫棍,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霸王。
  一见潘金莲,西门庆顿时惊为天人,然后花钱买通王婆去勾搭潘金莲。
  王婆将潘金莲骗到家中,欲将西门庆和潘金莲关到一起成全他们好事。
  可嫁得了如意郎君的潘金莲,成了良家,不愿干这苟且之事——见王婆家中有男人,潘金莲当即转身下楼,然后回到家中闭门不出。
  有句话怎么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更何况潘金莲的确貌美如花。
  一计不成,西门庆又生二计,竟然使钱银让知县将武松派出去公干。

  西门庆娶了阳谷县县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室,知县、县丞、主簿、吏典,上下多与西门庆有交情,而且西门庆的亲家陈洪是当朝提督杨戬一党的人物,通过女儿女婿,西门庆能接触到杨戬、蔡京那些权臣,再通过杨戬、蔡京,西门庆甚至都能接触到赵佶,用手眼通天来形容西门庆都不为过。
  知县怎么会得罪这样的西门庆?更何况西门庆还使了钱银。
  于是乎,武松被知县派去东京送信。
  可已经有所猜测的潘金莲在这期间一直躲在家中不出去,任凭王婆跑断腿磨破了嘴。
  二计不成,西门庆又用了三计。
  等武松送信归来,同在一个衙门行走的西门庆不等武松回家就将武松请去吃酒。
  潘金莲不想坏了她自己的名声,也不想武松误会她,更不想武松招惹他们惹不起的西门庆,所以并没有跟武松说西门庆曾勾搭过她一事。
  因此,武松对西门庆并没有防备,也就同意了西门庆的邀请。
  酒桌上,西门庆和他的几个结义兄弟轮番敬武松酒,热情至极。
  待武松喝多,西门庆等人将武松送回了家。
  他们刚到武松家门口,就见有人正在调戏潘金莲。
  西门庆对武松道:“好像有人在调戏你家娘子。”
  酒意加怒意驱使下,武松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然后给了那调戏之人一记重拳。
  那人“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眼见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武松回过头去看那“潘金莲”,才看清,她哪里是潘金莲,只是身形有些相似罢了。

  就在这时,正好“路过”的一都缉捕将已知自己中计了的武松给捉了送去衙门。
  县令好像一下子就不认识了他的左膀右臂一般,呵道:“武二,你这厮为何不尊法度,平白打死了人!”
  武松磕头,道:“望相公与小人作主,小人是被西门庆构陷的。”
  县令道:“人是你打死不是?”
  武松无法辩驳,只能道:“是,可那是因为西门庆误导的小人。”
  具令道:“自己打死人,还诬陷他人,与我加起刑来,人是苦蠢,不打不成!”
  两边闪出三四个役差把武松托翻,随即雨点般的板子打将下來。
  须臾间,就打了二十几板,打得武松口口声声叫冤,说道:“小人平日也与相公有用力效劳之处,相公怎不念旧情,求相公休要苦刑小人!”
  知县听了此言,越发恼了:“你这厮亲手打死了人,难道想让我徇私枉法不成!”,随即喝令:“给我用力打!”
  足足打了武松五十大板,然后才将武松收押,上报州府。
  当夜,西门庆就来到武松家,明说,只要潘金莲嫁给他当小妾,就放过武松。
  武大郎与他娘子和潘金莲商量一番,将家里的金子全都送给阳谷县两院押牢节级,才得以见了武松一面,并将西门庆的无耻之言告知武松。

  武松暴怒,却又无能为力,最后一咬牙告诉武大郎来水泊梁山找李衍救他。
  武大郎回来跟他娘子和潘金莲一商量,然后依潘金莲之计化妆成乞儿连夜来水泊梁山找李衍求救。
  听武大郎说完前因后果,李衍怒起,道:“敢构陷我兄弟,我要荡平阳谷县,宰了所有害我兄弟之人!”
  阳谷县。
  西门庆家中。
  此时,西门庆与一干结义兄弟也就是所谓的会中十友正在吃酒。
  西门庆道:“谢谢诸位兄弟帮忙,说来丢人,不想我西门庆也有靠兄弟们帮忙夺女的一天。”

  西门庆的结拜兄弟应伯爵笑闹道:“谢谢什么的就休要提了,大哥还是请我等去李家耍上几日吧。”
  西门庆的另一个结拜兄弟吴典恩道:“对头,让桂姐陪我们喝几杯就行。”
  西门庆他们这十人中年纪最长的孙天化道:“可惜了老九,没想到被那武二郎真的打死了,那武二郎真不愧是能打死老虎的壮汉。”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祝实念”的结拜兄弟道:“提那个短命鬼做甚。”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谢希大”的结拜兄弟道:“诶~此言差矣,再怎么说,老九都是咱们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怎能恁地说。”
  祝实念道:“谁叫那厮非要逞能,如让我来演那调戏之人,那厮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西门庆道:“不管怎么说,老九都是为我而死的,他的事我不能不管,葬他的一切使用都算我的,回头我再让人给他家送两百贯,也算是聊表寸心。”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花子虚”的结拜兄弟道:“恁地麻烦做甚,他无父又无母,就一个刚过门没多久的娘子,大哥你就好事做到底,也纳了他家娘子为妾得了。”
  西门庆推脱道:“这怎可以?”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常峙节”的结拜兄弟道:“这如何不可,他家娘子从此孤苦无依受人欺凌,老九怎能走得安心,大哥纳了他家娘子,正是在帮他了却最后的牵挂。”
  西门庆含含糊糊的说道:“这事以后再说。”
  一听西门庆留了活口,几个抱西门庆粗腿的,如应伯爵、常峙节之流,已经将此事记在心头,准备回头去撮合此事,顺便捞些好处。
  从这些人所说之话,诸位看官不难看出,他们哪里是义气相投的兄弟,分明就是一群无赖小人。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一朝马死黄金尽,亲者如同陌路人,说的就是西门庆与他的一众兄弟。
  西门庆的一众兄弟与西门庆结交的原因,其实就是见西门庆手里有钱,出手又阔绰,所以都围在西门庆身边蹭吃蹭喝甚至是蹭嫖蹭赌,另外他们图西门庆在县里吃得极开,甚至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都有门路,跟着西门庆混,好处多多。
  而西门庆需要有人帮衬,人多才显得势众,另外这些人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还好控制,用起来又顺手,做起坏事来也是臭味相投,因此,无论从虚荣心满足,还是现实功利方面的需要,都让西门庆这种恶霸天然的会去招揽比他弱的流氓。
  他们这些人的结合,可以说是一个双赢的结合,也是西门庆刻意营造的结果,否则,他一个破落户,如果能专在县里管公事,与人把搅说事过钱,满县的人都惧怕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