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5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氛围好了许多,表面上我好像也融进了这个家庭的样子。但心里明白,就算是我当了苏继业的义女,我也还是外人。
  我只是想不太明白的是,苏继业为什么要认我这么一个身份低微的人做义女?是真的觉得我像她的女儿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喝到最后,苏继业有些高了,江玲劝他别喝了。让佣人扶他去休息,然后对文北说,今天这么高兴,就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留宿一晚,明天再回去。
  但苏建业兴致很高,坚持要亲自带我去给我备好的房间,还说那房间以后就是我的了。让我经常来住。
  我只听命,跟着他来到那个房间。打开房间门一看,就知道那是一个女孩专门专用的房间,房间布置得很温馨,很明显的少女风格。
  墙上挂着一副相框,照片上的女孩笑得如春天的花。那眉眼如此熟悉,活脱脱看到一个年轻版本的我自己。
  但我也知道,那照片上的人,不是我。她是另外一个人,她叫苏南,是苏家已经过逝多年的女儿。
  这房间,自然也就是苏南住过的房间。那时的苏南还是年轻的小少女。所以房间的布置,非常的年轻和活泼。
  白色的公主床,精致的水晶吊灯,床头卡通的小台灯。时光仿佛在往回走,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漂亮活泼的少女快乐地生活在这里。
  她在这里看书,在这里玩游戏,在这里背单词,在这里给她喜欢的男生发信息。

  那一瞬间我有种错觉,我就是那个少女。她和我是一体的,我能了解她的痛苦,能了解她的快乐,了解她离去时的不舍。
  我呆呆地坐在床边,把脚伸进那双紫色的卡通拖鞋,忽然眼泪就掉了下来。
  完全没有预兆,就那样泪水就掉了下来。顺着脸往下滚落,落到那双拖鞋上。
  小书桌的抽屉都没有锁,里面放着很多精致的小物品。我想拿出来看,但想想算了。那是她的东西,我不能去碰,因为我会担心她不高兴。
  房间隔壁有独立的洗浴间,我洗漱完毕,关灯躺下。好像又遇到了那一段时光中的她,还和她互相问了好,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的感觉。我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太神经了。

  睡不着,我又起来,打开台灯。坐到那张精致的小书桌前。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拉开最右边的那个抽屉。把手伸向那个蓝色封面的笔记本。
  但我的手又缩了回来,感觉有个声音在阻止我,不要打开那个笔记本。
  可我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固执地翻开那个笔记本。
  笔记本只写过几页,上面并没有太多内容。就算是写过我页面,也没写多少字,而是一些逻辑不清楚的短句。比如其中一句是,‘风在在暴躁中咆哮,月亮悄悄地升起,木门的吱呀声,都会好起来的。’

  这句子看起来像诗,但又不像。我读了半天,也没读懂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
  另一页好像有点逻辑,但也不太通:‘风说有声,我说没有。他和我静静地听,他说听到了,我没听到,我笑着说,他听到的是我心里的声音。’
  几乎都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短句,有些稍能说通一些,有些则就完全不通。
  唯一篇最短的只有一句,倒是完全通顺了:你若安好,时光不老。
  我记得这句的原句应该是‘你若安好,就是晴天。’她这里改成你若安好,时光不老。显得倒也顺口了一些,但少了些韵味。
  这些日记没有写日期,所以不知道是哪一年哪一天写下的。写日记的人好像就是随手在本子上写下一些句子。但我通读后却发现,这些句子中有大量的‘他’和‘你’这样的人称代词,这说明这些句子中,其实藏着另一个人,而这个人,是个男的。
  少女心里有某个喜欢的男生,这是很正常的。比如那句‘他听到的是我心里的声音’,可以说是很暧昧了。至于她心里是什么声音,恐怕也很容易猜到,无非就是‘我喜欢你’之类的。
  我把那笔记本翻看了几遍,心里在想,少女心里想的会是怎样的一个男生?让她如此牵肠挂肚,却又不敢表白。

  最后我把笔记本轻轻放回原处,然后重新上床躺下。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因为在新的地方而认生导致失眠,我竟然睡得很香。
  次日我倒是起得很早,将房间收拾一番后出来,佣人已经将早餐准备好。苏文北和苏继业正坐在餐桌旁边聊着什么。见我过来,两人终止了话题,向我问早。
  稍等了一会,江玲也出来了。她又换回职业装,恢复了干练的女强人形像。
  “我恐怕来不及陪你们一起吃早餐了,我和合作方有个早会要开,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江玲喝了一口牛奶,风风火火地就要走。
  苏建业皱眉,“怎么会这么急?吃了再走嘛,我也有会要开的,但现在还早啊。”

  “来不及了,真来不及了。我和人约好的,你们吃吧。”看样子江玲真是很急。一边答应苏继业,一边问下面人有没有把车备好。
  在得知车已备好后,她又回头对我说,让我不要介意,她太忙所以没时间陪我吃早餐了,下次一定会陪我。还说车她会让人过户到我名下,车钥匙她回头让司机给我。
  交待完这些她就走了,我出来送她,看着她美丽的背景钻进车里,迅速离开。突然想起苏文北对她的评价,苏文北说,她是集团里最严厉的人,不但对别人严厉,她对自己也严厉。
  早餐因为没有江玲,我感觉自己没有那么拘束了。不知为什么,我对江玲这个人确实有些发自内心的畏惧。可能是她真的太强势了,总会给人压迫感。
  “昨晚还睡得好吧?有没有不适应?”苏继业笑着问我。

  我笑着说挺好的,并没有感到不适应。
  “以后经常回家来住,慢慢适应,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文北,文北办不好的,可以找我。”苏继业说。
  “谢谢董事长。”我笑着说,本来想叫声‘爸爸’,但发现真是叫不出口。
  苏继业倒也不计较,依然笑呤呤的,“嗯,对了,你现在是负责海城的通宇公司吧?”

  我点头说是的。
  “你好好做,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你江姨比较严格,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要求也严格,如果她给你太大压力,你可以不用管她,你是我女儿,她不能把你怎样。”苏继业说。
  这话我不敢接,只是笑了笑,说江姨是女强人,我应该多向她学习才是。
  聊了一会,倒是多数聊的工作上的事,苏继业看了看表,说他也得走了。
  我和苏文北还有苏继业一起离开了苏家的大别墅。苏继业去了公司,而苏文北则是将我送到了机场。我得返回海城了。
  这次阳城之行,感觉有点像做梦一样。先是江玲要我收购蓝海科技,给了我巨大的压力。紧接着苏继业却又要收我为义气,上我攀上了苏家这棵高枝。
  我都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会给我带来什么,是福还是祸?
  从阳城到海城很近,实际飞行时间也就半小时。我刚打了一会盹就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