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老不修欺负人家詹丫头。”
  不等黄姓老者回答,那眉目慈祥的丁老太太就没好气的抨击道,“我们四个之间,赌注是输家要轮流去赢家的医馆中免费坐班看诊一个月,而到了詹丫头那里,就要请赢的人去她家的那个养生会所白吃白喝三个月,一个个占便宜占的都不要脸了。”
  “那要是詹丫头赢了呢?”朱启正问。
  “我们四个就每人都教她一件最拿手的医术。”转铁球的老人看着丁老太回答道,“那可都是我们传内不传外的秘技,跟詹丫头家会所的三个月比,怎么都说不上是欺负吧?!”
  “还是丁奶奶最疼我!”詹姓姑娘歪着身子抱住丁老太的胳膊,娇憨道,“不过,要是能一下子学到你们四位的最引以为傲的医术,别说三个月了,就是在会所里住一辈子,青雪也是千肯万肯的。”
  “那可不行!”丁老太宠溺的拍拍詹青雪抱着自己的手,微笑说,“你懂事是你的事,但不能惯那几个老不修的臭毛病。”
  “老太婆,你还没完了是不是?难道你赢了会不去詹丫头家的会所吗?”曹姓老者瞪眼道。
  “老婆子赢了,凭什么不去?”丁老太针锋相对道,“但老婆子要脸,不会白吃白喝!”
  “你……”曹姓老者还待再说些什么,那转铁球的老人冲他摆了摆手,打断道:“好啦好啦!你们现在争这个有什么用?还是先揭晓答案、看看到底是谁赢了再说吧!”
  “还能是谁赢了?当然是詹丫头啊!”刘青羊笑着接口道,“要不然,我为什么让你们赶紧回家别再跑出来丢人?”
  三个老头儿闻言全都愣住了,就连丁老太都瞪大了眼,那位詹青雪姑娘的视线也再次落在了萧晋的脸上,目光中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意外,显然她对于自己的猜测也并不是那么的有信心。
  “老刘,你没坑我吧?!”转铁球的老者兀自不信道,“这小子答对了我们四个人?”

  “老子坑你有什么好处?”刘青羊撇了撇嘴,说,“老马,你可别忘了,这次不单单是要挑出合适的兑位长老,老子还要收徒弟呢!在这种事情上坑你,不就等于坑我自己吗?”
  “老马,不骗你,”郑怀玉也出声道,“准确的说,小萧一共答对了四题半。你们四个,外加詹丫头那里半个,同时也是今天的五个竞选人中唯一一个描述詹丫头的情况能说到点子上的人。”
  丁姓老太闻言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萧晋惊叹道:“我滴乖乖!小伙子,你真的只有二十出头吗?请问你师承自哪门哪派?能够教导出如此英才的,必然是一代宗师呀!”
  萧晋虽然从来都没见过房间里的这些老人家,但他曾经特意了解过杏林山的八位长老,此时知道了姓氏,自然能够将他们与记忆中的形象一一对应。
  杏林山八位长老是按照八卦来命名的,虽然名义上不分高低,但实际上,“乾”位一直都是由最德高望重者担任,剩下的依据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顺序排列。
  而一旦有长老去世,他后面的人就会依次向前挪动一位,除非意外,否则的话,新加入者都是最末的“兑”位长老。
  今天在场的七位老人,除去乾长老刘青羊、巽长老朱启正和坎长老郑怀玉之外,玩铁球的老头儿名叫马阳德,是坤位长老;曹姓老者名叫曹乐山,是震位长老。
  黄姓老者名叫黄成礼,原本是艮位,现在自动前进一名,成为了离位长老;而那位丁老太的名字则有些中性,叫丁夏山,由原本的兑位上升至如今的艮位。
  这七位老人看上去和清晨公园里晨练的老头老太们没什么两样,但在华医界,哪一个都是跺一脚震三震的人物,而且个个人脉通天,是真正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站在他们的面前,萧晋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小辈。
  不过,他要是个会乖乖当小辈的好孩子,小的时候也就不会被爷爷天天拿鞭子抽了。
  被一帮老头儿“小子来小子去”的念叨半天,就像是件被品头论足的商品一样,要全是老人家也就罢了,可关键其中还有一个跟自己同龄的姑娘,他当然会超级不爽。
  于是,他很生硬的回答了丁老太丁夏山的问题:“回老人家的话,很抱歉!晚辈不能说。”
  丁夏山微微一怔,想到了什么,就略带歉意的说:“小伙子,你别介意,我们几个随便拿你来打赌,确实有些倚老卖老了,老太婆在这儿向你道歉,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说实话,萧晋不爽归不爽,但以他在华医界的辈分,还真没资格就那么大咧咧的接受一位宗师级人物的歉意。更何况,人家老太太还这么客气,完全没有一点轻视他的意思。
  深深的弯下腰去,他恭敬道:“丁奶奶言重了,晚辈心性顽劣,不通礼数,还请丁奶奶原谅。”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请丁奶奶责罚的吗?”这时,詹青雪忽然插嘴道,一双看着萧晋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毫不掩饰里面浓浓的兴趣。
  萧晋眉头一挑,刚要开口,手臂忽然一紧,竟然被田新桐给抱住了。很显然,这是小警花宣示主权的一种方式,他作为被宣示者,此时最应该做的,自然是当别的女人是空气。
  于是,他微微一笑,索性连看都不再看詹青雪一眼。
  “丫头不要乱说话!”丁夏山抬手在詹青雪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常言道:学无前后,达者为先;萧先生虽然年轻,但医术却是实打实的,奶奶年龄上是占了些便宜,可这不代表就能倚老卖老的行使人家长辈才有的权利,明白吗?”
  对于萧晋直接无视的行为,詹青雪明显很不满,嘟着红艳艳的小嘴儿不吭声。

  “萧先生,现在可以告知你的师承了吗?”丁夏山又问萧晋道。
  萧晋无奈的挠挠头,只好再次鞠躬道:“丁奶奶,实在对不起!晚辈真的不能也不敢说啊!”
  丁夏山愣住,正要再问,就听刘青羊开口道:“夏山啊,你就别难为他了,刚才我们也没问出来他师父是谁,而且,这小子对你也算客气,你是不知道刚才他在我们三个面前狂的那个劲儿,居然拿《西游记》的桥段忽悠我们。
  哼!他今天输了也就罢了,可若是真成了老子的徒弟,看老子不拿鞋底板子抽他!”
  萧晋闻言唯有苦笑,因为他今天对学习五运六气针和兑长老之位都是志在必得,也就等于是在努力的争取被刘老头拿鞋底子抽的机会。
  “这样啊!”丁夏山忍俊不禁道,“那好吧!什么时候你抽出答案来了,记得通知我一声,一位宗师级的隐士高人,如果不能拜谒一下的话,老太婆是没办法甘心闭眼的。”
  人家都这么尊敬爷爷了,萧晋自然又得弯下腰去,恭恭敬敬的说:“感谢丁奶奶对家师的推崇,有机会的话,晚辈也会去征求家师的意见,一旦他老人家同意,晚辈保证第一时间告知丁奶奶。”
  丁夏山拍了下手:“好!我记住你这句话了,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要食言哦!”

  日期:2017-12-31 1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