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61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就怎样?把人杀了,还是把酒店拆了?就许你带着女人进入酒店。就不许别人正常入住?”
  我还是忍不住说出自己心中最想说的话。我一直忍着不说,但终究还是没忍住。
  “那个女的是澳洲一家公司的亚太区总裁,她是从香港飞过来和我们谈合作的,因为飞机到的晚,我就亲自安排了一下住宿。然后陪她出去吃了点东西,当时虽然很晚了,但其实我刚把她接到酒店。因为飞机本身就到的很晚。”
  我心里竟然好像松了一下,没有那么堵了。华辰风这个人有个特点,那就是他不轻易撒谎,他做过的事,再是不堪,他都敢承认。所以我相信他的话。
  但我不能装出很释怀的样子。我浑然处理,“我又没问你那个女的是谁,不管她是谁,都不关我的事。”
  “你分明就是在吃醋,你为什么不承认?”华辰风的桃花眼眯起。
  我冷笑,“我为什么要吃醋,你是我什么人,我要吃醋?”
  “你说我是你什么人?”
  “前夫啊,可是我前夫可不只你一个。”
  这话我说完就后悔了,这恐怕是我一年来,或者说是我活到现在说得最蠢的一句话。
  果然华辰风眸底的冷意更甚,白皙的脸甚至气得开始微微泛青,我知道自己这话说得不体面,但我没想到他会气成这样。

  “所以你把我和那个人渣放在一样的位置?我在你眼里,就那么轻贱?”华辰风忽然抓起我桌上的玻璃杯,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清脆的破碎声,我的心震了一下,我知道自己真的惹到他了。我不敢顶嘴,对于华辰风这样的男人,在他发怒的时候,还是不要轻易招惹的好。好女不吃眼前亏。
  我低着头,不作解释。不抬眼看他,也能感觉得到他身上的腾腾杀气。
  “为了给你过生日,提前一周就开始筹备,我计算每个细节,就是想给你惊喜。我费尽心机,只为博你一笑,可你却告诉我,我和那种男人是一样的?你把我和他放在一起比较?”华辰风说着,又拿起桌上的果盘,用力摔去。
  我更不敢还嘴了,我怕他一怒之下,把我也摔了。
  “你说话啊?!”华辰风冲我吼道。
  他让我说话,我不可能不说了。
  “你是上市公司的主席,他只是一个一事无成的混子,他在你面前,不过是蝼蚁。你把自己和他比,本身就是自己放低身价。那个人对我来说已经不值一提了,你又何必提起。”我怯怯地说。
  我这话多少起到一点降火的作用,感觉华辰风的气没有那么粗了。我偷偷瞥了他一眼,发现他脸色还是铁青的。
  但他这次没有说话。他好像也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拿起扫帚,开始清扫地上的碎片。他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一声不吭。
  “不用扫了,我会叫人来打扫,上班吧。”他终于口气柔和了一些。
  我看了一下墙上的钟,时候确实不少了,是该去上班了。
  我也就顺了他的意,把扫帚放下,然后去拎包。

  他先出了门,然后在楼下等我。“坐我的车,我也要去创业园,正好顺路。”
  我也没说什么,就向他的车走去。上车,关门。他侧过身来,给我系好安全带。
  “昨天我听人说,华辰星要炒掉蓝海科技的副总陈岩,陈岩是蓝海的技术核心,我不能让他这么做,我想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吗?”华辰风突然谈起了公事。
  这件事我当然清楚是沈丰做了手段,让华辰星认为陈岩是华辰风的眼线,所以华辰星要除掉眼中钉。沈丰还真是有手段,这么短时间就达到目标了。
  “你们公司的事,我怎么会知道。华总太看得起我了,我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我淡淡应道。

  “这分明是有人在使离间计,一定是有人让华辰星误认为陈岩是我的旧部,是我安排的眼线,所以华辰风要拿掉这个人。除了你们公司,我想不出哪家公司会这样做。”
  华辰风真是聪明,一猜就中。
  “反正不是我做的。”我只能这样说了。
  “那就是沈丰,沈丰一向擅长此道。”华辰风说。又让他猜到了。
  “那你准备如何应对?”我随口问道。
  “我当然不会让华辰星开除陈岩,如果陈岩走了,那蓝海科技的竞争力会急剧下降。我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难道你希望蓝海科技垮掉?”
  华辰风这话明显有试探我的意思,我才不会上当。
  “那是你们公司内部的事,我不方便发表意见,不过华总那么强,一定能处理好的。”我含糊应付。
  “我希望这件事与你无关。”华辰风说。
  “有些罪名如果要给我背,无论是不是我做的,那我不都得背吗?”
  华辰风当然知道我指的是华耀辉的事。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在这件事上,他无话可说。

  良久,他才缓缓说道,“时间总会证明一切。”
  我也缓缓回应,“时间已经证明了一切。”
  我在狱中,他让我离婚。对我不管不问,过着自己上市公司主席的优越生活。现在他还要让我等时间来证明一切,不是已经证明一切了吗?
  他眉头拧起,不再说话。
  到了创业园区,我们分别下车,他往蓝海科技方向走,我往通宇科技方向走。正是上班高峰区,依然会有小姑娘偷偷拿出手机偷拍他。他熟视无睹,目不斜视,甩开大长腿往前走去。

  刚到公司后不久,沈丰就来了我的办公室。他告诉我说,他办的那件事已经初见成效,华辰星已经对陈岩起了疑心,正在想办法把陈岩给弄走。
  这件事我已然知晓,今天华辰风就是为这事而来。虽然这件事总的来说对我是有利的,但看到沈丰得意的样子,我还是很不舒服。
  当年他和陈岩合伙创立蓝海科技的时候,也是因为他不务正业,醉心于上流社会的生活,挥霍无度,最后将蓝海拖入了困境,连累了陈岩。现在蓝海经营很好,还要脱离华氏独立上市,这个沈丰又冒了出来,欲再次将陈岩拖入困境。虽然他做的事是对公司好,但我总觉得,沈丰在做人方面,还是有问题。
  所谓本性难移就是如此。现在他虽然痛改前非用心经营着通宇,但他人性中那些不厚道的东西并没有彻底去除,不时还能窥见他不善的一面。这恰恰是上我反感的东西。虽然说在商言商,但也不能因为商而失道。
  “怎么了姚总?”沈丰觉察到我的不悦,小心地问。
  “做得好。”我对他笑了笑,“你继续吧。”
  “好,我一定把这件事做成。”沈丰拍胸脯保证。
  “你去忙吧。”我挥了挥手。
  沈丰出去后,助理进来,给了我一封请柬,是海城投资银行的十周年酒会。时间是明天。
  海城投资银行是海城做得比较好的银行,除了传统国有四大行之外,海城投行在海城的业务量是最大的。和海城的大企业都有合作,虽然暂时和通宇没有合作,但既然人家邀请了,那是给面子,我得去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