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29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一个脸上刻着“迭配……州”字样的官差出列,道:“属下在。”
  府尹淡淡的说道:“本官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带人去看看呼延将军可曾剿灭了那梁山泊擒住李衍,早去早归,不得延误!”
  何涛应道:“属下即刻前往!”
  且说何涛出了衙门,没走两步,便有人与他打招呼:“何缉捕如此匆匆,可是有要事?若无,一同喝几杯如何?”
  若是其他人在此时招呼何涛,何涛必定不理睬,但见此人,何涛迟疑了一下,便向此人走来。
  一到此人身前,何涛便道:“韩老弟怎恁地清闲,莫不是生意不好?”
  你道此人是谁?
  他就是朱贵引荐给李衍的好汉韩伯龙。
  而韩伯龙身后的这个家酒店便是水泊梁山在济州府的据点眼线——逍遥楼。
  逍遥楼原本是由朱富负责的。

  不过,水泊梁山备战之际,因为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能独当一面的人又实在是太少,加之朱富反复请战说要与水泊梁山共存亡,李衍考虑到该收集的情报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而且,就算朱富回来,逍遥楼的一众人等也能继续收集情报,便将朱富叫回了水泊梁山。
  而朱富临回山之前,在一众留守人中筛选了一番,最后将这逍遥楼暂时交给这段时间一直表现的很不错的韩伯龙代为打理。
  此前,因为朱贵的关系,韩伯龙曾负责过一段时间的排设筵宴。
  原本韩伯龙以为那是一个轻松的差使。
  可干了一段时间之后,韩伯龙才知道,以他的才能根本干不好那个差使。
  尽管水泊梁山靠武力来维持生存和扩展威势,但铁马金戈之事并不是日日为之的,不可一日或缺的是伙食供应。
  而梁山可不是个小集团,韩伯龙接手的时候,水泊梁山已经有近万人了,每人每日三餐,肉类、菜蔬、主食、杂粮、酒水,乃是天文数字。
  那段时间,韩伯龙每日都忙得脚打后脑勺,还总出错,让朱贵很是丢人。
  后来,自感无法胜任排设筵宴职务的韩伯龙,硬着头皮找到朱贵,求朱贵帮他辞了排设筵宴的职务。
  朱贵知道面子是小,耽误李衍的事是大,便去找李衍帮韩伯龙辞了排设筵宴的职务,恰巧那时萧让等人跟李衍回山,李衍就让萧让暂时负责排设筵宴。
  哪里都不可能养闲人,再者说,韩伯龙也并非是无志不想做事,只是他的能力的确干不了后勤总管。
  这时就体现出了跟对了人的好处。
  朱贵乃是水泊梁山的元老之一,且深受李衍器重,再加上弟弟朱富争气,自从上山以后,屡立大功,他们兄弟俩在水泊梁山俨然已经自成一派,一个很有实力的派系。

  跟朱贵、朱富两兄弟混的韩伯龙,没过多久,就被朱贵派来帮朱富打理逍遥楼。
  韩伯龙很清楚,这个差使要是再干不好,他怕是就再也没有下次机会了。
  所以,韩伯龙干的格外用心。
  来到济州府跟朱富混了一段时间之后,韩伯龙发现,朱富的职务真好,每天就是跟官府中的人吃吃喝喝,暗中收集一些情报,根本不用像管排设筵宴那样忙得跟狗似的。
  韩伯龙并不是无能之人,否则他也不会被朱贵看重举荐给李衍,而且还反复给他争取出头的机会。
  跟了朱富一段时间之后,韩伯龙便可独立处理逍遥楼中的一切事务,而且他还跟官府中的一众人等打得火热,尤其跟三都缉捕使臣何涛最好。
  朱富之志不在逍遥楼上,哪怕逍遥楼也很重要。
  韩伯龙知道朱富之志不在逍遥楼,更知道凭朱贵、朱富两兄弟在水泊梁山的地位以及朱富立的那些功劳,朱富早晚会离开逍遥楼。
  那朱富离开之后,继任者会是谁?
  韩伯龙很希望那人是自己!

  因此,自从朱富回山之后,韩伯龙一直用心打理逍遥楼、用心打探消息卯足了劲想立一个大功,争取转正!
  “韩老弟怎恁地清闲,莫不是生意不好?”
  韩伯龙道:“小人特意在这等何缉捕,想跟何缉捕打听一下,那些去围剿梁山泊的军士回来了没有?”
  何涛道:“问他们作甚?”
  韩伯龙道:“他们中不少人都欠小店的酒钱,说剿灭了梁山贼寇之后用缴获来还。”
  一听韩伯龙此言,何涛顿时老脸一红,他也欠逍遥楼的酒钱,而且已经欠下了三四百贯!
  这事还得从晁盖他们智取生辰纲时说起。
  连续两年丢了生日礼物,令蔡京暴怒,于是押了一纸公文,着一个府干,星夜来到济州,让济州府尹十日内抓获截取生辰纲的贼寇,差人解赴东京,若是十日期限不破此案,就要济州府尹先往沙门岛走一遭。
  倒霉催的,这件要命的差使正是由何涛负责。

  府尹恼怒何涛办事不利,命人在何涛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只空着州名未填,并道:“若是不能破案,本官去那沙门岛之前,先将你刺配远恶军州雁飞不到去处!”
  何涛费了很大的劲才抓到白胜夫妇,得知生辰纲乃是晁盖等七人劫走的。
  不过在抓捕晁盖等人的过程中却出了差错——晁盖等人跑了。
  后来,何涛多方打探之后,才知道,其中的公孙胜、萧让、金大坚、縻貹跑去了水泊梁山入伙,晁盖、吴用、刘唐则跑到青州二龙山落草。
  晁盖、吴用、刘唐既然不在管辖之内,应该就不用他操心了。

  而公孙胜、萧让、金大坚、縻貹跑到了水泊梁山那个大凶之地,按理说也应该不归他管,毕竟那个大凶之地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三都缉捕使臣能攻破的。
  可府尹却怪他慢慢吞吞的,才走失了晁盖等人,仍要治他的罪。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上下打点,日日宴请同僚,求他们在府尹面前说好话,才暂时逃过了一劫。
  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变得穷困潦倒,也欠了平时宴请同僚的酒楼逍遥楼不少酒钱。
  韩伯龙忙道:“何缉捕这说得是哪里话,小店能如此太平,全靠何缉捕平日里关照,小店就是送三五百贯给何缉捕花又如何,哪能跟何缉捕要酒钱?”
  说到这,韩伯龙又解释道:“那些军士毕竟不是本地人,仗打完了,他们若是拍拍屁股走人,我们去哪里寻他们,恁地时,东家便是再不计较,怕也会责怪我等办事不利,所以,小人才跟何缉捕打听一下他们何时回来,好去找他们讨要酒钱。”

  一听韩伯龙只是担心那些外地人跑了,不是找他讨要酒钱,何涛暗松了一口气,然后道:“我亦不知,我刚接了差使,去那梁山泊走一遭,看看他们那里的战况到底如何了,若不是被韩老弟叫住,此刻我已出发了。”
  韩伯龙有些担忧道:“何缉捕,您见多识广,且说说他们能不能败给那些梁山贼寇?他们出发的前两日,打得好像很是激烈,再往后怎么就没了动静?他们万一败了,咱们济州城岂不是很危险?”
  何涛笑道:“韩老弟多虑了,那呼延灼乃是将门虎子,带去的又是兵马齐全的一万多虎狼之师,怎么可能败给区区三五千贼寇?”
  韩伯龙陪笑道:“也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