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4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的意见是,我们一定要把钱用在最关键的地方,崇德刚才说的问题也是咱们省政府在研究制定全省经济发展方针政策的时候最头疼的问题,南北经济发展差距太大。”
  说到这儿,牛省长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方才继续道:“全省经济南北差距是一个事实,想要改变,也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办到,我们做领导的要站在全省的高度来全面的看问题。
  究竟哪个项目能够给全省带来最大的利益?我们的政府财政要用在可能收获最大利益的项目上,因此关于定城市的深港项目,希望在座的各位认真讨论作出决定。”
  省长和常务副省长的先后发言让在座的省政府组成成员一个个心里多少听出点苗头来,从常崇德的发言中,大家已经明显听出他原本就是支持深港项目列为十三五重点工程的态度。
  牛省长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言外之意也并不反对常崇德的意见,也就是说,省政府的一二把手对定城市港口项目其实心底里都是支持的。

  眼看着有副省长张口想要附和两位领导的话,坐在地下的胡副省长心里像是无数个小鹿在狂奔,他早就听底下人汇报说,“秦书凯为了促成深港项目,昨天就来到省城”,结果今天省政府常务会议居然就讨论此项目?
  胡副省长不得不在内心暗暗佩服,“这小子动作太快!”的同时,心里却又对秦书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一想到侄儿胡文杰死于非命跟此人有关,胡副省长恨不得立马找人弄死他。
  身为省政府的副省长,胡副省长还没有弱智到为了替侄儿报仇,把自己陷入没有回头路的境地,但是他对秦书凯的那股子恨意却早已深入骨髓。
  仇恨往往会令人陷入疯狂。

  当胡副省长眼睁睁看着仇家一心一意想要促成的港口项目即将顺利通过省政府常务会议的讨论,心里油煎火炸般难受。
  一名副省长首先发言表态对两位领导的看法表示支持态度,紧接着又有一位副省长准备表态支持,就在第二位副省长即将开口说话的节骨眼上,一直静静坐在一旁的胡副省长突然插嘴道:
  “牛省长,各位,我是定城市出来的干部,对定城有着很深的感情,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肯定希望全省把深水港项目列入重点,财政给与支持。”
  胡副省长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道:“但是从大局的考虑,我认为定城深水港财政支持重点的意义不是很大,有句老话说的好,‘救急不救贫’,定城市的经济发展基础薄弱,这不是凭着哪一个项目的建设,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如果指望建设一个深港项目就能达到改变定城市经济发展格局的目的,显然是不现实的,省里的十三五规划,应该让更多更有价值,更能创造经济效益的项目得实惠。而不是为了考虑到南北均衡发展衡量项目的标准有偏差,这对于南部城市的一些好项目来说,肯定是不公平的。”
  胡副省长的发言,立马让一些南部城市出身的领导颇有同感,同时,也让大家联想到胡副省长原本是定城市委书记提拔上来的,在一干省政府组成人员中,他对定城市的经济发展应该是最有发言权。
  常崇德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心知大事不妙,赶紧挺身而出替深港项目说话,他两眼看向胡副省长,依旧是淡定口气道:
  “胡副省长说的话也有道理,单从眼前短期利益你看,定城市的深港项目收益应该不会很快见效,但是请大家别忘了,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江南省这些年经济发展中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就是南北经济发展不均,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改变这一状况,以后这种经济上的不均衡会越来越严重,我们可以将江南省的经济发展视为全省发展的火车。如果说,车头的动力很足,可是后面不停的增加拖挂,车头的负担就会越来越重,火车想要高速运行就会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作为决策者,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任由这种不均衡持续下去,江南省的整体经济发展格局未来必然会受到影响,怎么改变?北部的经济发展必须有所照顾偏倚,要说全省整体发展更加的不可能。”
  常崇德的一番话再次获得在座常委们一致点头赞同,个个交头接耳议论:
  “常副省长说的有道理啊!江南省以长江为线分为南北两部,现在南方经济发展在全国遥遥领先,北部却还有极个别的国家级贫困县,对于省政府来说,南方北方手心手背都是肉,北部经济发展缓慢,总得想办法改变才行?”
  胡副省长眼见省政府常务会议上风向再次逆转,心里阵阵发紧,他心里明白,若是此次会上通过了对秦书凯积极提出的深港项目建设,对他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所有人将会看自己的笑话,认为自己这个定城前任市委书记以前在定城的用人思路和对定城市经济发展规划思路是存在问题的。

  意味着,自己对定城市重大项目的控制权威收到了极大的影响,以后无论是现任定城市委书记朱家友还是副市长贾思杰等人必定会对自己在省里的领导地位和权威产生质疑。
  “不行!深港项目绝不能让它顺利上马建设,否则的话,不仅是对手在背后讥笑自己无能,就连往日的亲信下属也会低看自己一眼。”胡副省长在心里暗下决心。
  尽管明知道跟常务副省长常崇德唱对台戏意味着什么,胡副省长今天却还是摆出一副豁出去的姿态再次对深港项目提出质疑,胡副省长说:
  “牛省长,我认为全省的经济发展有所侧重是正常的,但是我们省里的每年财政收支是有限的,把有限的资金更多的用于南部项目的建设,必定会增强火车头的动力。
  只有南部城市的火车头动力足了,咱们全省的这列火车才能跑得快,跑在全国各省经济发展的最前列。”
  不得不说,胡副省长这句话也算是击在了牛省长的七寸上,身为江南省的省长,他头脑中要考虑的是江南省在全国范围内的更大格局发展思维。
  胡副省长说的没错,同样的资金投放到北部,要见到效果恐怕要几年甚至十年以上,把资金投给北部说起来是长远规划的必要,可谁又知道几年后江南省的省长到底又是谁呢?
  一旦投放到南部城市,无异于给南部城市原本蓬勃发展的经济形势锦上添花,这样一来,短期内省委的财政收入依旧会有一个很好的数字报表向上呈现。
  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大部分领导想必都不肯做,何况近两年周边兄弟省发展势头相当迅猛,万一在自己这一届政府中,被周边兄弟省份在经济增速上赶超,对自己的仕途影响可就大了!
  常年服务牛省长左右的常崇德立刻发觉牛省长心态发生微妙变化,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若是牛省长对胡副省长的话不以为然,他的眉毛尾部应该是纹丝不动。
  可是据他观察,常崇德发现胡副省长一番话后,牛省长不仅眉毛尾部微微动了一下,居然嘴角也微微上斜一定角度。
  日期:2018-12-13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