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07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聪明的曹正也看出来了李衍看好他,所以曹正也在积极表现他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曹正不仅圆满的拿下了二龙山,还尽量帮水泊梁山争取好处。
  是的。
  曹正是故意说二龙山上有金银珠宝、粮及马匹的。
  曹正的目的就是帮水泊梁山赚些好处回去,毕竟,人马一动,就要不少钱,水泊梁山就是再家大业大也不能干赔本的买卖不是?
  李衍直接脸一板呵斥曹正道:“二龙山是晁盖老哥哥的,山上的东西自然也是晁盖老哥哥的,用你瞎操心,下去!”
  虽然被李衍呵斥了,但曹正一点都没有不高兴,反而还暗暗窃喜——像曹正这样的聪明人怎么会看不明白,李衍这是把他当成自己人,才会这么对他?
  晁盖连忙道:“兄弟此言差异,我等收了兄弟的二龙山就已经欠了兄弟天大的人情,又怎敢再要兄弟的金珠宝物、粮食、马匹?另外,公孙胜兄弟、萧让兄弟、金大坚兄弟、縻貹兄弟既然去兄弟的水泊梁山入伙,他们的金珠宝物我亦不能再为他们保管了,兄弟一并带去吧。”
  李衍道:“老哥哥这说得是哪里话,老哥哥这里才开张,正是需要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若都带了去,岂不是坏了咱们兄弟之间的义气?”
  晁盖坚持道:“我、吴用、刘唐手上还有些金珠宝物,足以度过这个时期,兄弟莫要再推辞了。”
  两人又推辞了一会,见晁盖仍在坚持,李衍道:“这样吧,这些东西我姑且收下,但老哥哥你也得收下我一批盐,另外我再让宋万兄弟带一都人马留下帮老哥哥你整顿山寨,等老哥哥你的山寨走上正轨,再打发他们回梁山泊即可。”
  李衍留下一都兵马帮晁盖坐镇,对于屁股还没坐稳的晁盖而言,帮助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晁盖忍不住哽咽道:“晁盖何德何能,竟能得兄弟如此帮助!”
  李衍道:“老哥哥休要说此等坏义气的话,公孙胜兄弟、萧让兄弟、金大坚兄弟、縻貹兄弟皆是大才,老哥哥能把他们让与小弟,该小弟谢老哥哥。”
  这就是李衍比其他人高明的地方,李衍最看重的是人才,其次才是财物,而且李衍从不吝啬向其他人展示他这个特点。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衍身边的人才越聚越多。

  当然,李衍之所以重人轻财物,也跟李衍一直不缺财物有关,如果李衍也跟其他人一样要什么没什么,估计也不会这么执着追逐人才了。
  晁盖推心置腹道:“公孙胜兄弟、萧让兄弟、金大坚兄弟、縻貹兄弟皆是自愿跟兄弟的,非是晁盖送与兄弟的,若是换成旁人,哪里会给我等一个立足之地做补偿,更别提兄弟还给了我等五百兵甲,所以兄弟的好盐晁盖是万万不能要!”
  李衍道:“实不相瞒,这盐是我们梁山泊自产的,老哥哥先拿一些去卖,赚得的钱,老哥哥先用来发展,如果老哥哥觉得卖盐有利可图,我再以比市面上的价格低两成的价格给老哥哥供货,让老哥哥多一条财路,不至于在生意不好做时没了养兵的钱,老哥哥没养过兵,可能不晓得,这人吃马嚼的,花费可是不小,单靠做过路商旅的生意,最多也就够勉强维持的,无法发展。”
  其实这才是李衍最真实的目的——李衍准备将晁盖发展成分销商,让晁盖一伙帮自己卖盐,除此之外,李衍还想控制晁盖一伙的财路,那样一来,晁盖和他的二龙山绝逃不了李衍的掌控,早晚还得是李衍的。
  晁盖当即起身道:“兄弟将来若是有用得着晁盖的地方,晁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若是有违此誓,叫晁盖肠穿肚烂而死!”
  李衍刚想跟晁盖客气客气,韩伯龙突然冲入聚义厅之中,然后也不顾失礼直接大喊道:“哥哥,不好了,朝廷要发大军来攻打咱们梁山泊!”
  朝堂上。
  高俅慷慨陈词:“今有济州梁山泊贼首李衍,累造大恶,杀人屠家,抢掳仓廒,聚集凶徒恶党,竖立‘替天行道’大旗,妖言惑众,左右之民尽信他之言,不知官家乃天子,只有官家可以替天行道,此是心腹大患,若不尽早诛剿,他日养成贼势,恐难以制伏,微臣伏乞圣断!”
  赵佶听后大惊,道:“此贼之势大于那江南方腊、淮西王庆、河北田虎?”
  高俅答道:“那方腊只是传播摩尼教发展教徒,暂无谋反之意,王庆、田虎虽纠结一些山野村夫干些打劫的勾当,却不足为惧,只有那李衍已是心腹大患。”

