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2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着吴越一路前行,道路两侧的山壁上,布满了各中壁画,不过两侧壁画中,记录的内容却有明显不同。
  左侧的壁画,如我最先看到的那幅,绘制的都是祥和平静的生活。而右侧的壁画,则完全是阴暗风格,画着各种磨牙允血的怪物,其中一位面如牛首。背生双翅的巨人,更是占据了大半的篇幅,这个巨人每每出现,身边都伴随着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只脚趾的怪人。
  走到山洞的尽头。随着一个转角,左右两侧的壁画忽然全都汇集到了左侧的石壁上,而这个汇集,使得左侧的画风也变得血腥起来。
  这幅壁画上展示的,赫然乃是逐鹿大战,战场之上的情景。
  面如牛首,背生双翅的蚩尤挥舞着蚩尤斧在涿鹿的荒野之上驰骋,每一斧落下,都有无数黄帝部落的战士,倒地不起,鲜血横流。而与之相对的,则是黄帝手持轩辕剑。与蚩尤手下那些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只脚趾的怪人们战斗场面,整个画面险象环生,即便已经过了无数个年头,当年的战场。被人以壁画的形式表现了出来,也叫人看得身临其境,紧张不已。

  这些壁画,从头到尾,显然是记载了涿鹿之战的所有经过,整个画卷从山洞顶端一直到尽头,足足上百米长。
  我心里好奇,吴越带我们来的,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记载整个涿鹿之战的壁画?
  心里正思索着这个问题,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我连忙低头看去,待看清之后,整个人却一下愣住了。
  地上绊到我的东西,居然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头上带着铁皮面具的人……
  陆振阳!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昏迷在地上?
  第二百五十三章 吴越的气度

  这两日来,我先是被吴越认出身份,又被她引到此处古战场,见到了无数阴魂鬼将,还见到了蛇灵突破时的应龙虚影。这其,每一件事都让我非常震惊,但这所有的震惊加起来,都不如我此时见到眼前如死鱼一般躺在地的陆振阳。
  在我的记忆,陆振阳的修为,可用通天来形容。在罗天大醮,他一己之力,带着灵山洞天,冲到了十大洞天的位置,最后若不是为了这趟涿鹿之行,他甚至有可能取代王屋洞天,夺取最终的冠军。
  这么强大的陆振阳,怎么会变成这样?吴越对他动的手?
  我微微皱眉,在我看来,吴越不过也是阳神天师的修为,还是阴魂之体,我厉害还有可能,陆振阳厉害不大可能了。
  想到此处,我吸了口气,让自己情绪暂时平复了一下,抬头对走在前面的吴越开口问道,“前辈,地这个人不知是死是活?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得罪了前辈?”
  我出口相询,吴越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着我,目光之内并无惊讶,显然也很清楚陆振阳的身份。
  她笑着点了点头,淡淡道,“死倒是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至于原因么……龙虎山的道士,之所以能发现我的踪迹,便是被此人引到了这里。可怜我躲藏百年,一直都没有暴露,这个人无意之间,却把我这百年努力都毁于了一旦,他自然是得罪了我!”
  我听的有些懵,听吴越这意思,陆振阳如今模样,还真是拜他所赐。
  陆振阳与龙虎山交恶,说起来也是因为他在风水玄学店里杀的那几个道士,跟我也脱不开干系。事后我听说龙虎山的人一直在追杀他,没想到,那些牛鼻子们没能制裁他,最后却是他们无意闯到这里,阴差阳错的却折到了吴越手,还真是造化弄人。
  也难怪我来到涿鹿之后,陆振阳却没了消息,原本我还疑惑,此时却是找到了答案。

  正唏嘘间,吴越又继续道,“本来么,他虽然引了龙虎山的人到这里,但毕竟是无意为之,也没造成多严重的后果,我是没想把他怎么样的。但后来我才知道,这人是冲着山里的东西来的,并且他还告诉我说,知道进入那里的方法,让我大喜过望,把他带到了这里。谁知到了这里,他便露了原型,原来他根本不知道开门之法,不过是为了利用我,才那样说。吴越此生,最恨的便是被人欺瞒,这才用了些手段,把他囚禁于此处。”

  这番解释,让我明白了详细经过,不过我很快想起另一件事,忙又对吴越问道,“前辈此前一口叫破我的身份,还知道一些其他事情……是否都是从此人身得知?”
  吴越灿然一笑,“那是自然。此人在我的琴音下失了心神,吐露真言,说是要等你们二人前来,然后才能一起联手,打开那道门。听他说起那道门,我便仔细问了一下,这才知道周先生和林先生你们的具体身份,也知晓了你们即将到达这里。接下来我到外面稍作查探,很快便找到了你们二人。”
  原来如此,我心里不由苦笑起来。这两日我一直在猜测,这个吴越到底跟我有啥关系,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一回事,实在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我伸手又指了指陆振阳,继续问道,“那前辈说的东西,应该是此人了吧。实不相瞒,这人与我,乃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如果前辈没有事情想再问他的话,不如把他交给我处理如何?”

  我声音尽量说的平淡,但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
  对陆振阳的恨,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一个执念。尽管在殷商王陵内,我杀了陆子阳,但真正害死我父母的,却是陆振阳,他一日不死,我心头之恨便一日不消。自陆振阳再次出现以来,他的修为越来越高,远远超过我很多。本以为短时间内我根本没有报仇的机会,却不曾想,陆振阳竟遭遇此劫,只能算他命不好了。
  吴越似乎早知道我有此问,刚听我说完,便摊了摊手,脸也露出了苦笑。
  “他对我自然没什么作用了,只是此人修为不俗,我以琴声惑他心智之后,担心他会反扑,便利用此地阵法,将他囚禁在了此处……虽然从外表看不出什么,但一旦触碰他的身体,你会感受到阵法之力。这阵法威力极大,被困在里面,莫说是他,算再厉害的人,也无法脱身而出,但与此同时,阵法又是最好的防御,根本带不走他,也无法从外面攻击他……”
  我瞪大了眼,还有这种事情?
  为了验证吴越的说法,我弯腰伸手往陆振阳身使劲按了一下,果然,陆振阳身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瞬间把我送过去的力量给反弹了回来,根本没有触碰到陆振阳的身体。

  我有些不信邪,张口吐出轩辕剑。因为孕剑之力不久之前刚刚使用,此时重新孕养,并无孕剑之力,但轩辕剑本身的锋锐也十分不俗,我伸手抓住轩辕剑,狠狠一剑便刺了下去。
  跟刚才一样,轩辕剑也很明显撞到了一层壁障,根本无法寸进。
  接下来,任凭我催动多少真元,那层看不见的阵法都把力量尽数反弹回来,像吴越说的那样,根本无法从外面攻击他,甚至根本触碰不到他。
  收起轩辕剑,我沉默了许久,才又抬头看着吴越,不甘心的问道,“既然是你用阵法困住的他,不能撤去阵法吗?”
  日期:2018-01-0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