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年少时》
第18节

作者: 梦幻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去了一趟商店,所以许向晴回家的时间平常晚了一点。远远的瞧见妈妈王晶站在路边焦急的向远处张望着,许向晴觉得心里暖暖的,这种有家人在等待自己的感觉真好。
  许向晴到了家门口刚停下车子,王晶前接过女儿的书包。“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还是一个人,怎么没和王莹一块走。”
  “今天王莹姥爷过生日,他们一家都去,所以我一个人回来。回来的路去商店买东西,所以晚了一会。”许向晴推着自行车和妈妈王晶并排着进院子。
  许忠辉在院子里修理工具,听见妻子和女儿说话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我说了没事,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向晴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瞎操心。”
  王晶瞪了丈夫两眼,回头看着女儿,“别听你爸的,他是鸭子嘴硬,明明也担心,是不承认。”王晶可瞧见丈夫好几次在院子里朝外张望,分明心里也是因为女儿还没回家着急了。
  许向晴被妈妈王晶催着把书包放屋里洗手吃饭,晚做了面条,用许向晴喜欢吃的芸豆打的卤,还特意切了不少的小肉丁多放了两个鸡蛋。
  家里的饭菜是再简单也学校食堂的好吃,何况是如此美味的面条,许向晴一口气吃了两碗,感觉肚子都撑得鼓起来了。王晶看在眼里,高兴女儿喜欢吃自己做的面条,同时又担心女儿在学校是不是没能好好吃饭,看着女儿的下巴都变尖了。
  一家人刚吃完饭收拾完饭桌,听到外面有敲门声。向晴到门口去开门,见到堂弟许向明正一脸不耐烦的站在门口。
  许向明,今年十一岁,五年级。是向晴三叔许忠超和三婶王彩云的独子,平日里最是宠溺,也养成了许向明跋扈不讲理的性格。平日里许向明也很少到许向晴家里来,基本都是和一些同龄的男孩子在外面野着疯着。这也是一个无事不登门的主,许向晴瞧着他手里提着的袋子明白了。
  “是这个鼓风机坏了吗,进来吧,让我爸帮忙修一下。”鼓风机在农村基本每家都有一个,安在灶台旁边往锅底鼓风,这样火可以烧的旺一些。
  许向晴好心好意的招呼许向明进院子,可是对方压根不领情。

  “你个呆子,我都敲了半天门你才来开门,真是磨叽,都累死我了。”说着话许向明把手里装着一个小鼓风机的袋子往许向晴的跟前递。
  许向明的举动很明显,向晴也充分的明白他的意思,是想让她提着那个袋子呗。可是许向晴偏偏不如他的意,不是骂她是个呆子吗,那假装看不见,又能把她怎么着。你许向明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人,怎么不能提个袋子了。
  许向明说自己的坏话向晴也懒得反驳,和许向明这个不讲理魔王理论没有意义,只会浪费时间,无视是最好的反击。那些宝贵的时间不用来打嘴仗,还是留下多学点知识吧。
  许向明举了好一会,结果许向晴对他毫不理睬转身进屋了。许向明张嘴准备骂人,但是抬头看见二伯许忠辉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在嘴边打转的话又咽回去了。

  许向明不喜欢木讷无趣的堂姐许向晴,也看不起贫穷的二伯一家,但是他很明白一件事,他是孩子二伯是大人,他和大人对着干没好果子吃。何况今天还要指望二伯修理自家坏掉的鼓风机,要是自己说话话被二伯逮个正着,二伯一个不高兴不修了,那么自己回到家了岂不是要被今天心情很坏的妈妈打个半死。
  许向明收起自己不友善的眼神,无奈的自己提着袋子往屋里走,“二伯,我家的鼓风机坏了,我妈让我拿过来看看能不能修好。”
  许忠辉接过袋子放在地,转身去屋里拿工具箱。许向明四处看看,也没发现有好吃的,很是无趣,自己搬个凳子坐下歇着。
  许忠辉仔细的把鼓风机拆开检查故障,许向明在旁边也看不懂,小凳子坐一会觉得不舒服,于是起身到小院里溜达。
  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许向明终于有收获了。院子的一个水桶里养着不少的田螺,桶里的水清螺壳干净,看样子是清洗过多次了,田螺已经将内里的脏东西都吐出来了。这样的田螺现在捞出来能直接下锅了,看着一个个个头不小的田螺,许向明的馋虫来了,心里盘算着一会怎样带些走。
  鼓风机没什么大问题,许忠辉重新更换了一个小线路可以重新用了。“向明,鼓风机修好了,赶紧拿回家吧,别让你妈着急。”
  许忠辉把鼓风机装回袋子里,然后收拾好工具转身去屋里把工具放好。
  许向明原本想着怎样说才能拿走田螺,这会瞧瞧根本没人管他。二伯去送工具回屋,二婶好像在做针线活,堂姐也在自己屋里。许向明想着干脆不用说了,反正说与不说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许向明提起装着鼓风机的手提袋,走到院子里从水桶里伸手捞田螺往袋子里装,急急忙忙的样子,许向明没在意自己湿了的衣服,这会惦记着吃的。
  许向明听到了脚步声,想着该是二伯许忠辉送完工具出来了,于是他赶紧的收手,拎着袋子跑了。
  许忠辉出来一看,侄子许向明人已经没影了,鼓风机也不在,想着可能是急着回家,许忠辉也没在意。他更是没注意到院子桶里的田螺少了一半。
  王晶在屋里把给女儿的一双鞋垫做好了开始收拾针线,想着天色晚了光线暗,不准备继续了。想着厨房里自己留了一小碗剁好的肉馅,王晶起身准备去准备点面团包混沌给女儿向晴做宵夜。
  王晶去院子里的井边打水,无意间瞥到盛着田螺的水桶周围很多的水渍。王晶可是很细心的人,她走去查看,结果发现田螺少了一半。
  少的一半田螺谁拿走了,王晶是用膝盖也能想出来。之前傍晚的时候换水还没少,之后只有许向明来过,所以王晶非常肯定是许向明干的。
  王晶倒不是在意田螺的多少,而是许向明的行为让她不高兴。“向明那个孩子一声不响招呼都不打的把咱们院子里的田螺捞走了一半,这算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小叔和弟妹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小小年纪这样,长大了还得了。说句不好听的,不告而取那可是偷。”
  “我说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走了,原来是心虚了。他说一声想要田螺,咱们也不可能不给他一些。许家几代人都品行良好,也不知道向明怎么这样,我抽空和忠超说说,让他管管自己的儿子。”许忠辉的脸色也不大好,但是他毕竟是作伯父的,教育孩子的事情还是应该父母来较好。
  “听说小叔子最近不是玩扑克是麻将,人都不知道在哪,估计都玩疯了忘记自己还有老婆孩子了。我可是告诉你,这些个坏毛病可不能学。”在王晶的心里赌博是败家,喜好赌博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虽然丈夫现在没有沾染恶习,但是王晶觉得还是有提前预防警告的必要。
  许忠辉听到妻子的话皱着眉头,“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三弟这不是胡闹吗。再这样下去那个家还不让他折腾散了,弟妹怎么也不管管他。”
  王晶叹气,“你还指望着弟妹管小叔子,拉倒吧。前几天弟妹还在我跟前炫耀她有钱,又买鱼又买肉的,你是没看见她那个神气的样,应该是三弟打牌赢了。这事你也别操没用的心,三弟的事爹娘知道,那天我还听说爹把他叫过去训了一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