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女人有错吗?生不逢时却恰好遇到》
第1826节

作者: 山间老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厢房里,李福栓不无得意的看着李睿,道:“小睿,你瞧瞧,我没按你说的来,不也照样把事情摆平了吗?要是按你说的,得分出一半财宝去,咱们不就亏大发了?可是你小哥儿我只用了十分之一不到,就把他们全都糊弄走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李睿淡淡一笑,道:“小哥儿,你高兴得不要太早,你只是打发了村里的强权势力,但你可别忘了,还有个派出所呢。这事明天就能传遍全村,包括镇派出所,你想想,到时候派出所知道了这事,会不上门来找你分杯羹?”
  李福栓脸色微变,看向大哥李福贵,显然也是知道派出所的厉害。
  李福贵满不在乎的道:“找上门就找上门,我直接否认,实在不行就说挖出来的财宝已经分了,大不了被他们没收掉拿出来的这一小份,但咱们还是留下了大头,还是不吃亏。”
  李睿暗想,你敢这么说,是没见过派出所的手段吧,提醒道:“今晚这事也算摆平了,我也该回去了,临走之前,我再提醒你一句,大哥,派出所不是好打发的,你要是会办事,明早就备下两根金条,去派出所找所长,让他得点好处,把他的嘴堵住,他的嘴堵住了,派出所也就算是摆平了,你这才算是再无后顾之忧。你要是打算糊弄派出所那些老江湖,肯定会吃大亏的。”说到这,又想说一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转念一想,这些大老粗未必懂这个道理,便忍住了没说。

  他弯腰捡起那个铁墩,道:“这铁墩大小正合适,差不多能切削个铁陀螺出来抽着玩,能锻炼身体,我就拿走了,大哥你不会不舍得吧?”
  李福贵见他不提藏起来的那些财宝,只认准了这个废铁疙瘩,心中大乐,怎么会不答应,笑道;“那有什么不舍得的,拿走拿走,随便拿。”
  李福栓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心说这小老弟还真是有钱了,都不把金银财宝放在眼里了,说不分,就是不分,宗族里这些人,就数他最大气了吧,啧啧,果然是市领导,见过大场面的。
  客套完毕,李睿与老爸李建民走出东厢房,走向路边停着的座驾。李建中等伯伯、李福贵等堂哥纷纷送他们父子俩。
  虽说李睿今晚过来帮忙,没有帮到什么,但到底是给李福贵等人开拓了思路,提供了比较中肯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正是在他提出的办法之上,李福贵兄弟摆平了这场风波,因此他还是有些功劳的。再加上他丝毫不惦记出土的金银财宝,表现得大方豪爽,很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这些个因由加在一起,导致李家从上到下的人对他很有好感,就算没有太多好感,至少没人讨厌他。因此人们都是真心实意的送别他们父子俩。

  回城路上,李建民纳闷的问道:“你早上六点多就起,晚上九十点钟才能到家,周末也要经常性的加班,连陪青曼的工夫都没有,哪来的时间抽陀螺?”
  李睿哈哈一笑,道:“时间总是能挤出来的。”
  李建民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
  回到家里,把车停进车库,李睿捧着那个铁墩一路小跑着回到家中卧室。

  这时还不到十点,青曼还没睡,见他回来,笑道:“分到多少财宝啊?拿出来给我瞧瞧。”李睿笑着凑到她身边坐下,双手捧着那个铁墩给她看,道:“这么个大宝贝疙瘩,怎么样?”青曼看到这个黑不溜秋的铁家伙,微微怔住,伸手上去摸了摸,道:“这是什么?”李睿逗她道:“金疙瘩,纯金的。”青曼半信不信的道:“怎么可能?金疙瘩怎么是黑的,不应该是黄色的吗?金子又不氧化的,不像银子会变黑。”李睿笑道:“外面涂抹了一层墨汁。”青曼将信将疑,用手指肚在铁墩上面用力蹭了几下,结果手指肚上干干净净,一点黑色都没有,哼道:“少蒙我玩了。”

  李睿哈哈一笑,笑着把铁墩放到里面窗台上,暂时也没跟她解释什么,脱了衣服裹上浴巾先去洗手间洗澡,冲了个澡回来,才将之前发生的一幕幕跟她说清道明,也说明了这个铁墩的来历,最后发表自己的见解:“……藏金银的陶罐,却出人意料的放上这么一个铁墩,不是很奇怪吗?反过来说,如果这个铁墩没有与元宝金条同等的价值,它的主人又怎么会放它进罐呢?最最关键的是,我摸到铁墩底部有阴刻的文字,还有几道浅显的纹路,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文章,所以我就找借口把它拿到家里来了,想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

  吕青曼一听这话,也来了兴趣,坐起身来,靠在床头,招手道:“拿过来,给我瞧瞧,我看看。”
  李睿道:“别急,我先拿到外面好好洗洗,洗干净了才好看。”说完拿起那个铁墩,奔了洗手间,用刷子蘸水,好好的清洗了下这个铁墩,然后才拿回卧室,将屋门紧闭,凑到青曼跟前,夫妻二人一起端详起墩底的情形。
  之前在老宅的东厢房,人多嘈杂,屋里光线也不好,是以李睿根本看不清铁墩底部的文字与纹路,现在在自家卧室,屋顶日光灯将房间里照得如若白昼,而墩底又清洗过了,干净无遮,所以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得非常清楚。
  李睿先看的是那几个疑似文字的笔划,手里捧着铁墩转了好几圈,才找到所谓的正面,也才能辨认出那几个复杂的笔划,果然就是文字,而且是三个字,不过是反刻上去的,李睿只能认出第一个字是“山”,第二个勉强也能看出似乎是个“神”字,第三个却完全看不懂了,依稀是个繁体字。本身就是繁体字,又是反刻上去的,自然不好辨认。
  吕青曼叫道:“这写的是‘山……’什么啊?字好像是反着的,我看不出来。”
  李睿嗯了一声,解决这个问题倒也不难,只消把印泥或者带颜色的染料涂抹到墩底上去,然后在纸上一印,就跟盖章一样,就能看出第三个字的真面目了,不过暂时还不急,先看看其它的纹路再说,凝目看去,见墩底正中右边、那三个字的下边,有两道弯弯曲曲的阴线,自右上至左下蜿蜒下去,看不出是什么意思,而在那两道阴线左边,用寥寥数笔刻画着一片树林与一个村庄的轮廓。
  “这字两旁的线是什么意思?”
  吕青曼忽然发现了新天地,伸出玉指,指着那三个字左右问道。

  李睿抬眼看去,果然,在那三个字左右上方,各有一条向下蜿蜒的曲线,两股曲线到顶合到一处,交点正在“山”字之上,心中有些茫然,同样看不出这两道线的意思。
  “咦,好奇怪啊,这些乱七八糟的线都是什么意思?”
  吕青曼轻蹙秀眉,满脸迷惑之色。
  李睿再也没有犹豫,起身从墙角的梳妆台里找出印泥——他家是两室两厅的格局,面积虽然不小,但是卧室沿墙都打了衣柜,再加上席梦思床与梳妆台、床头柜的存在,也就不剩多少空间,因此根本放不下一张书桌,他没办法,只好将一应办公文具都放在了梳妆台里。好在青曼也不是喜欢化妆打扮的女人,倒也不怎么用梳妆台,里面也没多少化妆品。
  他打开印泥盖子,想把墩底放到印泥盒里,却发现根本放不进去,只能作罢,想了想,干脆用右手食指放到印泥盒里,沾染上印泥,再放到墩底涂抹,这样效率自然不高,却也是无奈之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