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淑然闻言眼角就狠狠抽搐了一下,干笑道:“萧先生不愧是妤娴极力举荐的英才,别的不敢说,单就这只属于年轻人的锐利锋芒,就是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所不能比的呀!”
  “让刘伯母见笑了,晚辈身上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这点不知天高地厚的锋芒,比不得伯母这样的前辈,光是年纪所积攒下来的阅历就足以让晚辈羡慕不已了。”
  好么,人家讽刺他年纪小不自量力,萧晋倒是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就隐晦的说人家年龄大倚老卖老,登时就让刘淑然黑了脸。
  田新桐处世经验不足,根本就没听出两人之间的唇枪舌剑来,只觉得萧晋的回答不卑不亢,谦虚中透露着绝对的自信,充满了闪闪发光的魅力。
  而沈妤娴却已经开始头疼了。这样的萧晋确实比较符合她心目中那个才华横溢的形象,可也太狂傲了点,考核都还没开始,就先把刘老的亲闺女给得罪了,这要是将来成为了刘老的关门弟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该怎么相处呀!
  眼角瞥见瞅着萧晋满眼冒星星的闺女,她就后悔只想跺脚,早知道就不带这丫头来了,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净添乱。不过,转念想到萧晋的女朋友是董家小姐,就又开始可怜起女儿来。

  唉……优秀的男人就像是美丽的女人一样,永远都不会缺少竞争者,自家闺女那一根筋的性子,以后肯定少不了苦头吃。
  摇摇头甩去这些暂时无关紧要的思绪,她开口打圆场道:“对了淑然,萧晋还给你带了礼物,我保证你肯定喜欢。”
  萧晋适时将带来的玉颜金肌霜套装袋子递了过去。
  刘淑然打开往里一瞅,眼睛就亮了亮,但紧接着,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傲慢,又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开口道:“首先,我很感谢萧先生的厚礼,但是抱歉!今天的考核是家父与几位长老共同设下,我根本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的资格,所以,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请收回吧!”
  这话一出来,萧晋的眼睛就眯了一下,沈妤娴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因为,作为多年的好友,即便刘淑然认为萧晋是想通过送礼走后门,也应该私下里再说这些话才对,但现在她当着萧晋的面毫不掩饰、一点都不委婉的指出来,无异于直接打脸,可见此时的她对于萧晋是有多么的不喜。
  “淑然你误会了,萧先生就是玉颜金肌霜的研发者,所以这个对他而言并不贵重,仅仅只是一份心意。再说了,早在几个月前我就知道,这次的考核虽然是刘老出题,但判定者却是其余几位长老,我们就算是想通过送礼来达到什么目的,也应该去找那几位长老才对嘛!”
  刘淑然听到萧晋竟然就是现在市面上大火的玉颜金肌霜的研发者,心中大吃一惊,这才明白沈妤娴的举荐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想提携自己的准女婿。
  是的,几个月前在电话里听沈妤娴说要推荐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过来试试时,她还十分的不解,刚刚见到了田新桐看萧晋的眼神,顿时就自作聪明的以为沈妤娴是来给女儿的心上人刷存在感的。
  于是,一心想给儿子打抱不平的她便不顾老友的脸面开始对萧晋冷嘲热讽。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的明白,不管沈妤娴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让准女婿混脸熟,人家年轻归年轻,身上都是有真本事的,最起码,她那个一天到晚溜猫逗狗的宝贝儿子跟人家比起来,差了可不是一星半点。
  “这样啊!那……”
  半尴不尬的笑笑,她刚要顺势收下这份心仪已久但碍于父亲勤俭的家风不敢去买的礼物,递出去的手却猛地一轻,那纸袋竟然又被萧晋拿回去了。
  “实在是对不起!”那货一脸做错事的惭愧样儿,“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光想着送礼要送好礼了,完全忽略了刘伯母的身份与喜好,真是唐突了,还请刘伯母不要见怪,下次晚辈再来,一定会准备一份让刘伯母满意的礼品。”

  刘淑然那个气啊!恨不得这就喊人出来将他给乱棍打出去,但毕竟是她拒绝在先,人家道歉的态度又那么“诚恳”,作为长辈,除了含笑点头之外,还能做什么?
  而沈妤娴却是一阵苦笑不得。很明显,老友的轻视和讽刺已经成功激起了萧晋的傲气,这家伙已经完全不想缓和双方的关系了,至少在刘淑然道歉之前是绝不会想的。
  至于田新桐,在刘淑然说萧晋是来送礼走后门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因为什么,但是萧晋的反应却让她既担忧又喜欢。
  忧的是萧晋得罪了刘老的女儿,会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考核;喜的自然是他的男儿气概。
  所谓尊敬长辈,敬的从来都不是年龄,而是年龄积攒沉淀下来的阅历修养,如果除了年龄什么都没有,那该怼就怼,都是第一次当人,就因为你年纪大点儿,就得惯着你的臭毛病吗?

  对于这一点,她认为萧晋做的非常完美!
  压下心中的怒火,刘淑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跟萧晋说话了,否则,万一脾气没忍住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事情来,父亲肯定会发火,说不定刘家在华医界还会留下一个不容人的名声。
  于是,她低头看看腕表,就硬挤出一个笑容,对沈妤娴道:“你看我,见到你高兴,光顾着跟你们说话了,差点忘了时间。家父和几位长老以及其他的竞选人都在后院,你们快些过去吧!我这里还有几个病人,就不送你们了。”
  “不用客气,你们家我熟,你去忙吧!”
  沈妤娴也不想萧晋再跟她继续针锋相对下去,闻言立刻点点头,转身带着两人穿过花厅后门向后院走去。
  “姓萧的,我跟刘姨的儿子庄和昶总共就见过几面,上次还是大学之前的事儿了,他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你……你别瞎想哈!”刚一出门,田新桐就小声的解释道。
  萧晋嘴角一勾,笑问:“我为什么要瞎想?”
  “我……我怎么知道,问你自己!”小警花跺跺脚,红着脸加快脚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母亲。
  素问医馆不大,就是个两进院子,虽然布置的很是雅致,但很明显,这就是个工作的地方,刘家人日常并不是居住在这里。
  一进后院,便有医馆伙计模样的人迎上来,将沈妤娴她们三人带到正房前,便告声罪快步进去通报了。

  片刻后,正房房门打开,里面传出了一名老者中气十足的声音:“妤娴来啦?快进来,就等你了。”
  沈妤娴忙走上台阶,快步跨过门槛,冲居中正坐的那位老者弯腰道:“刘老新年好,祝您身体康泰,万事如意!”
  那老者自然就是如今华医界寒凉派泰斗、也是杏林山资格最老的乾长老刘青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