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空中玩出新花样——机震》
第133节

作者: 夏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什么车子还没有来呢?华裳不是说五分钟吗?
  五分钟怎么会那么久呢?

  —
  黑暗的夜,冷冰的风,让云锦溪再度感受到深深的绝望。
  这种绝望,比她之前在被人绑架时还要来得深切与无助。
  那时候,她害怕,无助,可是至少还有念想,外公会担心她,哥哥会来救她——
  只是,此时此刻,她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外公——
  她好怕,好怕……
  “外公——”
  她咬着牙挣扎着站了起来。
  这时,一束耀眼的车灯远远地亮了起来,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吱”一声,一辆轿车停到了她身边,车窗降下来,是龙羿。

  “上车。”
  云锦溪此时没时间去想为什么来的是龙羿,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回B城,见外公。
  “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
  男人一边抽出纸巾递给她一边小心地问道。

  “外公病危,我要马上赶回B城。飞机,你们不是专机吗?送我回去!”
  男人一听,蹙了蹙眉,朝开车的龙梓道:“马上让人调专机。”
  车子一路往机场赶去,这一路上,云锦溪满心满脑的都是外公的事情,龙羿也没有开口跟她说话,她自然更是没心思说话了。
  一直到上了飞机,她才想到还没有通知伍秘书她们。
  向龙梓借了手机,打电话给伍秘书,简短地说明事情,让她们明天自己回去后便挂机。

  将手机递还给龙梓时,她才发现,原本坐在那里的龙羿已经不在了。
  她有些怔然。
  “云小姐,少爷暂时不能离开G城,他……”
  云锦溪打断了他,“飞机什么时候起飞?”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没有其它的力气去想他的事情了。

  “再过二十分钟。”
  “好。”她拉上了眼罩。
  —
  晚上十一点,云锦溪赶到医院,云照彦已经在弥留之际。
  云锦溪跪在病床前,握着外公冰凉的手,眼泪掉个不停,喃喃地哭着——
  “外公,我回来了。”
  “外公,你一定会没事的。”
  “外公,你的手这么冰,是不是很冷?”
  “外公,我给你加一床被子好不好?”
  病床上的云照彦无意识地叫了声“小……溪……”
  “外公,我在这里。”她哭得连说话都是模糊不清,钟楚楚在身后环着她的肩膀,眼眶通红。
  她才知道自己有了亲人没几天,又再次面临的生离死别。
  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床上的这个老人培养出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或许是血缘的关系,让她心中有着无法言语的悲伤。

  老人不再说话,眼神动了动,似乎是看向钟楚楚。
  钟楚楚也蹲了下来,将手叠到云锦溪的手背上。
  “我会照顾妹妹。”
  她哽咽出声,隐忍着的眼泪掉了出来。
  —
  当晚,云照彦去世了。
  云锦溪扑在外公冰冷的身躯上许久不让人推走。
  她不相信,那么疼她爱她的外公就这么离开她了。
  可是,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再也不会睁开眼睛看她,再也不会用手摸着她的头告诉她不要怕,有他在。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听说,人在离开人世之后,意识还会停留在人世间一段时间。
  外公一定还可以听到她在说话的,一定可以的。
  所以,她不想让他们把外公拉到那个冷冰冰的地方。
  她还要跟他多呆一会,她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跟他说。
  “小溪,外公他只是去陪妈妈了,你让他安心去吧。”

  最后,钟楚楚抱着濒临崩溃的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她才渐渐地松开那只慢慢变得僵硬的手。
  最后,她哭昏过去。
  等她醒来时,看到的是秦正阳焦急的脸。
  “小溪,醒了?”

  “正阳哥……”她才一张嘴,眼泪又冒了出来。
  床边的男人伸出手,轻揉地拭过她溢出眼角的泪,温言道:“我在。”
  “外公……他……外公……”
  在温柔的秦正阳面前,云锦溪再度哭成泪人儿。

  “我知道。乖,别哭了。”秦正阳心疼,将她搂进怀里安抚着。
  “正阳哥……外公走了,他再也不会醒来了……”她再度哭得唏哩哗啦,“正阳哥,你帮我把哥哥找回来,好不好?我想哥哥了。”
  “好。”秦正阳低声应道。
  可是,云锦溪终还是没能等到哥哥回来。
  云照彦的丧礼,云锦溪哭得几次晕过去,钟楚楚一直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寒旭作为孙女婿,在秦正阳派来的人协助下,有条不紊地挑起了担子,发仆告,设帐房,请人颂经等各种琐事。
  这样一场隆重肃穆的葬礼,不管是为了真正的哀吊朋友,或为了攀关系,套交情,甚至只当作单纯的社交礼仪,都少不了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云锦溪与钟楚楚,寒旭,董坤都穿着黑色的衣物在灵堂里接受并回礼前来吊唁的人。
  这几日,完全沉浸在哀伤里的云锦溪并没有向钟楚楚寒旭介绍董坤,甚至不愿意多跟她这个父亲说一句,但是他们也是知道了彼此的关系。

  只是,在这样一个场合里,他们也没有多谈的时间。
  公祭这一日,来了一波又一波人之后,好不容易暂时没人来,钟楚楚正要劝云锦溪坐一下,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丧礼的总管匆匆上前报,“G城龙家的人过来了。”
  在哀乐声中,以龙老爷子为首的龙家人有条不紊走了进来,按照长者在前,晚辈在后的顺序上了香,拜祭后转身向家属说些“节哀”之类的话。
  龙老爷子握了握云锦溪冰凉的小手说了句:“丫头,保重身体。”
  那双与外公类似的带着温度大手握住的那一舜间,云锦溪的眼泪又掉了出来。
  她的外公,再也不能这样握着她的手了!
  在这样的场合,龙老爷子也不好多说些什么,随后是后面的晚辈逐一向前。
  而等到龙彻站到她们面前,看着钟楚楚那张熟悉而略带苍白的脸还有站在她身侧的寒旭时,只怔了一下就觉得脑袋里突然空荡荡的一片,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明明睁着眼,耳边还听得到那一声声的哀乐声,偏偏看不清周遭这一切,乱哄哄的!
  “十三叔。”他身后的年轻男子碰到碰他。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他以为,刚才进来时的那一瞥是他眼花了;
  他以为,刚才在挽联上看到孙女婿寒旭的字样时只是云家哪个远房的孙女婿;
  他以为……
  可这个世上哪里有这么多的他以为呢?
  眼前站着的一身黑衣的女子明明就是他的楚楚,她脸上的表情就像当年刚失去父母时那样的悲痛欲绝——
  可是,站在她身边陪着她的人不再是他——

  “十三叔,可以了——”
  后面的人再度开口,他的知觉慢慢恢复,嘴巴无意识地吐出两个字:“节哀!”然后转身。
  沉浸在无尽哀伤之中的云锦溪并没有留意到龙彻的失常,也看不到身边的钟楚楚虽然没有什么波动,但是放在身侧的两只手却紧紧地,紧紧地握在一起,而寒旭脸上尽是五味杂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