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41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日高俅一见面就把身份摆的很低,都快赶上王黼了,这让梁师成看到了收服高俅为己用的希望。
  与此同时,梁师成也能猜到,高俅此次所求绝对不小。
  梁师成笑道:“太尉怎恁地客气,来来,快请坐。”
  高俅坐下了之后,将带来的一个长盒推向梁师成,道:“素闻恩府先生喜爱字画,俅特为恩府先生淘得伯高先生的《肚痛帖》真迹。”
  梁师成看了一眼高俅放在桌子上的《肚痛帖》真迹,然后笑道:“太尉所求何事,还请直说。”
  高俅听言,长叹了一声,道:“俅所用非人,那呼延灼辜负了俅的器重,不仅大败于那水洼草贼折了上万人马,还被那水洼草贼顺势攻取了济州、东平、东昌三府,哎!”
  梁师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不过嘴上却道:“此事不小,京东西路一共才八府之地,竟然丢了三府……”
  高俅连忙道:“俅已查明,那水洼草贼并无大志,他们只是抢掠一番,不久便会撤出济州、东平、东昌三府,不会久占。”
  梁师成问:“他们可曾杀官?”
  割据、称王、杀官都是造反的凭证,杀官虽不如前两者强烈明显,但若是以此为据将李衍打入造反的反贼行列,也是可以的。
  而抢掠的草寇和造反的反贼,那可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如果是前者,如今大宋境内有几百伙拦路抢劫的草寇,其中不乏抢掠州府县城的,多一伙又能如何?
  但如果是后者,那可就不一样了,没有任何一个政权能容忍自己境内出现反贼。
  对于高俅而言,两者也是大不同——如果李衍他们真被定性成为反贼,那剿灭不利又促成李衍他们势大的高俅,绝对难辞其咎。
  这就是高俅找梁师成帮忙将此事压下的原因。
  高俅早已不是当年那什么都不懂的泼皮,他知道梁师成这是在逼他投靠,更知道梁师成想听他说什么,遂起身一拜在地,道:“以后俅必为恩府先生马首是瞻,还望恩府先生救俅一次!”

  梁师成笑了,随后起身将高俅扶起,道:“太尉怎恁地客气,咱家多问几句无非是想好好帮帮太尉,反叫太尉多心了……太尉无需担心,如今官家好黄老之术,入不老之迷,无为而治,摆平这些许小事还不容易?”
  宋江怒杀了阎婆惜之后,被朱仝义释。
  宋江与其弟宋清逃出家中。
  宋清认为,柴进是大周皇帝嫡派子孙,仗义疏财,专一结识天下好汉,救助遭配的人,是个现世的孟尝君,劝宋江投奔柴进。
  宋江觉得宋清说得有道理,便同宋清径望沧州路上来。
  两弟兄登山涉水过府冲州,终来到沧州柴进府上。
  柴进见到名满天下的宋江来投,还是因为救晁盖这件大义之事才犯的人命官司,对宋江礼遇有加,并夸下海口:“兄长放心。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
  自那以后,柴进每日宴请宋江,令宋江好不快活。
  忽一日,一路过柴进庄子的江湖好汉带来了一个消息——因为李衍手下的人将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给废了,高俅派遣呼延灼带领三千马军、五千步军、两千民夫共一万大军去攻打水泊梁山。
  得知这个消息,宋江叹道:“那至尊宝我亦听说过,是个舍遮的好汉,不想却得罪了高太尉,惹来了一万天兵天将,江湖上怕是又少了一条好汉。”
  柴进道:“那高俅欺人太甚,林教头我亦见过,还是我将他引荐给李衍兄弟的,那是个敦厚之人,虽武艺高强,却不喜惹事,不曾想,就因为高俅那不成器的螟蛉之子看上了林教头之妻,高俅就反复逼害林教头,李衍兄弟为林教头报仇阉了那高衙内,大快人心……可惜惹来了朝廷大军的围剿,希望李衍兄弟能平安逃过这一劫。”

  宋江不乐观道:“谈何容易,那呼延灼将门虎子,早些年我便听说过其名,那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不仅武艺高强,还精通带兵之道,且这次他又带去了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八十万禁军副都教头周昂、东京东城兵马司总管金毛铁狮子程子明、京畿都监胡春这四大高手、一万精兵,至尊宝用什么来阻挡这天兵天将?”
  柴进道:“希望那八百里水泊能阻他们一阻!”
  又过几日,又传来消息说,呼延灼和他带来的一万兵将望泊兴叹无法围剿水泊梁山。
  宋江叹道:“那梁山泊真是一块宝地,至尊宝的眼光精准,可惜,天不假其便让他惹上了高太尉,否则聚这宝地,做几件轰动天下的大事,令朝廷对他招安,必可成就一番事业。”
  几月之后,平静了许久的水泊梁山突然又传来了消息——呼延灼将登州水军调来共同围剿水泊梁山,又得济州府大船两百只、民夫数千,水泊梁山破灭在即。
  这回就连柴进都摇头不已,觉得李衍怕是要完了,柴进甚至都在考虑,是不是帮李衍、王伦等人准备灵堂隔空祭拜一下。
  可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一个让宋江和柴进目瞪口呆的消息——呼延灼败了,不仅如此,李衍还趁机攻下了济州府、东平府、东昌府,一时风头无两,就连前不久分别攻下威胜和袭破荆南城池的田虎和王庆以及利用摩尼教(明教)暗中串联聚集贫苦百姓的方腊都被李衍盖过了风头。
  听了这个消息,宋江猛然蓦上心来,思想道:“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学吏出身,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虽留得一个虚名,目今三旬之上,名又不成,功又不就,倒成了通缉要犯,躲人屋檐下避雨。方腊、田虎、王庆也我这般年纪,那李衍更是儿郎之年,却已轰动于江湖,他日若是受了招安,不仅可以一展报复,还可以光耀门楣封妻荫子,我宋江并不差于他们,怎恁地命蹇?”

  越想,宋江越是感恨伤怀,进而独饮了一场,最后酩酊大醉。
  次日宋江酒醒,听闻白虎山孔家庄的小厮奉孔太公之命来请他去孔家庄小住。
  原来,宋江在柴进这住了几个月之后,不知家中如何,担心老父亲担心他,便先打发宋清回去看看。
  宋清回家后传回来消息说:“官司一事,得朱仝和雷横出力,已经不干宋江家人的事了,现在只抓捕宋江一人即可,而且此事已经淡了下来,虽然各处仍有宋江的海捕文书,但对于追获宋江已经不那么热衷了,总之,宋江怒杀阎婆惜一事,现在已经淡了下来,只等朝廷有大赦,宋家再打点一番,宋江就会平安无事。”
  而白虎山孔家庄的孔太公,屡次使人去宋家庄问宋江的消息,后来孔太公派去的一个小厮正好撞见宋清回家,得知宋江在柴进庄上,因此,特地使人来柴进庄上,取宋江去白虎山孔家庄住一段时间。
  昨日受李衍大败呼延灼攻下济州、东平、东昌三府的刺激,宋江正想出去走走,便顺势与柴进告辞,然后与孔家庄的小厮一同前往青州白虎山孔家庄小住。

  再说李衍。
  李衍给闻焕章留了一营马军,并让梁山泊大本营再派来两营预备役帮闻焕章维护东昌府的秩序,便带着三二百马军返回了东平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