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6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载电台里正在播一首很老的歌,那是我小时候就听的歌的情歌了。年轻时喜欢的歌,都能把词记住,背着也能唱出来。但长大了就不一样了,对一首歌明明很熟悉,但要不看词,也一样唱不出来。
  不知道这是不是可以说明,年轻时经历的一切,更让人难于忘怀?

  神思恍惚中,我听到华辰风竟然轻轻跟着哼唱:你说爱得太满,所以容易变淡,我抬头时,只剩远去的风帆……
  我扭头看了看华辰风,他觉察到我在看他,也扭头瞥了我一眼,“怎么了?我就不能哼哼两句了?还是太难听,让你震惊了?”
  我摇头,“那倒没有,华先生的歌声虽然鬼哭狼嚎,但我也是逛过动物园的人,并不会太吃惊。您继续。”
  华辰风皱眉,“从来没有人说我唱歌鬼哭狼嚎过,你可是第一个,有那么难听吗?”

  其实我真是开玩笑的,华辰风的声音本来就很有磁性,所以唱歌自然不会难听。但看他这么认真,我就不解释,让他怀疑人生去吧。
  “这是首女生唱的歌,你怎么会唱啊?”我问华辰风。
  “不记得是听谁唱过的了,反正会哼哼两句。我们就这样回家了?如此良夜,不来点其他节目?”华辰风扭头问我。
  “不是我们回家,是我回家。你送我到住的地方好了。”我纠正他说。
  “你那个地方虽然有你的回忆,但毕竟太小。你搬到枫林别苑去住吧。”
  “不了。我还是喜欢我那个小地方。枫林别苑是你的地方,不是我的,这一点我还是分得清的。”
  提起这些事,我本来不错的心情又变得有些糟糕起来。
  华辰风竟然也没有要和我纠缠这个问题的意思,他迅速岔开了话题,“真的不吃宵夜么?”
  我摇头拒绝,“不了,一顿宵夜吃下去,要减三天的肥才能抵销,还是不要了。本来也不饿。”
  “那我们找个高的地方睡觉,然后看日出?”华辰风又有了新的主意。
  “明天我还要上班呢,就不要折腾了。”我婉拒。
  华辰风有些失望,“我现在约你做什么,你都好像不喜欢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心里一叹,到底是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个数么?
  这时我电话震动起来,竟然是江玲打来的。

  她在电话里问我到了没有,还说今晚的事很抱歉。还说苏西年纪小不懂事,让我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我说没事,都是自己人,我不会往心里去。
  苏西那么大一个姑娘,还说她年纪小不懂事。江玲也是实在找不到其他的理由给苏西推脱了。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她没教好,所以苏西没教养,才搞出这么多的事。
  客套了几句,我就把电话挂了。江玲之所以会打电话给我,估计也是做给苏继业看的,因为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听到旁边有苏继业的声音。
  电话打完,华辰风看着我,似在等我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其实也没什么要对他说的,但见他希望我说点什么,我也就随便说了一句,“苏文北生病了,在住院。”
  “严重吗?什么病?”华辰风问。

  “据说是流感,不是很严重。”
  “你一直心情不好,就是因为苏文北生病的缘故?我如果生病了,你会不会也会心情稍稍不好一下?”华辰风酸酸地说。
  “你如果生病了,会有很多人心情不好,又不缺我一个,我又凑什么热闹。”我淡淡地说。
  华辰风举起手,想拍在方向盘上。但他又慢慢地放了下来。
  “好吧,我知道了。”言语间竟然有些沮丧。

  “往前右拐,我就到家了,谢谢你接我。”我提醒他。
  他用力一打盘子,车拐了弯,然后停在我家小区门口,“我送你上去吧?我们好好聊聊?”
  “不了,我想早点休息。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下了车,华辰风还坐在车上没动。我忽然有些愧疚,说那这样吧,明天我请你吃饭,感谢你到机场接我,好不好?

  华辰风斜视我,“你骗小孩子开心吗?”
  我说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骗小孩子开心,我说请你吃饭,那我就一定会请,这怎么能说是骗呢?
  “那我和你回去,明天你做给我吃。”华辰风说。
  “你还是回你自己家吧,我们现在是离了婚的,这样纠缠不好,影响你,也影响我。”
  华辰风张了张嘴,然后没说什么,示意我快走,他不想和我说话了。
  我进了小区,上楼,开门进去以后,我跑到小阳台上看,华辰风的车还没走。

  我怕自己心软,赶紧的跑回床上去躺下了。过了一会,我鬼使神差地又爬起来看,他的车终于走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回去接着躺下,一会就睡着了。
  做了一个怪梦,梦到我在一个荒谷里,两边都是山,山上的石头不断地往下掉。我一直努力闪躲,不让石头砸到我身上,然后我大声地向华辰风呼救。
  但我怎么都叫不应华辰风。我终于疲惫不堪,被一块石头压在身上,怎么也动不了。
  我在半睡半醒之间,就觉得那块石头真是好沉好沉,压得我快要喘不过气来。
  就这样在重压之下,我终于醒了。但是奇怪的是,人虽然醒了,但重压还在仿佛还在。
  我全身无力,头沉重得像换成了铁的一样,感觉动一动都困难。然后就是冷,说不出的冷,勉强拉过被子用力捂住,都还是冷,一直冷。
  窗帘的缝隙透出一些微弱的晨光,天快要亮了。勉强爬起来,头完全抬不起来,只能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低着行走。从卧室走到客厅,两次差点摔倒。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感觉好像清醒了一些。于是我继续回床上呆着,希望天完全亮后能好一点。
  再也没有睡着,就这样看着天色越来越亮。而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难受。我生病了。
  我寻思着是打电话求助,还是自己想办法走到附近的社区医院。又爬起来试了几次,我确定我根本不可能自己能走到社区医院。
  可是向谁求助呢?打给公司的同事肯定不好,打给朋友,那只有华莹和陈木。想了想,觉得打给华莹更好一些。
  但发现电话没电了,手机都开不了。充电器又找不到,不知道放哪去了。
  这人倒霉起来,真是喝水都塞牙。我头越来越晕,但还是没有找到充电器,找着找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淇淇?淇淇?”

  恍惚中我看到了我妈妈,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我莫名地觉得那就是我妈妈,而且一定是的,绝不会错。
  我跟在她背后一直叫她,她不应,不断地往前跑,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努力地追,却怎么也追不上。
  我伤心得大哭,我只是想看到她的样子而已。但就是看不到了。
  “怎么了这是?到底怎么了?”

  日期:2018-12-13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