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32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还不算完,炮响的同时,突然从街边的一栋小楼中冲出来了三十几个穿着好皮甲手拿好刀的汉子!

  为首之人正是梁山大将韩伯龙,在他侧后方的则是时迁。
  此时,韩伯龙等人的脸上也不知是抹了什么鬼东西,竟然漆黑似鬼,完全看不清面貌,别说是陌生人,就是熟人怕也认不出他们来。
  韩伯龙右手提着一把扑刀,左手拿着一个轰天雷,边往前冲、边喊:“梁山好汉在此,要命的都给爷爷滚开!”
  在韩伯龙的带领下,三十人快速往城门处冲去!

  见此,府尹等人立即催促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下城墙,准备保卫吊桥、保卫城门!
  那些缉捕和衙役在黄安、何涛等人的带领下乱糟糟的下了城墙严阵以待!
  没良心炮的威力虽大,但凌振他们只有五门没良心炮,太少了。
  而且,没良心炮的准头也不行,放了五炮,竟然有两炮没打到地方。
  要不然,这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估计也不敢下城墙阻挡韩伯龙等人了。
  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共一两百人,加上城门处没被炸死的军士,城门处堆满了不下四五百人,若是被他们组织起来,就凭韩伯龙这群乌合之众,断不可能夺下城门,放下吊桥。
  在这生死关生,始终拿千里镜观查的凌振,也顾不得会不会误伤韩伯龙、时迁等人了,他当即下令,再放五炮!
  终于轮到了水泊梁山的运气五个丨炸丨药包竟然全都射到了城门处,黄安、何涛等人还没组织好人马,就又被炸死了几十人,剩下的人则全都被吓破了胆抱头鼠窜!
  借着这个机会,韩伯龙等人终于靠近了城门!
  韩伯龙一声命下,他们三十几人同时点燃各自手上的轰天雷,然后扔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过去,还活着的官军将士全都没命的逃离这要命的大凶之地,全都恨父母少给他们生了两条腿,韩伯龙等人穿过黑烟径直杀向城门,路上但凡遇到挡在他们身前的人,韩伯龙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乱刀砍死!
  又一阵风砍过,丨炸丨药包和轰天雷爆炸所产生的黑烟被这阵风慢慢吹散。
  再一看韩伯龙等人,竟已冲到了城门处!
  最后时刻,何涛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竟从地上爬起,然后拈着长枪径直向韩伯龙杀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韩伯龙举起扑刀迎向何涛!
  很快两人便枪来刀往斗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一直藏身在韩伯龙他们之中的时迁,提着长刀飞也似的冲到了绞盘旁,然后手起刀落斩断了绞盘上的绳索!
  “轰隆!”
  吊桥砸落!
  丘岳、周昂、胡春看准时机一拍他们胯下的战马提着他们寒光凛凛的兵器成品字型顺着吊桥冲了起来,李衍等人紧随其后也杀入城来!

  济州城破……
  济州府尹之所以能够扬名水浒,为李衍所知,并非是因为其能力出众,官德高尚,而是在于其在办案过程当中有过令人瞠目结舌的匪夷所思之举,也就是他往何涛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空着甚处州名一奇葩事。
  在李衍看来,斥责属下本无可厚非,但对部属行如此辱没人格的卑劣之举就只能凸显他的蛮横与粗暴了。
  何涛乃是三都缉捕使臣,负责一州之刑侦事宜,亦属当地实权人物,他对何涛尚且如此残暴,对于寻常百姓又岂会“柔情似水”“爱民如子”?
  如此残暴无礼、极具侮辱性的统治方式,焉能不激起百姓的群情激愤?
  李衍打得可是替天行道的大旗,怎会放过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对他进行公审?
  其实以上全都是借口。
  李衍之所以要公审济州府尹,真正的原因是:
  打破了济州城,李衍等人做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清点库房,看看此役能有多少收获。
  结果,李衍大怒!
  堂堂一府之地,竟然只有二十二万五千五百四十二贯存银!
  不仅钱少,就连粮食都不到二十万石!
  就算不算其它地区,仅济州城内,就十几万人口!
  按照水泊梁山以往的惯例,所替天行道之地,每人都分两石粮食,这点粮食都不够给济州城内的人分的!

  由于济水与梁山泊相通,地处梁山泊的巨野就成了水运交通和战略地位至关重要的地区,进而漕运大兴,设在巨野的济州,也就成了京东西路最发达的城市之一。
  如此发达的城市,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钱粮?
  李衍当即下令对济州府尹进行公审!
  梁山军进城了之后,对百姓可以说是秋毫无犯,而且公买公卖,与盛传的一模一样,让济州城里的百姓全都放下心来。
  而水泊梁山的公审可是有口皆碑的,济州谁不知道在水泊梁山的公审上能报大仇,而且还不用担心被报复?
  最重要的是,积极跟水泊梁山互动,每人都有两石粮食拿,两石粮食可是一个人半年的口粮,如何能不积极争取?
  因此,一听说,水泊梁山要搞公审大会,而且第一个公审的还是济州府最大的府尹相公,顿时就涌来了几万来看热闹的人。
  基于观看公审的人数众多,李衍公审弄到了府衙门口。
  坐在府尹椅子上的李衍,一拍惊堂木,朗声道:“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现在我梁山泊公审济州府尹,谁有冤情,速速说来,迟则大仇难报!”
  李衍以为此次公审也会跟以前的公审一样,开头难,然后慢慢引导,民众才会积极踊跃!
  哪成想,李衍的话音一落,就有一个四旬左右的不凡男子分开众人上得前来,然后行礼道:“禀报大王,小人有冤情!”
  李衍问:“你有何冤情?”
  那人道:“小人姓苏,名长官,乃是本地米商会会首……”
  一听这个苏长官的身份,李衍不禁一皱眉!
  在李衍的印象当中,米商好像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不过这次李衍错了。
  这个苏长官还真就是一个例外。
  此时买米以升斗作量器,故有“升斗小民”之说。
  苏长官最早是在一个小村中卖米,从那时开始,他在量米时就会以一把红木戒尺削平升斗内隆起的米,以保证分量准足,银货两讫成交了之后,他又会另外在米筐里氽点米加在米斗上,如是已抹平的米表面便会鼓成一撮“尖头”,尽量让利,这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无尖不商”。
  当然,到了后世,“无尖不商”这个词变坏,成了“无奸不商”。
  除了卖米时多给一些,苏长官还对销售过程进行记录,记录下客户的饮食习惯、订货周期和供货的最好时机,并且在他们那个村子里面进行了包含如下问题的市场调查:家庭中的人口数量;每天大米的消费量是多少碗;家中存量的粮岗容量大小。
  针对市场调查,苏长官采取了两个措施:免费送货上门;定期将客户家中的米缸添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