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只是单纯自信?那这位大叔可是够狂的,竟是连刘青羊都不放在眼里,小爷儿跟丫比起来,简直就是三好学生啊!
  “另外,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一点,”萧晋还在那儿默默吐槽着,刘青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李的身体是没什么大碍的,至少去医院的话,医生会说他非常健康。但是,咱们都是做大夫的,自然明白这世间没什么人的身体是完美无缺的道理。
  因此,今天的第一场考核,就由你们分别为身体健康的小李看诊,之后将你们的结论写下来。注意,可以畅所欲言,但必须言之有物。”
  说完,他手臂一挥,沉声道:“开始吧!”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人站了起来。一位正是之前站起来提问的牛修齐,另一位则是留着山羊胡的韩学林。
  两人对视一眼,牛修齐就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伸手示意道:“韩先生先请吧!”
  韩学林也不啰嗦,点头说了声多谢,就走到小李的对面坐下,抬起三根手指搭住了他已经搁在脉枕上的手腕。
  那小李长得非常秀气,低眉顺眼的像个姑娘,而且似乎脸皮很薄的样子,在韩学林的手指接触到他皮肤不久,脸色竟然慢慢红了起来。
  要知道,切脉切的就是气血脉搏,他这么一害羞,体内气血的运行和脉搏的跳动都肯定会发生变化,也必然会对切诊带来一定的影响和误导。
  如果他身体有病,那这种影响就是微乎及微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可偏偏他是个身体健康的年轻人,要在这种情况下准确的找出他体内的问题或者隐疾,就要难上加难了。
  果然,在三分钟后,韩学林抬起了手,皱眉问小李道:“刚才刘老都已经说了,你的身体是健康的,为什么还要这么紧张?”
  小李低下头,怯怯的说:“对……对不起!”
  韩学林眉头皱得更紧了,等待了片刻,见这小伙子非但没有恢复正常,脸色反而又红了几分,不由无奈的叹息一声,再次将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又过了一会儿,韩学林收回手,拿起一旁的毛笔蘸了墨汁便在纸上书写起来。
  桌子上除了毛笔之外还有钢笔,纸也分软硬两种,当然,墨水就只有黑墨水这一种了。毕竟考核的是医术不是书法,没必要准备文房四宝。

  数息之后,他搁下笔,又仔细验看了一遍才双手捧着起身走到刘青羊面前,弯腰将自己写下的结论递交过去,说:“刘老,晚辈诊完了。”
  “嗯,学林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刘青羊接过纸交给左手边的朱启正,又道:“下一位可以开始了。”
  之前已经站起来过两次的牛修齐左右瞅瞅,见还是没人有要动的意思,就笑眯眯的拱了拱手,起身坐到了小李面前。
  和韩学林一样,他也是上来就开始切脉,只不过与此同时,他还在跟小李说话,内容则很普通,就是些诸如“是哪儿人、家里有几口、父母身体可好”之类的家长里短。

  虽然地中海发型让他看上去有些猥琐,但声音还是很温和的,胖胖的笑脸也极容易给人以亲和感,这从小李那渐渐恢复的脸色上就可见一斑。
  因为还兼着一点心理医生工作的缘故,牛修齐用的时间要比韩学林长得多,足足十五分钟后才抬手开始书写。
  待他上交了自己的结论,不等刘青羊开口让下一个开始,“妇科圣手”窦良驹便急不可耐的走到桌前,为小李把起脉来。
  很明显,他是想趁着牛修齐的“话疗”效果还没消失的机会尽快完成自己的切诊。
  这种做法很聪明,第一位上场的韩学林见状就满脸都是懊悔。

  至于晁玉山,神情早已变成了一派云淡风轻,让萧晋想装一下逼都找不到更好的表情。
  窦良驹的切诊很快就结束了,在他伏案书写结论的时候,晁玉山突然微微歪了些身子,开口低声对萧晋道:“冒昧的问一句,萧先生跟沈妤娴的关系是?”
  萧晋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晁前辈认识我沈伯母?”
  晁玉山嘴角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一晃眼二十多年都过去了,没想到她的女儿都已经这么大开始谈朋友了。”
  “原来前辈是伯母的故友呀!”萧晋一脸懵懂天真的说,“那考核结束了,你们可应该好好的叙叙旧呢!”
  “这是自然。”晁玉山点点头,表情中充满了自信,似乎只要他招一招手,沈妤娴就会哭着扑进他怀里一样,“对了,萧先生的医术是跟妤娴学的吗?”
  “不是。”萧晋摇头。
  “那敢问师承?”
  “不告诉你。”
  晁玉山一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头来再看萧晋,他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惊讶和天真?分明都变成了浓浓的嘲讽。
  “前辈,你这种试图扰乱别人心神的方式太low,小爷儿高中之前就不这么玩儿啦!”萧晋凑近了低声冷笑道,“另外,我已经知道了你私底下搞的鬼,不过没关系,反正不管怎样,你今天都输定了!”
  说完,他便起身向房间中央的小李走去。
  晁玉山这才发现,那边窦良驹已经上交了结论,脸色不由一黑,拳头就紧紧的握了起来,心中暗骂:“小王八蛋,竟敢跟老子玩儿阴的……”

  来到小李面前,萧晋并没有第一时间看诊,而是俯身过去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才坐下。
  角落里,一直都注意着萧晋的詹青雪目光陡然亮了起来。因为,她发现在萧晋说过悄悄话之后,小李愣了愣,紧接着看向他的眼神就变得亲切无比,效果远比之前牛修齐的“话疗”要好得多。
  “哎呀!你皮肤真好,怎么保养的?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呀?”一边手指搭住小李的手腕,萧晋一边笑嘻嘻的问了句让在场所有人都险些惊掉下巴的话。
  当然,是除了小李之外的所有人。只见那小伙子也微笑了起来,开口就一口气说了四五种护肤品,其专业程度,足以让平时除了防晒和保湿之外什么都不懂的田新桐汗颜无地。

  接下来,萧晋与小李谈论的内容就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了。两人从护肤谈到了二次元,又从二次元聊到了cosplay,说到开心处,两个大男人还会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娇笑。
  田新桐浑身鸡皮疙瘩此起彼伏,忍不住小声问母亲道:“妈,萧晋为什么突然变成娘娘腔了?这也是华医的一种治疗方式吗?”
  沈妤娴这会儿也是眉头紧皱,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边,显然根本没心思回答女儿的问题。“别说话,好好看着,小萧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田新桐撅了撅嘴,再看向萧晋背影时的目光里就满是无奈。一定是那个家伙又在搞怪了,真是让人头疼。
  这样想着,眼角余光瞥见那个詹青雪动了一下,她转脸看去,就见詹青雪上身微微前倾,用力抓着椅子扶手,望着萧晋的脸上满是兴奋和浓浓的赞赏。

  她顿时就心中不满起来:那个女人那么激动做什么?难不成她喜欢娘娘腔的男人?哼!果然是变态!姓萧的才不是什么娘娘腔呢,他比这世界上大部分的男人都要爷们儿!
  日期:2018-01-0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