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萧晋终于抬起了诊脉的手,拿起钢笔开始书写起来。那小李似乎已经被他打开了话匣子,依然还在说个不停。
  很明显,他并不是一个性格腼腆害羞的人,之所以会脸红,仅仅是不喜欢被人触摸罢了。
  写完结论,萧晋扣上钢笔,拿着纸站起身,却又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我后面那位先生刚刚跟我说他生平最厌恶不男不女的人,每每看见都想吐,而你现在只是一个学徒,将来还要在华医界混,所以待会儿最好收敛一下。毕竟人家来头不小,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说完,亲热的拍拍小李的肩膀,他便拿着纸来到刘青羊的面前,双手奉上道:“刘爷爷,晚辈看诊结束了。”
  刘青羊接过去瞄了一眼,眉头就微微挑了一下,然后随手递给郑怀玉,笑眯眯的点头说:“好,先去休息一下吧!”
  分别又对坐在刘青羊两边的朱启正和郑怀玉施了礼,萧晋才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玉山,该你了。”刘青羊又道。

  晁玉山瞥瞥萧晋,冷哼一声起身去了小李对面。
  萧晋刚坐下,原本位置在几位长老最末端的詹青雪突然搬着椅子来到了他的身后,满脸好奇的低声问:“喂,萧先生,你在看诊前后都跟小李说了些什么?”
  萧晋侧头瞅瞅她,淡淡道:“抱歉!独门秘术,不能外传。”
  詹青雪的小嘴儿立刻就不满的嘟了起来:“切!拽什么呀?用脚后跟都能猜得出来。”

  “那你倒是猜猜看啊!”
  “看诊之前,你骗他说你也是gay,对不对?”
  萧晋一怔,不由很认真的看了这姑娘一眼。因为他的原话虽然不是这样,但大致意思是差不多的。
  严格来讲,那个小李并不是gay,而是在性别认同方面与常人有异。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脸红的原因——为他切脉、与他肌肤接触的是男人。
  一看萧晋的表情,詹青雪眼睛就得意的弯成了月牙,可爱的样子连带着浓浓的眼影和眼线看上去也不那么令人别扭了。
  “我猜对了吧?!”
  “嗯!猜对了,”萧晋点头笑道,“奖励你一朵小红花,回头结束了去我女朋友那里领。”
  詹青雪闻言眉间一蹙,正色道:“萧先生,虽然我很欣赏你这种明确的拒绝行为,但是,身为一个男人,你不觉得自己太过敏感了吗?我没让你拧瓶盖,也没坐你的副驾驶,你的女朋友就算再紧张你,也不至于连跟异性说话都不准吧?!”

  萧晋苦笑着摇摇头,心说姑娘,你还真想差了,我会这么明确的拒绝,正是因为以前根本不会拒绝呀!对于一个拥有的女人数量一只手都不够数的渣男而言,女朋友再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
  后面的角落里,田新桐见萧晋竟然跟那个女孩儿有说有笑的,再忍不住,就也搬起椅子跑了过去,沈妤娴想拉都没来得及。
  “死萧晋!你刚才跟那个小李说话为什么那么恶心啊?”她性子傲娇,自然不会上来就怼詹青雪,更不会表现出是因为吃醋才这样,所以一坐下就没好气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殊不知,这恰好也是詹青雪想知道的,于是这女孩儿立刻就高高的竖起了耳朵。
  “喂!田新桐小盆友,你可以不接受与众不同者,但不能歧视人家哦!”萧晋转身宠溺的捏捏小警花的鼻尖,笑着说,“小李有些性别方面的认知障碍,我要化解他的紧张,与他快速的拉近关系,当然就得找些能跟他聊到一块儿的话题啦!”
  “性别认知障碍?”田新桐茫然的眨眨眼,“这是什么病?”
  反正第一场考核已经快要结束了,无需担心被别人听到什么,萧晋就不再刻意的压低声音,回答说:“就是他觉得自己投错胎了,不应该是个男人,也就是俗称的男儿身女儿心。严格来说,这不应该算是疾病,只是心理上面与常人不同罢了。”
  “啊?那不就是变态么?”
  抬手在女孩儿脑袋上敲了一下,萧晋好笑道:“虽然我知道你并没有恶意,但是,以后还是要多注意,不要随便这样评判人家,知道吗?你是警务人员,看人是不能夹杂太多个人好恶的。”

  虽然被打了,但这种亲密的互动却让田新桐很开心。因为,萧晋就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她:他对詹青雪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抱歉打扰一下,”这时,詹青雪又开口道,“萧先生,你还没有说在看诊结束后跟小李讲了什么呢!”
  萧晋嘴角坏坏一勾,嘿嘿笑道:“我跟他说:你看看詹小姐,是不是非常的漂亮?所以啊!你不要灰心,也不要妄自菲薄,相信你自己,将来你也一定会成为一位有魅力的大美女的。”
  詹青雪闻言一呆,紧接着柳眉就倒竖起来。

  这货分明就是在说她以前也是一个男人!
  冷哼一声,詹青雪恼怒的搬着椅子回了原来的位置,同时小嘴儿还嘟嘟囔囔的,虽然听不清楚说的什么,但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田新桐高兴了,眼角都洋溢着开心,口中却道:“你怎么能那样说人家嘛,人家可是个女孩子耶!”
  “我只是实话实说呀!”萧晋一脸无辜地道,“有你在的情况下,对于我而言,其他女人跟男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田新桐的小脸儿红了,轻轻打他一下,嗔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油嘴滑舌!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你专心参加考核吧,一定要赢噢!”
  加完油,女孩儿心满意足的也搬着椅子回去了。
  萧晋笑笑,回过头,正好已经看诊结束的晁玉山在一旁坐下,便凑了过去,笑眯眯的样子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怎么样?晁先生的诊断过程可还顺利?”
  晁玉山斜乜着他,冷冷一笑,说:“小子,省省吧!这是杏林山长老之位的选拔,其重要性容不得你们年轻人的那种滑头,听说过有句话叫‘一力降十会’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那点儿扰人心智的小伎俩只会让人耻笑,懂么?”

  “哦?”萧晋笑容不变,“晁先生的意思是,您拥有绝对的实力喽!”
  晁玉山下巴一抬,不需说什么,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那不知晁先生敢不敢跟晚辈打一个赌?”
  “什么赌?”

  萧晋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今天的进门考核中,晁先生就是唯一答对四题的那个,对不对?”
  晁玉山满脸得意:“是又怎样?”
  “不怎样,”萧晋说,“晚辈就是觉着,晁先生的医术这么高明,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坚持到最后应该是没什么悬念了,所以,晚辈想跟晁先生赌一赌,最后的胜出者,到底是你,还是我!”
  晁玉山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引得房间内的其他人纷纷侧目。好在他知道现在还不到猖狂的时候,笑完又压低声音说:“小子,教你一个乖,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因为,牛犊遇到了老虎,不管怕不怕,都会被吃掉,记住喽!”
  日期:2018-01-02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