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28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马军方面,山士奇的的身手和统兵能力跟马军的一众头领相比,指定是垫底的,因此,只看才能的话,山士奇并不适合担任马军二营的指挥。
  步军就更不用说了,欧鹏和杨林都远不如他们的副将。
  而且,现在就让彭玘、丘岳、周昂、程子明、胡春这五员降将下部队,也有些冒险。
  不过李衍最后还是这么安排了。
  首先,谁为主谁为辅,可不单单是能力的问题,还有一个忠诚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个资历的问题,山士奇、欧鹏、杨林的能力虽然差了点,但他们的忠诚度高,而且资历也老,就冲这两点,李衍就必须得给他们足够多的机会,这才不至于伤了老兄弟们的心,当然,未来他们如果因为能力不够,竞争不过其他人,那李衍也没办法。

  其次,这些降将必须妥善安排好,因为如果将他们安排好了,后面招降一定会相对容易一些。
  说实话,李衍也想全都用自己培养起来的将领,因为那样忠诚度一定更高。
  可这并不现实,全都自己培养,实在是太慢了,多说也就一两年,赵佶一定会再次派人来围剿水泊梁山。
  因此,李衍必须得快速发展。
  而要想快速发展,招降纳叛就是必然的。
  再者说,这些人全都是中国人,跟自己是一个种,李衍总不能将他们全都屠杀了吧?
  前脚刚扩完军,后脚李衍就下令:后日,除水军、步军一营、步军三营和步军五营外,全军下山,攻打济州府,另外组织两千民夫一同下山。
  也就是说,除了广慧、程子明、竺敬、彭玘、杨林、縻貹这些留守头领以外,马步军的一众头领只有一天时间熟悉他们的部队。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如果不是担心这上万俘虏反扑,以及李衍手上没有充足的兵马,李衍早就带人下山去攻打济州府了。

  如今,随着诉苦运动的顺利进行,以及将一批顽固份子被送往济州岛,俘虏反扑的可能性几乎已经是零了,而且李衍也有了充足的人马,完全具备攻打济州府的条件。
  另一方面,若是再不攻打济州府,已经跟呼延灼失联了六七天的济州府怕是就会有所察觉,进而就会让李衍多费不少手脚。
  事实上,现在济州府没准已经有所察觉了。
  临出发前一天的晚上,李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将朱富叫来,道:“跟我说说,你准备怎么弄诉苦大会?”
  朱富心道:“来了,能不能得到这个有前途的差事,全看我接下来的回答了!”
  深吸了一口气,朱富道:“首先,小弟一定萧规曹随,接照哥哥之前的方法……”
  李衍打断朱富道:“直接说你想到的那部分。”
  朱富也知道,明早就要出征的李衍,没有多少时间,因此,听李衍这么说,朱富立即将他这几天想好的想法合盘说出:“如果由我负责,我就宣扬,有苦就是理,是穷人都有苦,谁苦最多谁光荣,苦多就是功劳大,穷人都有苦,有苦人人诉,父苦不诉不算孝子,谁不诉苦谁不和哥哥一条心……”
  李衍暗自点了点头,“朱富已经完全清楚怎么搞诉苦运动了。”
  李衍道:“诉苦大会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发现典型人物,最好能找到各种成分的,比如佃户、自耕农、士卒等等,要找擅长讲话的人;不要动不动就召开诉苦大会,要准备充足,一诉就要成功,会场要书写标语,造成严肃悲痛的空气,会场须严禁说笑、随便出入,时间则要短促,诉苦人不要过多,当诉苦已到一定火候、全体人员已受感动时,就在沉痛的空气中散会,这样作用最大,诉苦大会并不是哭过就完了,更重要的是趁热打铁展开热烈的讨论,启发他们思考他们受苦的原因,产生反抗剥削压迫的意志,诉苦不是目的,流泪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搞清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才能挖出造成穷苦的根子,你和你的人一定要下到基层,同所有人打成一片,深入了解他们的疾苦和心理变化规律,精心掌握诉苦进程,启发他们剖析他们受苦事例,可以将咱们这里与外面区域进行对比,让他们看到咱们这里与外面的不同,也可以给他们被害的亲人祭灵、宣誓、订立苦情簿、报仇登记簿,带领他们认识自己,跟着咱们梁山泊走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

  济州。
  因其地临汶、泗、沂、洸、济五水而得名,初设于茌平西南,后置于巨野,自始建,至终废,共经历九百年。
  这九百年间,济州时置时废,竟达八次之多。
  说到济州,不能不说到巨野,因为设在巨野的济州的发展变化,除因改朝换代,或受社会发展的因素制约外,与济水、大野泽(其实就是梁山泊)也有密切的关系,大野泽距巨野仅有五里之远。
  由于济水与大野泽相通,地处大野泽的巨野就成了水运交通和战略地位至关重要的地区,五代以后,由于黄河屡次溃决,河道南移,大野泽的水域面积不断增大,到了宋元时代,已汇成八百里的梁山泊。
  北宋以后,济水畅通,漕运大兴,设在巨野的济州,就成了京东西路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辖巨野、金乡、任城、郓城四县。

  地理位置特殊的的大野泽历来是农民起义聚众起事的地方。
  五代后周的统治者,为了镇压大野泽的农民起义军,始将济州设在巨野,北宋王朝屡次征剿梁山农民起义军都是经济州,然后水陆并进直奔梁山。
  这次亦不例外。
  且说济州府尹自从送走呼延灼的大军,便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呼延灼的捷报传来。

  可一连等了七八日,也没等到呼延灼的捷报!
  而且,除了前两日炮火连天,之后呼延灼那一万多大军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怎么回事?
  济州府尹不知该如何应对此事,便将本州团练使黄安并缉捕观察等人叫来商议。
  府尹问道:“呼延将军已去七八日,为何音信皆无?”
  黄安道:“洒家也正奇怪,头两日炮火连天,在城中便能听闻,谁知突然间就没了动静,怕不是……呼延将军他们受了阻,暂缓攻那宛子城?”
  府尹有些难以置信道:“这……应该不会吧,呼延将军累世将门,他亦是凭本事一步一步爬到汝宁郡都统制之位,武艺高强,杀伐骁勇,有万夫不当之勇,且兵多将广,那梁山泊的贼寇,如何能阻挡得住他的脚步?”

  黄安道:“若是野战,梁山泊的些许贼寇定然轻易就被呼延将军的大军荡灭,可相公莫要忘了,那梁山泊港汊纵横、莲苇绵蔓、地势险要,呼延将军就是一时无功,也并非毫无可能,不是洒家夸口,若不是那梁山泊水路难认港汊多杂,洒家早就荡平那里,擒李衍回来于相公送上京去剐炸!”
  府尹心道:“你若有此能,我又何至于全力支持那呼延灼剿灭水泊梁山?”
  想虽然是这么想,但府尹却不能这么说,要知道,黄安和他手下的一千马步军可是济州府的主要防御力量。
  黄安也自觉牛吹得有些大,便转移话题道:“若不然相公派人去那交战之地看看,便知分晓,省得我等在此猜疑。”
  府尹觉得黄安此言有理,便道:“三都缉捕使臣何涛何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