  听了高俅之言,赵佶也觉得该剿灭李衍,遂看向童贯道:“童爱卿意下如何?”
  不久前,童贯遣熙河经略使刘法将步骑十五万出湟州、秦凤经略使刘仲武将兵五万出会州,他自己以中军驻兰州,为两路声援。
  没过多久,刘仲武至清水河,筑城屯守而还,刘法与夏右厢军战于古骨龙,大败之,斩首三千级。
  童贯立此大功,赵佶便令童贯总领六路边事,授童贯永兴、鄜延、环庆、秦凤、泾原、河西各置经略安抚使,于是西兵之柄皆属于童贯。
  赵佶这并不是在问童贯的意思,而是想动用西军来剿灭李衍。
  自从澶渊之盟后,北宋唯一一支战斗力拿得出手的军队便是西军。
  元昊反宋,侬智高造反,越南李朝反宋,熙河开边,五路伐夏,灭亡青唐,全都是西军打的。
  如今,虽然禁军号称八十万,是西军好几倍,可所有人都更愿意相信战力强大的西军,包括赵佶在内。
  童贯看了高俅一眼,心道:“你以为咱家跟官家一样不知道你螟蛉之子那点事?想让咱家的西军给你跑腿,门都没有!”
  念及至此,童贯拜道:“陛下,那西夏不甘大败于咱家之手,正蠢蠢反击,咱家已命王厚与刘仲武合泾原、鄜延、环庆、秦凤之师攻夏臧底河城,准备与西夏决战,此时抽调兵将……”
  高俅心道:“别以为就你西军能打,我禁军也不全都是酒囊饭袋!”
  念及至此,高俅打断一脸为难的童贯道:“此等草寇,不必兴举西军大兵,臣保一人,必可剿灭那李衍!”
  赵佶就是再昏庸,也知道,那边大决战,他在这边抽调兵将,无异于釜底抽薪,便道:“高爱卿向来稳重,若是举用,必是良将。”

  高俅拜道:“此人乃是开国之初河东名将呼延赞的嫡派子孙呼延灼,此人使用两条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现受汝宁郡都统制,手下多有精兵勇将,若使呼延灼为将,必可以剿灭水泊梁山,擒那贼首李衍上京千刀万剐,陛下可授他兵马指挥使,领马步精锐军士,克日扫清那水泊梁山,班师还朝。”
  赵佶准凑,降下圣旨:“着枢密院即刻差人前往汝宁州,召呼延灼觐见。”
  当日下朝,报仇之心难耐的高俅亲自督促枢密院拨一员军官带着圣旨前去汝宁宣取呼延灼进京面圣。
  呼延灼接到圣旨,立即收拾兵甲鞍马,然后带着三四十亲信离了汝宁州星夜赴京。

  一路无话。
  呼延灼一到东京就非常醒目的直接去拜见保举他的高俅。
  见呼延灼这么醒目,高俅很高兴,叫人唤呼延灼进来相见。
  呼延灼仪表不凡,高俅看后更喜,便将剿灭李衍一事跟呼延灼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