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1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的一声,花生豆射中梁世兴的眼珠,虽不至于贯脑而入,却也不逊一般人以砖石猛击,登时爆起一团血花在脸上。
  这一下若是命中一般人,必然是痛苦万分,而梁世兴却似乎没什么感觉,突然停下颤抖,然后猛地一转身,面对李牧野,张开大嘴喷出一团血色烟雾来。
  那并非是什么血雾,而是一些细不可查的血色飞虫,一旦沾染上,后果便不可想象。
  李牧野身上除了一包花生豆外,没有其他物件。登上这架飞机前,按照白无瑕的要求交出了百宝囊,连同其他零碎悉数交给陈庆之保管。所以此时此刻,除了这花生豆,小野哥已经身无长物,只有全凭身手与对方抗衡……
  白无瑕提醒道:“世外江湖有五绝,五部虫地师门的请虫术占着其一叫做毒绝,这些月感榌虫通常只能在月圆之夜离开地穴,此物有醉氧的天性,氧气吸入多了便会迅速枯朽,除非由虫地师携带,否则离开地穴三尺必死无疑,所以这些榌虫不会离开月部虫地师三尺范围内。”

  小梁先生状若疯癫,猛扑向李牧野。三尺之内,榌虫环绕,他须发指甲皆骤然生发出来,看上去充满妖异的气象,宛如笼罩在一团红雾中的怪物。若换做一般江湖人物,不知其中关窍的,别说与之交手,便是吓也吓出毛病来了。
  李牧野观其形,闻其声,知道这魔鬼自身实力有限,不过是地下榌虫作祟才有这般威势。只恨身无长物,无法略其锋芒。若此刻一枪在手,直接打爆这厮的脑袋自然不在话下。哪怕没有枪也没关系,只要有须弥净火在手也可以,一把火丢过去,一般的地下邪祟物都能化作灰烬。
  此时此刻,小野哥只能暂避锋芒,被这位小梁先生迫的四处躲避。飞机内空间有限,可供李牧野腾挪的余地太小。加上还有一个白无瑕需要保护,施展起来就更难了。李牧野只有一包花生豆,打爆了对方一只眼后,又连续弹出数枚,分别命中了梁世兴的耳门,鼻准和另外一只眼睛。本意是破坏他的视觉听觉和嗅觉,却不料,这家伙被打瞎了一双眼后反而狂性大发,哇哇怪叫更加肆无忌惮。
  他全身气血勃发,混身僵硬宛如金钟罩,花生豆打在身上,宛如挠痒痒,小野哥想要凭打穴的功夫制服此獠的打算自然也行不通。便只好凭着敏捷的身法,欺负对方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能力与之游斗。

  瞎眼之前,这位小梁先生还对白无瑕有些顾忌,瞎了眼以后,梁世兴开启了无差别攻击模式。他跟不上李牧野的节奏便索性不跟着,释放榌虫去追寻生人气息,在机舱里横冲乱撞,连同有伤在身的白无瑕在内,都成了他的攻击目标。
  白无瑕的确是受了伤,并且伤在了心脏,动作稍大些都会给她带来极大负荷。所以她没办法像李牧野那样灵活的躲避梁世兴,很快就被梁世兴迫到死角里。
  李牧野本以为她身上厉害的法宝不计其数,只要一枚寒毒珠拿出来就能把对方冻杀在当场,区区一个请虫术本不该构成威胁。可没有料到的是,白无瑕不知是因为受伤太重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面对癫狂的梁世兴,竟似已经束手无策,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全身僵硬了一般,一动不动。
  眼看着梁世兴就要接近到她身前三尺范围内,白无瑕却已经没有腾挪躲避的空间。
  她一眼看过来,明眸澄澈,欲语还休,却绝无一丝魅惑之意,仿佛是决别,又似乎有一点失望和哀伤。

  千钧一发之际,小野哥瞬间忘却了一切杂念,不顾一切的合身电射扑过去,横起一腿来扫在梁世兴的脖子上,登时将这厮踢的倒飞出去三米,远离了白无瑕,摔落在地上,脊柱被完全踢断,眼看就活不成了。
  红雾榌虫刷的一下扑上来,李牧野封经闭孔,尽量不给这些微小生物机会。但毕竟没办法完全封闭自我。还是有少许红雾附着到身上,很快消失不见。
  梁世兴一死,他体内的地气消散,那些红雾榌虫没了生存根本便迅速消亡殆尽。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意这死鬼了。

  此时此刻,白无瑕眼中只有李牧野。
  “你不是号称插了尾巴比猴子还精吗?”她痴然凝视着小野哥,声音颤抖道:“怎么会这么傻,为一个绑了你孩子的坏女人这么做,值得吗?”
  “不知道,当时没考虑那么多。”李牧野坦然道:“我这辈子做事向来小心谨慎,谋定而后动,这也许是唯一的一次不计后果的冲动,无所谓值得不值得,我毕竟答应过你,要守护你一辈子。”
  “那时候你以为我是小女孩子,把我当亲女儿了,可现在你已经知道我是害人的大魔头。”白无瑕道:“玄尘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要去北美,下一步还要破坏世界和平,说不定会有数以亿万的人被我害死。”
  “我现在也把你当亲人一样。”李牧野感觉到头疼欲裂,全身寒冷僵硬,有一种生命机能快速流逝的感觉。不知道钻进来的是什么样的榌虫,为了躲避血液中的氧气,正迅速向自己的脑部集中。那些纤细的神经纤维都成了它们肆虐的对象。
  “你这个大傻瓜,难道看不出来我存心害你吗?”白无瑕一下子扑过来,张开怀抱搂住了小野哥的头,带着哭腔说道:“你这害人的偷心贼,就偏偏不肯成全我的道心圆满吗?”
  李牧野咧嘴一笑:“我若死了,换你稍微伤心一下便值了。”说罢,忽感全身一僵,脑中一阵剧痛过后便失去了知觉。
  洛杉矶,圣何塞医院。
  李牧野醒来后第一眼就看到白无瑕抱着个胖男孩儿坐在床边关切的看着自己。

  “我怎么还活着呢?”
  “榌虫在过去是无解的,但现在我们已掌握了克制的办法。”白无瑕道:“恭喜你又赢了一局,这小娃娃被鲁少芬养的这么可爱,我还真有些舍不得把他还回去呢。”说着,用手在孩子脸颊上用力掐了一下,这小男孩儿非但没哭,反而咯咯笑出声来,双手搂住了她的脖子。白无瑕笑道:“比他亲爹还会黏糊人。”
  李牧野感觉全身机能在逐渐恢复知觉,脑子里眉宫额头处仍隐隐作痛,想要说话逗逗孩子,一张嘴立即有一种恶心的感觉袭来。抬手要去抱,犹豫了一下又放下手,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白无瑕解释道:“纳米机器人只能帮你杀死那些榌虫,却没办法完全消除它们的尸体,榌虫是寒毒之物,这些毒素会留在你身体里,降低你血液的溶氧量,你若只是用口鼻呼吸就会感到不适,如果你不能摄入足够的氧气,就会出现全身浮肿,骨骼增大,全身到处是增生组织的现象。”

  “麻风病?”李牧野心中一惊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