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嘴角一勾,淡淡的说:“晁先生言之有理,不过,你忽略了一个现实,在如今这个社会上,看上去凶猛的大老虎们,其中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只是徒有其表罢了,骨子里其实连病猫都不如,别说牛犊了,就是只山羊,分分钟也能顶死它们。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句话,就算是晚辈的回礼吧!”
  晁玉山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铁青,瞪他一眼,不再说话。
  “诸位!”这时,刘青羊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他已经走到了小李的身边,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今天早些时候,老头子和朱、郑两位先生已经分别为小李仔细的看过诊了,并且得出了一致的结论,那就是他确实还算健康,只是有些阴虚,气血相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讲,过于亏少了些,但是,这种情况是有原因的。”
  说着,他拍拍小李的肩膀,慈祥地问:“原因是你讲?还是我说?”
  “让弟子来吧!”
  小李红着脸,但站起来的动作却很坚决,目光扫视一圈,微笑说:“想必诸位长辈和前辈已经看出来了,我和一般的……男生有些不太一样,用一般人的说法就是‘娘炮’。”
  说到这里,他的视线特意在晁玉山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接着道:“有人可能会觉得我很恶心,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早就习惯了,但是,我想说的是,我跟你们一样都还是人,只是生活方式不同。

  不管您是谁,也不管您有着怎样的地位和名望,在我没有妨碍到您的情况下,您都没有权力对我加以歧视。而且,那样对我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反倒会让您看上去特别的没有品位和教养。”
  这房间里,除了沈妤娴和田新桐母女之外,其他人不是老妖怪就是人精,自然都能看得出来小李这番话是针对谁说的,不由都纷纷把目光往晁玉山的方向瞥,把那位大叔给气的险些跳起来。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脑袋问号,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哪里得罪了那个死娘炮,但此时刘青羊就站在小李的身边,情况根本不允许他开口质问,只能在大家异样的目光中默默吞下这只恶心的大苍蝇。
  旁边萧晋的肚子都快笑炸了,脸上还得做出平静的模样来,憋得别提有多辛苦了。
  詹青雪一直在专注的盯着他,此时见他眼角时而都会抽抽一下、一副忍笑忍的很辛苦的样子,顿时恍然大悟,继而抿唇笑了起来,低声喃喃道:“这个家伙……还真挺有趣的。”
  “不好意思,有点啰嗦了。”小李朝大家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我从小就不觉得自己是男性,十几岁时更是立志一定要变成女人。
  但是,这方面的手术费用昂贵,我根本就负担不起,再加上举止行为所招致的嘲笑和歧视越来越多,精神一度崩溃,要不是师祖及时发现并开导我,我可能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说着,他退后一步,弯腰向刘青羊鞠了个超过九十度的躬,哽咽道:“师祖厚爱,不但没有将我这个有辱门风的劣徒逐出门墙,还表示要替我支付所有手术医疗相关的费用。
  父母给了我这副身体,师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再造之恩,弟子永生都不会忘!”
  “好了好了,这都是小事。”刘青羊笑呵呵的摆了摆手,道,“现在是杏林山长老的竞选考核,不是对老头子的表彰大会,你还是赶紧说重点吧!”
  “对不起师祖,弟子激动了。”小李直起腰,抹抹眼泪,深吸口气,看着众人说:“现在,我服用雌性激素和抗雄药物已经三个多月了,内分泌早已紊乱,按照华医的说法,就是气血两亏的症状。”
  这话一出来,五个竞选人里有四个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有那位耍了小聪明、借助牛修齐的“话疗”效果看诊的“妇科圣手”窦良驹瞬间脸色灰败,如丧考妣。
  “我很欣慰!”拍拍小李的肩膀让他离开,刘青羊笑着朗声开口道,“实话告诉大家,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我曾让小李喝了一碗药,那碗药的功效是清热解毒,除了会跑肚拉稀一两次之外,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响,但却会导致他的脉象产生虚寒的症状。
  设置这么一个障碍,老头子的本意自然是想让这场考核的淘汰结果更加的分明一些,但事实证明,我还是老了,没想到在现今如此艰难的生存境况之下,依然还有诸位这样的精英才俊出现,我华医后继有人啊!”
  老头儿说话时有些激动,场间众人也是满心唏嘘,就连萧晋都再没了得意的心思。
  华医比西医难学难推广,这些其实都是能想办法克服的,唯有一点,纵使华医人们再努力也无可奈何,那就是有心人渲染出来的“华医妖魔论”。
  近百年来,战争加上动荡,华夏人的传统文化早已丢得七七八八,父母不懂,学校不教,新成长起来的一代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华夏的根本,不知道我华夏民族是如何在经历无数天灾**的情况下屹立传承数千年而不倒的。
  抛掉了民族最基本的道德概念,自然善于遗忘。于是,春节的鞭炮成了噪音和污染,中秋的团圆也不再重要,对先人的祭奠更是被指封建迷信……根本就不能用对错来衡量的东西被硬生生的分出了个对错,华医变成巫术和跳大神,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抱歉抱歉!看来,小李啰嗦的毛病完全是跟我学的。”自嘲一句,刘青羊又笑着说道,“下面,我来宣布一下第一场的考核结果:关于小李的虚寒症状,所有人都诊断了出来,且都给出了药物所致的结论,而他气血两亏的原因,则有四位写出了正确的答案。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两位不但列出了老头子那碗汤药所使用的大致药材,还对小李服用激素药物的时间做出了相近的推断,诊术之精,实在是令老夫叹为观止啊!”
  “刘老倌儿!”这时,脾气火爆的马阳德开口道,“你能不能不卖关子?最厉害的两位是谁?被淘汰的又是谁?倒是赶紧说呀!”

  刘青羊呵呵一笑,伸手示意道:“最厉害的两位,也是进门考核成绩最好的两位,他们就是晁玉山先生和萧晋先生。”
  刚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晁玉山脸上就浮现出了极度的傲然之色,然而,仅仅只是片刻之后,他的表情就凝固了,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萧晋,满眼都是不敢置信。
  当然,有这种表情的不止是他,除了刘、朱、郑三位考核主持人,以及沈妤娴和田新桐之外,其余所有人望向萧晋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惊。
  晁玉山已经成名多年,成绩虽好,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而萧晋则籍籍无名,年纪还只有二十郎当岁,居然就能在诊术一道有如此水准,由不得他们不瞠目结舌。
  “我就知道,那家伙一定能赢的!”田新桐激动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模样比她当年在警校获得技能比赛冠军时还要兴奋。
  沈妤娴也笑着点了点头,说:“本以为他只是在针灸一道出类拔萃,没想到诊术竟然也如此精湛,看来,我的见识还是太短了,传说中‘阴阳灵枢针’可生死人肉白骨,要想学会如此神奇的针法,又怎么可能不精习其它……”
  日期:2018-01-0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