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6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话让我很不爽。他和陈岩当初一起创业,那才是真正的故交,陈岩无路可走,他竟然拒绝陈岩来这里工作,这沈丰好像聪明得太过了一些。
  我心里虽然不满,但我没表现出来,我只是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可沈丰竟然还不放心,又叮嘱我,“姚总你可千万别答应陈岩,他如果来我们公司了,那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我没明确表态,只是说你去忙吧,我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看着沈丰的背影,我在脑中想了一下他的表现。他和他以前相比,确实是好很多了,他现在努力工作,一心只想把公司做大。确实是知耻而后勇的表现。但他身上的某些东西,终究是改不掉的,那是他处事的风格,是他的本性。
  有些人再优秀,但身上都会有一些让人讨厌的东西。沈丰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人无完人,自古如此。
  我告诫自己,不要太过深入卷进华辰风公司的事,那本来就与我无关。静下心来,认真工作才是大事。
  静下心来开始工作,突发奇想,如果是苏文北遇到这种情况,他会如何处理?他会帮陈岩吗,他会继续用沈丰这一类的人吗?
  于是索性打了电话给他,结果是他的助理接听的。说苏文北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问我有什么事。
  我有些奇怪,一般只要是我的电话,苏文北再忙也会亲自接听的,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听电话,是在忙什么?
  我问那苏总什么时候有空,我再打过来。助理说暂时不知道,如果苏总空了,会通知我的。
  这我就更加觉得不对劲了。作为贴身助理,苏文北的所有行程她都是要熟记于心的,所以苏文北的每段行程大概耗时多少,她心里是有数的,她不可能不知道。
  我说我找苏总有急事,你能不能给我确切的时间,我再打过来?
  她说如果我有太急的公事,可以直接告诉她,她转告上一级的公司领导,也可以让我直接打给其他的老总。

  这下我有些生气了,我说你是不是故意不让我接触到苏总的?我工作上的事只能找他才能解决,如果你不让他接听我的电话,我现在马上回阳城面见苏总。
  那边一听我语气不对,赶紧道歉,说姚总你别生气,不是我不让苏总接听电话。而是他真的不方便接听电话。
  我说那他到底为什么不方便接听电话,你现在就告诉我。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了实话,原来是苏文北生病了。
  我一听就急了,苏文北肯定是病重了,不然不可能会不接我的电话。我立刻让秘书给我定了机票,我要回阳城看望苏文北。

  我到阳城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了。打听到苏文北所在私立医院的地址后,我打车赶了过去。
  结果到前台一问,却说没有苏文北这个病人。我又打电话给苏文北的助理确认了一下,就是在这家医院没错,但助理没在医院,因为她要协助其他的秘书处理一些简单的工作。
  我知道医院的工作人员肯定是接到通知,不能透露苏文病就医的任何信息,所以她们直接说医院没这个病人。
  没办法,我只好打电话给江玲,问她苏文北在哪个病房。

  江玲反问我怎么知道苏文北住院的,我担心她会责怪苏文北的助理透露苏文北生病的消息,就说我是听一个朋友说的。我就想看看他。
  江玲说苏文北只是一点小病,让我不用担心,要以工作为重。言下之意,是让我回海城继续工作,不用探病了。
  我来都来了,却不让我探视,这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我说工作我会做好的,但既然我都赶过来了,那就让我看一眼再走。
  江玲说那行,你到第一住院区,文北在一号房。你去看看他。
  我打听了一下第一住院区,原来是医院专门设立的VIP住院区,这里又设了一个门,来访者需登记,以防有记者混进去。登记的人,必须说明身份和要探房的病人是哪位,在病人或者家属确认可以探访后,才能进去。
  我登记后,工作人员让我先等,她要核实,病人或家属是否同意我进去。

  结果她回来告诉我,家属并不同意我去探视。
  我有些恼火,我都到这了。竟然不让我看?这是什么意思?我问工作人员,是哪位家属拒绝我探视?
  “是我。”
  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姑娘,穿着一身红色裙子,身材功条,五官精致,标准的瓜子脸,皮肤又嫩又白,非常的漂亮。
  这姑娘我没见过,心想难道是苏文北新交的小女朋友?不然她有什么资格阻止我见苏文北?
  “你好,请问你是?我是苏文北的妹妹,我想看看他,看看我就走。”我尽量礼貌地说。

  “他不想见你。你走吧。”那女的微微抬起下巴,有些盛气凌人。
  这话我真不信,我不信苏文北会不见我。我大老远来看他,他有什么理由不见我?而且这漂亮姑娘的态度太过骄横,让我心里也很不爽。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请问你是哪位?”我尽量心平气和地问她。
  “你管是哪位?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算什么东西?”她突然出言不逊。

  这让我更反感,我从海城风尘仆仆地赶来,心里想尽快见着苏文北,可是这一路被挡道,最后还出来个人问我算什么东西?
  “你到底是谁?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我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为什么要注意自己的言辞?我就说,你算什么东西?一个离过婚坐过牢的囚犯,竟然想攀我苏家的高枝,还说是苏文北的妹妹,你配吗?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那女不屑地说。
  这下我可以肯定,这女的认识我。而且是非常了解我的背景,不然她不会这样说我。

  而且这个人一定和苏家关系很深,不然她不会说‘攀我苏家的高枝’。只是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个人。她到底什么来头?
  我决定不会和她再争吵,这个人虽然长得漂亮,但素质却不怎么样。我和她说下去,只会把我自己气个半死,而我的目的是看苏文北,我不能一直在这里耽误时间。
  于是我再次打电话给江玲,我说我已经到了住院区,但被一个姑娘给挡道了,她不让我见苏文北。
  江玲说我知道了,你让她听电话。
  江玲说的她,应该是那个刁蛮的漂亮姑娘了。
  “江姨让你接听电话。”我对那姑娘说。

  她俏脸一扭,眼睛往上翻,“我不听。”
  我只好又对江玲说,那姑娘不肯听电话。江玲说那我打她电话。
  结果那姑娘的电话真的响了,她从昂贵的限量版名牌包里拿出电话,晃了晃,然后说了一句英语。
  我英语水平不是特别好,但我听得懂她那句英语的意思:我就不听电话,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看来这真是一个难搞的主,我得另想办法了。
  我对工作人员说,这个人不是病人家属,我才是病人家属,你让我进去,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你可直接问病人,就说姚淇淇来了,问他见不见?
  那工作人员面露为难之色,说这不符合规距。这个人就是病人家属没错。
  我这气不打一处来,我说你也看到了,这人一点道理都不讲,你要是不是问病人,你怎么知道病人不想见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