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59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有,现如今遍地都是强人流匪,人们都不敢出入,可是因为那梁山泊在咱们济州府,没有贼寇敢在济州府撒野,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不开眼的小贼,梁山那伙人也会除了。
  另外,我听说那梁山泊四周支起了上百个救济点,到了那里就能吃上饱饭,梁山那伙人还给他们安排活路。
  现如今,咱们济州府俨然已经成了穷人的乐土。
  你说,那些穷人能允许别人管梁山那伙人叫贼寇吗?”
  听了韩伯龙之言,张叔夜冷汗直流,“李衍这是要挖大宋的根啊!”
  张叔夜万万没想到,此地的形势竟然比他之前料想的还要糟糕百倍!
  大宋在这里已经失去了大多数民心,而那一小部分本该支持大宋的人已经被李衍杀得七七八八的了,剩下的恐怕已经吓破了胆,不敢有跟李衍为敌的心,也没必要跟李衍为敌,因为李衍对他们也是秋毫无犯!
  他张叔夜纵然是再有手段,也改变不了这个形势。
  这不是他张叔夜能力不行,而是立场不同,他就是再爱民如子,也得维护大宋的根本国策,否则他张叔夜也是那个造大宋反之人,而只要他维护大宋的根本国策,就得保护那些权贵阶层的利益,那么他就得与穷苦人为敌,镇压穷苦人。
  这种情况下,让他张叔夜怎么挽回已经尝过甜头的穷苦人的民心?
  张叔夜当即就下定决心,一会就给官家上奏折,让官家停止围剿田虎、王庆,先全力剿灭李衍,“那二人只是普通的反贼,虽然为害一方,但却不足为患,李衍不剿,将来必成心腹大患!”
  这个决心下完,张叔夜看着韩伯龙问道:“掌柜的似乎对梁山那伙人不以为然?”
  韩伯龙笑道:“怎么会,我也领了梁山那伙人两石粮食,我们全家加起来一共领了近二十石粮食,怎么会不念梁山那伙人的好?”
  张叔夜笑道:“掌柜的没说实话,如果掌柜的也跟你那位伙计一样视梁山那伙人为神明,就不会称呼他们为那伙人,而会像你那位伙计一样称呼他们为好汉……我们父子是外地人,掌柜的没必要跟我们说假话。”
  韩伯龙犹豫了一下,然后左右看了看,再然后才道:“看在你们是外地人的份上,我就跟你们说实话吧,那伙贼寇分的那点粮食于我而言不算什么,我能差他们那点小恩小惠?他们这么一通乱砍乱杀,将我们酒楼的常客砍杀了大半,现在我们酒楼的生意都不如原来的三分之一,我在酒楼是有股份的,你说我对那伙贼寇能有好感嘛?”
  张叔夜这才信了韩伯龙的话,随后道:“掌柜的也不容易。”

  韩伯龙大倒苦水,道:“可不是嘛,还不敢跟人说,还得跟其他人一样夸赞那伙贼寇。”
  张叔夜笑笑,然后问道:“梁山那伙贼寇撤走了以后,谁在主政?”
  韩伯龙道:“何涛何观察。”
  张叔夜问:“可是本府的缉捕使臣?”
  韩伯龙道:“正是。”
  张叔夜又问:“怎么会让缉捕使臣来主政?”

  韩伯龙道:“你们有所不知,那伙贼寇杀入城来,所有人都不敢抵抗,唯有何观察捻枪向贼寇杀去,可惜寡不敌众被捉,后来何观察被推上公审台公审,清清白白,那伙贼寇不敢食言,就把他放了,等那伙贼寇走了,何观察又成了职位最高之官吏,加上他的胆识和人品折服了其他人,所以就被选举为代管济州府……多亏有何观察,要不然那伙贼寇离开了之后,济州府非出乱子不可。”
  张叔夜暗道:“这个何涛似乎不错,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没问题,可以重用……”
  张叔夜父子离开逍遥楼之后,韩伯龙来到楼上一个雅间内。
  韩伯龙刚刚大赞的何涛,此时就在房间中。
  见韩伯龙进来,何涛看着张叔夜的背影问道:“是张叔夜吗?”
  韩伯龙道:“应该就是他,幸亏被你看出来了他穿得是官靴,要不然哥哥派去的人还在路上等他……真没想到他竟然只带两子微服来上任,难道他已经猜到了哥哥要劫杀他?”
  晃了晃头,韩伯龙不再想这事,他只负责收集情报,至于如何分析,自有人去做。
  韩伯龙道:“哥哥说了,你这缉捕使臣不会做太久的,最多一年,他就会让你做到团练使之位。”
  何涛悠悠地说道:“我就是坐到府尹之位,也是你家哥哥手下的一枚棋子。”
  韩伯龙看似不经意的问道:“怎么,后悔了?”
  何涛惨然一笑,道:“后悔有用吗?我已经纳了投名状,父母和唯一的儿子也在你们梁山泊。”
  韩伯龙道:“这些可不是我们跟你要的,而是你主动要求的。”
  何涛想说:“我那时不是怕死嘛。”,可这话你让他怎么说出口?

  何涛道:“我就是感慨一下。”
  韩伯龙道:“你为何不感慨那济州府尹在你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空着甚处州名,你为何不感慨你亲手砍下济州府尹的脑袋,你为何不感慨……”
  何涛连忙挤出笑容,道:“提那些往事做甚,韩老弟放心,何涛知道该干甚么。”
  韩伯龙又敲打了何涛一句:“韩伯龙在梁山泊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武艺高强义气无双的好汉,我梁山泊多得是,绝不我一个,所以我不怕跟何观察你玉石俱焚,更何况还有何观察你的一家老小作陪。”
  何涛脸上顿时一阵尴尬,道:“韩老弟怎恁地说,为兄真的就是一时感慨!”
  韩伯龙语气一缓,道:“别以为谁都能被我家哥哥青眼,要不是那天你拈枪与我斗了一阵,哥哥也不会钦点你做此事,不妨告诉你,想做此事的大有人在,你不做,我梁山泊亦会知道你们府衙包括朝廷的一举一动。”
  何涛心中一凛,心道:“他们能策反我,自然也就能策反旁人……我当小心,万不可再像今日一样多愁善感!”
  韩伯龙悠悠地又道:“一边是前途无限、高官厚禄,一边是万劫不复全家死无葬身之地,何兄可千万别选错了喽。”
  东山酒店。
  李衍迈步进入其中,随即一眼就看见一身乞丐装的武大郎!
  尽管极为差异武大郎怎么会这么惨,可李衍还是在第一时间来到武大郎身前,道:“哥哥怎么会突然来看我,是二郎跟哥哥说的我在此间?”
  武大郎听李衍还跟以前一样叫他哥哥,顿时大哭道:“求大官人救救二郎!”
  李衍不解:“二郎他怎么了?”
  武大郎哭哭啼啼的说道:“二郎从大官人你这回去不久,我们就从清河县搬到了阳谷县……”

  有些事真就是天注定的。
  武松等人到了阳谷县之后,武松用李衍给的金子在街上买了座小楼,一家人就在阳谷县住了下来。
  正巧,阳谷县贴出了榜文——景阳冈上有猛虎。
  与水浒中武松偶遇醉打猛虎不同,这次武松是主动找上这只猛虎的。
  武松将猛虎打死了之后,巧遇猎户,然后与猎户一同来到阳谷县衙。
  武松本就仗义不好钱银,更何况他如今又不缺钱银,于是就将赏银全都赠与了众位猎户。
  阳谷知县爱其忠厚仁德,任命武松为都头。
  武松终于如愿以偿的步入了仕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