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92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08 20:33:00
  [205]
  玄武门之变是古代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政变(这么说不算夸张吧),但同时又是一场最不为人知的政变。原因大家都懂得,李世民篡改了史书。
  他这书改的倒是挺爽,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步步忍让,不得不发,完美无瑕的伟光正形象。可是这样一来,玄武门之变的真相就变得扑朔迷离,隐晦不清了,连带着好多细节都无法探知原貌。后世学者在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也往往非常困难,只能从有限的资料里分析推断,从一些蛛丝马迹里去寻求真相。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学者们在研究过程中也形成了许多观点。
  这些观点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每个观点听起来都有些道理,同时每个观点又好像有点问题。
  比如政变的发生地,有人就认为不是在门内,而是门外。有道理吗?有。因为谁也没规定玄武门之变就应该在门内啊,在门外,在门边,哪怕在门上它也该叫玄武门之变啊。而且在门外伏击,还可以避免惊动皇宫大内,似乎还更合情理呢。
  但是尉迟敬德要杀李元吉的时候,“元吉步欲趣武德殿”的记载却让这个观点站不住脚了,因为武德殿是李元吉在皇宫大内的一处住所,如果他想去往这里,一定是在玄武门内才可行的。要是在门外,他应该去的是齐王府。
  再比如政变的直接参与者。有人认为不是九人,而是七十人,或者上百人。有道理吗?也有。因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人越多胜利的希望就越大嘛。
  但是,光是《旧唐书》里就有至少四个列传提到了政变小队的人数就是九人。比如《建成传》:“太宗将左右九人至玄武门自卫”,《长孙无忌传》:“无忌与尉迟敬德、侯君集、张公谨、刘师立.李孟尝等九人入玄武门讨建成、元吉”,《张公谨传》:“公谨与长孙无忌等九人伏于玄武门以俟变。”《刘师立传》“师立与尉迟敬德、庞卿恽、李孟尝等九人同诛建成有功”。由此可见,九人一说是有定数的。并且这九人在事后都得到了丰厚的赏赐,似可作为佐证。同时,我们也要明白,政变成功的关键从来不在人多人少,而在于袭杀太子和齐王能否成功得手。而要杀掉两个没有设防的人,九个精干人员就已经足够了,多了反而麻烦。

  再比如政变的真实过程。也有人认为,李世民其实在政变前就已经控制了李渊。有道理吗?还是有。因为首先控制李渊是最稳妥的策略啊,只要皇帝在手,就可以调集兵力杀掉太子和齐王,比轮着膀子自己干安全多啦。
  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李世民的政变过程中刚好就是不安全的,他就是轮着膀子亲自上阵啊,命都差点被齐王杀掉。就这样危险艰难的形势,怎么可能是事先控制了李渊的样子呢?
  还比如常何这个人。也有人认为他在政变中起的作用很大,是决定性的。有道理吗?仍然有。因为禁军对政变的影响就是很重要的,在太子和秦王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常何决定帮谁,那谁赢简直就是一定的。而且《常何墓碑》里还有非常关键的一句“九年六月四日令总北门之寄”,意思就是政变当天他是禁军最高将领。
  但是,还是我们前面那句话,如果常何真的起到决定性作用,他为什么不直接带领手下袭杀太子和齐王呢?何必要让李世民冒着生命危险亲自上阵.所以他的作用肯定是被夸大了。退一步说,我们看常何在政变后的事业发展,也和所谓的在政变中立下决定性功劳很不匹配。他得到了非常有限的提拔,直到两个月后才被封了一个折冲都尉、开国县男(男爵),而且还是因为抵御东突厥这件与政变毫不相干的事。而史书明确记载参与政变的那些人呢?最末尾的李孟尝都封了一个右监门中郎将、开国县公。更重要的是,常何终生的仕途都非常一般,官位最大就做到刺史,连一个诸卫大将军都捞不上。所以说他起到决定性作用,实难令人信服。

  至于他在政变当天是禁军最高统帅(总北门之寄),乍看确实很有迷惑性,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以为他是政变的关键人物呢。其实真相不过是他在敬君弘、吕世衡死后临时代理,统率了一下禁军。政变当月,他的位置就被李世民的私党周孝范取代了(九年六月改授太子右内率仍检校北门诸仗),而且此后,常何再也没有掌管过禁军,而周孝范却一直在禁军任职。
  因此,常何在政变中的作用,很可能就像我们前文描写的,只是保持了善意中立,然后在两军混战的时候锦上添花,仅此而已。
  .
  当然,我说了这么多,也不是非要说我的看法就是正确的。我也是在看史料,以及综合各位专业人士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自己琢磨出来的。不能自圆其说,让人不信服的地方也是在所难免的,只不过自己看不出来罢了(真的,头都大了)。
  与此同时,我也无比期待着有一天,再出土点什么文物资料,彻底揭开玄武门之变的真相。
  这样,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了。

  日期:2018-02-08 20:33:54
  [206]
  还有一个问题,也一定让有些朋友感到费解。
  就是李世民政变后见李渊的时候,吮了他的丨乳丨房(世民跪而吮上乳,号恸久之)。说实在的,这画面有点让人不忍直视。

  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花点篇幅,解释一下这种行为。
  这并不是因为这对父子有什么基情或见不得人的事,而是源于一种古老的习俗—产翁(反义词:产妇)。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母系氏族社会,女人是世界的主宰,男人还没有什么地位,他们四处游荡,居无定所,充其量不过是女人的生殖工具。这不是我在开玩笑,而是有历史依据的。我们看到夏商周早期的姓比如姒、姚、姬等等,就能发现一个问题—都带有女字旁,之所以如此,就因为这些古老的姓都产生于一个大家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时代。
  后来,随着生产力的提高,时代的进步,广大饱受压迫的男性同胞终于觉醒了,他们强烈要求行使和女性平等的权利。
  但是,这权利该如何争取呢?事实证明,原始社会的男性还是很狡猾的,他们选择了一个绝佳的突破口—孩子。
  可孩子都是女人生的呀,也基本都是女人带大的,男人怎么能来插一杠子呢?当然能,因为男人虽不能生孩子,甚至都懒得带孩子,但他们却可以坐月子。

  为了宣布孩子的归属权,每当自己的女人生下孩子之后,有些男人就躺上了床。不仅要表现出大病初愈的样子,还要接受大家的祝贺和探望,甚至连一些平时能吃的食物都忌讳的不能吃了。至于喂养小孩,虽然丨乳丨房里没有料,但毕竟有这个设备,所以小孩吮一吮也没有问题。而女人则生完孩子就立即起床,下地干活毫不顾忌。直到近代,我国的一些少数民族都还保留着这一古老的习俗。
  当然,我们华夏大地相对来说是比较先进的,从原始社会发展到唐朝,男人坐月子的习惯早已经没了,但保留着这一习惯的残余实在太正常不过了。我们可以想象,李渊同志就肯定举行过哺乳李世民的仪式。
  男人也可以奶孩子,广大男性同胞看见了,是不是更想梦回唐朝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