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49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衍不想逞口舌之快,所以假装没听明白田虎的话中话,而是转向方腊问道:“方兄对我的提议意下如何?”
  方腊微笑道:“兄弟的提议不错,不过于我教无关,我教可不打算与朝廷为敌,我教只教导民众修善、修德,打打杀杀之事,我们方外之人就不参与了。”
  如果说在他们四人之中找一个最恨大宋朝廷的,那么这个人绝对就是方腊!
  赵佶喜欢花石竹木,朝廷特地在江南设“苏杭应奉局”,派出大小官吏、爪牙到苏杭民间搜刮民间花石竹木和奇珍异宝,然后用大船运向汴京,每十船组成一纲,称作“花石纲”,而负责此事的便是六贼之一的朱勔。

  清溪县盛产竹木漆器,是应奉局重点盘剥的地方,当地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方腊,又名方十三,正是青溪县的大户,而且经营着一座漆园。
  当地官方造作局看方腊小有资产,就盯上了方腊,多次找借口整治方腊,以诈取钱财。
  所以,方腊对北宋官员怀有刻骨仇恨。
  这种仇恨达到了什么程度?

  最终到了让北宋所有官员胆战心惊的地步——方腊起义,经过半年的时间就被北宋军队镇压下去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年时间,可方腊攻破了六州五十二个县,凡是被方腊抓住的北宋官吏,定要割其肉,断其体,取其肠肺,或者熬成膏油,乱箭穿身,用各种办法加以折磨。
  这样的方腊跟李衍说,“我不造反,要反你们反,我就旁边看着。”,李衍可能信吗?
  李衍看了看王庆,然后看了看田虎,又看了看方腊,随后坐了回去,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合作的意思,那这次的聚会就到这吧,你们在我梁山泊小住几日,尝尝我梁山泊的大鱼和好酒,我就送你们下山,将来咱们山水有相逢,江湖上再见。”
  见李衍直接宣布散会,王庆和田虎的神情都是一变,就连方腊那始终带笑的脸都僵了一下,三人的谋士也同时给他们使眼色。
  三人之中,田虎最沉不住声。
  田虎本是威胜州沁源县的一个猎户,跟宋江一样,喜欢结交江湖人。
  沁源万山环列,到处都是占山为王的强人。
  今年沁源又大旱,民穷财尽,人心思乱。
  田虎看准时机,将相熟的江湖人聚集到一起,然后煽动穷苦百姓开始聚势。
  最初阶段,田虎也就是带着手下的一众人等掳掠些财物,后来就开始侵州夺县,慢慢的,其势越来越大。
  现在,田虎已经占下威胜全境和汾阳部分地区。
  河北地区的官员,文官要钱,武将怕死,各州县虽有官兵防御,但都是老弱虚冒。

  已经打顺手了的田虎,野心越来越大,竟想一举割据数州,然后建国。
  别看田虎长得粗鲁,实际上,田虎精着呢,田虎其实很清楚,凭现在的他,是不可能抵挡得住大宋朝廷的围剿,而跟李衍等人合作,才是最好的出路。
  田虎之所以处处表现出不合作,并不是因为他真不想合作,而是因为他想在合作中获得主导地位、想在合作中多占点好处。
  见李衍要散会,田虎收起他的小心思,沉声道:“李老弟,大家都不是第一天混江湖的雏,你若是不想攒落这合作,又何必费劲巴力将俺们都找来?所以你这欲擒故什么的手段好生低……好生不高明,不如你直接说出想怎么与俺们三家合作,大家合则聚,不合就散,如何?”

  “李老弟,大家都不是第一天混江湖的雏,你若是不想攒落这合作,又何必费劲巴力将俺们都找来?所以你这欲擒故什么的手段好生低……好生不高明,不如你直接说出想怎么与俺们三家合作,大家合则聚,不合就散,如何?”
  李衍要的就是田虎这句话,所以,也不再废话,直接道:“咱们四家合为一家,就现在看来,一点都不现实,所以合为一家之事,暂时就莫要再说了,我所说的合作,是相互呼应,互为援军,互通有无。”
  王庆问:“何为相互呼应?”
  李衍没答王庆,而是看向方腊,问道:“方兄,你们摩尼教准备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起义?”
  王庆和田虎也看向方腊。
  王庆和田虎其实有些不理解方腊。

  他们这边已经干得风风火火的了,方腊那边竟然还在利用摩尼教暗中串联、聚集贫苦百姓蓄而不发,这是造反?造反哪有这么磨磨唧唧的?
  其实,这正是方腊高明之处,也是方腊小家子气的地方。
  说方腊高明,那是因为,方腊在起义前期准备工作做的充分、组织系统搭建的比较完备,另外还利用王庆和田虎吸引住了朝廷的注意力可以全力发展,未来起义的声势必会比王庆和田虎大,凝聚力也比王庆和田虎强。
  说方腊小家子气,那是因为,等王庆和田虎被剿灭了之后,方腊就得独自一人面对朝廷的围剿,到那时,方腊的声势再大,也不可能有作为,早晚都是被剿灭的命运,一家老小都得被捉上东京汴梁千刀万剐。
  见李衍、王庆、田虎都看他,方腊神色不变道:“我教没有谋反之意。”
  李衍看着方腊道:“贵教因相信黑暗就要过去,光明即将来临,故敢于造反,从贵教传入之日起,屡有造反之举,方兄跟我说贵教没有谋反之意,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
  所谓的摩尼教其实就是明教,历史上,浙江、江西、安徽等地,经常发生明教造反之事。

  后来明教又与弥勒教、白莲社相结合,而演变成明代末年之白莲教。
  他们这个教,可以说就是为造反而生的,他们不造反,谁造反?
  方腊看着李衍道:“没想到兄弟对我教的教义如此了解,我看兄弟不如加入我教,我让兄弟担任本教护法,仅位居我之下……”
  见方腊如此大言不惭,梁山泊的一众好汉就想跳起,不过却被李衍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李衍看着方腊道:“如果方兄没有合作的诚意,那我就请方兄离开了。”
  方腊迟疑了一下!
  就在这时,方腊身侧的陈箍桶小声跟方腊说了些什么。
  方腊听后,想了想,道:“我教还未准备好,近期之内是不可能起义的,不过我保证我教会在你们三家最吃紧的时候起义呼应你们。”
  按照《水浒全传》上所述,方腊是在田虎和王庆被剿灭了以后才起义的,而聚势稍快一些的田虎又先王庆一步称王,三家之间毫无联系,所以他们三家才被朝廷和宋江逐个剿灭。
  能得到方腊提前起义的承诺,李衍已经知足,下一步就是让田虎和王庆同时称王,到那时就够大宋朝廷喝上一壶的。
  这时,田虎和王庆又同时看向李衍,随后方腊也看向李衍——虽然李衍已经打下了三座州府,可李衍又从那三座州府撤了出来,这根本就不像是起义,只像是强盗所为,更谈不上呼应。
  李衍坦然道:“现阶段我梁山泊还不具备占领州府的能力,且我这里离东京太低,声势稍大,就会引来禁军围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