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女人有错吗?生不逢时却恰好遇到》
第1852节

作者: 山间老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福贵也不大情愿的道:“是啊小睿,怎么着也不能全都交出去吧,咱们也不能白忙活一场啊,又担惊又受怕的。能不能交一半出去啊?你求到的朋友每人少分点好处不也行吗?要没有这事,他们可是一分钱都捞不着啊。”
  李睿脸色不虞的看着他,道:“刚才还答应全听我的,这么会儿就变卦了?你自己有主意是吧,那好,这事我不管了,你自己拿主意吧,我看你能摆得平派出所里那些人不。”
  李福贵听了忙陪笑道:“哎呀小睿,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太心疼了……”
  李睿冷冷地道:“你这不是心疼,你这是贪!你要是没那么贪心,早听我的,早给派出所送好处,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李福贵年纪跟李建民差不多少,眼下被李睿这个晚辈兄弟当众教训,很有点拉不下脸来,怎奈何又要求人家帮忙,只能脸色尴尬的道:“说起来还是国家的法律太操蛋,我从自家房子地下挖出来的财宝,就应该属于我自己,凭什么要上交国家啊,是国家不说理……”
  李福栓帮腔道:“就是,忒不说理了。”
  李睿看都没看他,苦口婆心的劝李福贵道:“你说只交一半,没错,暂时是可以摆平派出所那些人,可以后呢?你家里留着另外一半财宝,不可能不花吧?只要你一花,就会露富,一露富,马上就得被人盯上,你信不信?到时候派出所再有人眼红,找上你针对你,你不还是跑不了?你不要那么短视,我这是为你们长远考虑。”
  李福栓道:“小睿你这话可是不对了,怎么会露富呢?我们偷偷的花还不行吗?”
  李睿冷冷的斜他一眼,道:“偷偷的花?怎么偷偷的花?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你用了那些财宝,就一定会被人知道。”
  他还有句话没说出来:“就凭你们这些人贪婪成性、慕爱虚荣的臭毛病,手里有了财宝,肯定会换成票子,买车盖房,购置家电,巴不得让永阳村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李家兄弟富起来了!那不就等于是找死?”
  这时李建中插口道:“算了,就听小睿的吧。我早看出来了,挖出来那些财宝不是福,净是祸啊!打一开始就是祸,到现在祸大了,咱们爷儿仨都让人给抓起来了。唉,赶紧的,把那些祸害交出去吧,咱们赶紧回家过日子是正经啊。”
  李福贵听李睿说得有道理,再让父亲这么一说,立时没脾气了,蔫蔫的道:“好吧,那就全听小睿的,全都交出去吧,一个不留。”
  李福栓一听急了,叫道:“一个不留还行?就算你不要,我还得要呢。我不管,反正我得留一份。”李睿目带鄙夷之色的瞧着他,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打算留多少?”李福栓道:“银元宝我得要五个,金条我怎么也得留两根。”李睿点点头,道:“行,我就按你要的数目给你留一份,可是丑话咱们得说在前头,以后你要是因为你留的这份财宝出了事儿,我可不会救你。”李福栓听得有点后怕了,抬眼看看这间冷寂可怕的看押室,面现惧色,可想了想,又色厉内荏的叫道:“知道这事儿的只有咱们爷儿四个,你们不说,我不说,谁又知道?没人知道,又怎么会出事儿?”

  李睿点点头,对李福贵道:“大哥,你告诉我那些财宝都在哪呢,我现在就回去拿,拿回所里来就按我说的分了,然后你们几个也能被放出去。”李福贵一脸肉疼的道:“在你大伯家东配房里的白薯窖底下藏着呢。”李睿道:“好,我现在就回去拿,你们等我。”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李福栓忽然叫道:“小睿,别忘了给我留一份儿,我不怕出事儿!”
  这话有点挑衅李睿的意思,仿佛在嘲笑他胆小怕事。李睿听到耳中,暗暗冷笑,心说你不用得意太早,以你的性子,真要是留下一份财宝,早晚得出事儿,不信咱们就走着瞧,也没说什么,快步走了出去。
  在门外,李睿跟那位秃顶的副中队长客客气气的说道:“麻烦你帮我跟谭局长胡所长说一声,我回我大伯家拿点东西,很快就回来,请他们稍等。”
  那副中队长陪笑道:“好的,没问题,我这就上去告诉他们,您慢走。”
  李睿赶到前院,雨已经停了,地上湿乎乎的,天色却依旧阴沉,不知道还有没有雨。他坐进车里,驱车赶奔李建中家,路上也在思虑,自己的打算有没有考虑不到的地方,细细的想了几回,觉得主要关系都打点到了,这才放心。
  赶到李建中家里,李睿见到了他老婆以及聚拢过来的李氏族人,多半都是老太婆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满满当当一大屋子人,几乎全是女人,叽叽喳喳哭哭啼啼的,很是繁乱。
  李睿也没时间跟她们一一打招呼问候,将李建中老婆叫到屋外,跟她讲了自己的打算以及李建中父子的意思。
  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脑筋却很好使,一听便道:“小睿,大大(北方土语,意指伯父的妻子)听你的,现在什么都不要紧了,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把他们爷儿几个都捞出来……”
  李睿心下感叹不已,李福贵李福栓等一群大男人,见钱眼开,见宝起意,贪婪短视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却还不如一个老太太明白事理,实在是可笑可悲啊,道:“好的大大,那我现在就去东配房里面取财宝了,你给我看着点,证明我没私吞偷拿。”
  老太太叫道:“嗨,自家孩子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尽管去拿,我还信不过你嘛。你不是说那些财宝要分几份嘛,我去给你找点破布什么的,好给你装起来。”说完自顾自回了北房。
  李睿看着老太太年老却硬朗的腿脚,暗想,李建中有这么个老婆真是福气了,也没再耽搁,快步走向东配房。

  东配房不大,就一间小房子,面积十几平米大小,进屋右手边就是白薯窖的入口,两尺见方,上面用木板子盖着。把那七八条木板子撤到一旁,入口便显露出来,入口内壁上搭着一把梯子,人两腿先下去踩着梯子就能下到窖里。
  李睿手脚麻利的下到窖里,打开手机屏幕照亮,很快从角落里一个破筐中找到了那些财宝。那些元宝金条都是散放着的,他也不好一个个的拿上去,索性直接把那个破筐带出了窖。
  上来后,他先把李福栓要的那一份财宝——两根金条五个银锭,分了出去,又把剩下的那些数了数,心里稍微计算了下,分成了三份:其中最大的一份,是明面上做戏用的,要上交给区文物分局;较大的一份,是送给谭阳的;较小的那份,是送给胡小康的。至于胡小康会否吃独食,会不会分给所里其他的领导干部,如果会分,又分多少,那就是他的事情了,李睿就不去理会了,反正他要负责将此事彻底摆平。

  李睿分好之后,老太太也拿着布头过来了。
  李睿也不管她感兴趣不感兴趣,先把分得的这四份的用途都跟她讲了。
  老太太愕然问道:“福栓怎么还单独留了一份?”李睿笑道:“是啊,他舍不得全部交出去,死活非要留一份,谁也拿他没办法,就只好这么办了。”老太太叹道:“这些财宝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才能镇住的,没福气的人拿到手里不是福,是祸!福栓是没福的人,有福也不会让派出所抓走了,他硬要留下来,就是留下了祸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