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小子,”郑怀玉又开口道,“还有最后一名病人,你干脆也说说她吧,她是不是也身体健康呢?”
  萧晋沉吟片刻,摇头道:“说实话,最后那位病人,晚辈是真的没看出来。她外表上没有丝毫病症的特征,似乎是健康的,但是,她穿的那么少,额头鬓角却有点湿,似乎正在出汗。
  这就奇怪了,毕竟回廊里空间大,即便取暖设备再好,想来也不会比这个房间更热,一般正常人、尤其是穿的并不多的正常人,不应该会热到出汗才对。”
  “所以,这个病人你是一点推断都没有得出来吗?”刘青羊问道。
  “之前确实没有。不过,”萧晋微笑说,“根据刚刚三位老人家所承认的‘几位病人都是假装’这个情况,我现在倒是可以猜测一下:那位姑娘的身体也是健康的,之所以会出汗,是因为她练过内家功夫,用真气刻意为之。”
  三位老人听完再次互相对视一眼,刘青羊便叹息一声,说:“这个,你还真说错了,至少有一半是错的。”
  萧晋眉毛一挑:“哪一半?”
  “那女娃娃确实练过内家功夫,出汗也是刻意为之,但她的身体却并不健康。”

  “她得的是什么病?”萧晋诧异地问。
  刘青羊沉默片刻,摇摇头道:“抱歉!这涉及到病人的**,我们不能不经她允许就透露给你。不过,五个人你答对了四个,按照我们事先的约定,你已经过关了,完全有资格参加接下来的考核。”
  对于刘老头儿对病人病情的保密,萧晋倒没有什么不悦,毕竟这是一名医者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但是,老头儿的话却让他想起一件事,便开口说道:“首先,要感谢三位老人家对晚辈的肯定。其次,在参加考核之前,晚辈有个问题想问一下,还请三位尊者不要见怪。”
  刘青羊呵呵一笑,说:“你问吧!”
  “按照沈伯母之前给我介绍的情况,今天与晚辈一同参加考核的还有四位同仁,所以,晚辈想要问一下,那四位同仁也都通过了回廊那里四诊之‘望’的考核吗?”
  “哈!这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肯吃亏。”郑怀玉笑着点了点他,又和蔼道:“放心!我们三个虽然年纪都不小了,但还没到糊涂的时候,杏林山长老之位何等重要,岂能儿戏?

  况且,关于回廊的考核也并没有多难,只要坐诊经验丰富,多少都会看出一些端倪的。再说了,五个人,只要答案接近两个就能过关,你不会真以为全天下的华医中就属你眼神儿最好吧?!”
  “那当然不会,郑奶奶您误会了。”萧晋说,“晚辈并没有觉得自己过关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毕竟那只是一个判定入门资格的考验,属于基础中的基础,之所以那么问,也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自己对手的水平,知己知彼嘛!总是没什么坏处的。”
  “嗬!好一个狡猾的小子,老头子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刘青羊又是哈哈一笑,说,“看在你讨巧也讨在明处的份儿上,老头子破例再多告诉你一点。
  在你之前的那四人中,有两人只答对了过关最低限度的两题,一人答对了三题,剩下那人答对了四题,至于他们分别是谁,嘿嘿,这就要靠你自己去分辨了,毕竟只有你答对了四题半,目前成绩最好,为保平衡,我们不能太偏向你。”
  萧晋闻言稍一沉吟,心中就不由大骂这老头儿果然很贼。
  因为,刘青羊看上去是为了他好,但说出的话却还不如不说。只知道别人的水平却不知道各水平对应的是谁,待会儿正式考核时,若是他一心想要找出对手们的医术高低,势必会无法保持绝对专注,高手对决中,分心可是大忌。

  如果这老头儿不是存心陷害的话,那这显然又是一道考验,对他心性的考验。
  说话间,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紧接着房门便被推开,之前在回廊里扮演“考题”的四老一少鱼贯而入。
  “怎么样?最后来的那个小子答对了几人?我们五个可是打了赌的。”当先的老者一进门就大声问道。
  老头儿面色红润,声如洪钟,手里叮叮当当转着一对看上去就很沉重的铁球。在萧晋想来,这位的身体说不定比他还要健康,他可能还会有点肾虚,而这位绝对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你先说你们各自押的都是什么?”刘青羊笑着问。
  老头儿径直在朱启正的下首坐下,分别指着其余四个正在依次落座的人说:“我押那小子能答对两题,老曹和老黄押他根本过不了关,丁老太心软,押他能答对三题,倒是詹丫头最看得起他,居然押他至少能答对四题。”
  这话一出来,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坐在最末尾的那姑娘身上。特别是田新桐,看的时候还不忘用胳膊肘捣萧晋一下,撅着嘴的模样仿佛他真跟人家有一腿似的。
  “哦?”郑怀玉似乎特别喜欢逗年轻人玩儿,闻言立刻感兴趣的问道:“詹丫头,你为什么对小萧这么有信心呀?难不成只是看了一眼,就留上心了?”

  田新桐听了,想都不想就抓住了萧晋的手,还是十指紧扣的那种。对此,萧晋只能摇头苦笑。
  那詹姓姑娘淡淡瞥了两人握住的手一眼,不满的撇嘴道:“郑奶奶您又欺负我,我单纯的凭直觉瞎猜不行吗?”
  “瞎猜也得有个原因吧?!”郑怀玉追问。
  詹姓姑娘抿抿鲜艳的红唇,看着萧晋说:“相比起之前那四位前辈,这位萧先生进门之后的神态和步调最为从容,在观察我们之余,还有心思和精力哄自己的女伴开心,所以,我判断他至少能够答出四题。”
  田新桐登时就又窘迫的红了脸。因为既然人家已经知道了萧晋哄她开心的事儿,那就代表她吃醋的事情也被人家看出来了,再联想到之前萧晋和刘青羊都说那姑娘练过内家功夫,说不定当时两人的对话都被人家给听了去呢!

  “嗯,詹丫头观察的就是细心。”朱启正点头赞许道。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吧?!”手里拿着根烟斗的老人不服气地说,“那小子从容也有可能是因为压根儿就没有给我们望诊嘛!”
  “对啊!”郑怀玉似乎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姑娘,附和着又道:“你曹爷爷说的也很有道理呀!”
  詹姓姑娘冲她皱了皱鼻梁:“所以我说我是瞎猜的嘛!毕竟,胆敢来参加杏林山长老竞选的人,只要不是个自大狂,多多少少都应该是有点真本事的吧?!见到病人就下意识的观察,不应该是一名华医最基本的素质和本能么?”
  “哈哈!老曹,老黄,听到了没有?”刘青羊指着两位老者哈哈笑道,“枉你们吃了六十多年的干饭,见识居然还不如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娃娃,我要是你们啊!保证这就回家,再也不出门,因为没脸见人啊!”

  “刘老倌儿,你少废话!”黄姓老者受不得激,瞪眼道,“赶紧说这小子到底答对了几题?”
  刘青羊摆摆手:“这个不急,我比较好奇你们打赌的赌注是什么?”
  日期:2017-12-31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