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1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雪的尸骨未寒,李牧野含怒出手,岂会听她三言两语便作罢。而且这恶毒娘们儿说话含糊其辞,依着她的性子,指不定这件事的背后会有什么邪恶目的。白雪也许就是她野心下的牺牲品。
  李牧野这几天被狄安娜和小芬迫的一个头三个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又出了白雪遇害的事情,小野哥的情绪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归其根源,全都是白无瑕这毒妇在作祟。电话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语气给她听。
  白无瑕一开始还宽慰几句,又赌咒发誓白雪的死跟自己和雷一鸣的关系都不大,主要是因为肯特家族的那个女人太陪偏激,白雪暴露是外事局内部出了问题,而她得到消息的时候赛琳娜已经命人杀害了白雪。后面见李牧野不依不饶的追问所谓的真相,质问她为什么袒护雷一鸣,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有什么内情?语气越来越不中听,无暇魔女本就不多的耐心被磨没了,索性怒道,那女人死的活该,这雷一鸣你有本事杀就去杀吧,跟我白云堂作对,你先掂量掂量分量!

  李牧野知道白无瑕在北美弄了个极乐仙境,圈禁了一些北美贵人,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控制那些在北美乃至西方世界享有特权的暴力机构,经过国会山事件后,她已经成功在那边完成了布局。那CIA即便没被她完全掌控,至少她也有极大话语权。如果她有心保护白雪,这件事断然不会发生。
  他完全有理由怀疑白无瑕出于嫉妒对白雪的死不闻不问,甚至是有意推波助澜。因为小野哥把白雪送去北美的时候曾要求老尼克照拂一二,如果没有强力人物从中作梗,以老尼克的能力保白雪一命应该不是难事。
  现在白雪已经死了,而这疯娘们儿的语气里却无丝毫同情之意,甚至还有一点点幸灾乐祸,认为白雪死得其所的意思。小野哥正自伤心时,这些话听在耳朵里,怎么可能顺心意,情绪来了便怼了白无瑕几句。
  二人越说越恼,李牧野现在完全失去了对白无瑕的信任,这恶毒娘们儿心机太深,根本没办法确定她哪一句是真的。而白无瑕则恼恨小野哥过于关心白雪的死,甚至不惜为此要跟她决裂的态度。上次在神凰明堂她虽然放了小野哥,但临别前那场风花雪月却让她的情根种的更深,她越是爱这男人,就越难以忍受李牧野为别的女人跟她发脾气。

  白雪牺牲前,白无瑕其实是收到了一点风声的。并且尽管嫉妒的要命,她还是不忍李牧野因为这件事伤心,所以还曾试图做出一些保护举措,但意外的是那个新提拔的女性副局长太不上道。在得到顶头上司暗示不要动手的情况下,突然对白雪下了毒手。的确是出乎了白无瑕的意料。
  李牧野从陈淼口中知道了雷一鸣的名字,于是就找到了这里,白无瑕得知消息后这才不得不出面与小野哥沟通。
  白雪的任务是挖出雷一鸣与境外谍报机构勾结的证据,而雷一鸣与北美的关系,却是白云堂搭的桥。这个人在纳米机器人领域里的卓越才能是白云堂看重的。
  这个世界日新月异,一切都在发展中,体术和方术也同样需要与时俱进。从前的人们用自我修持的方式开发强化自身潜能,现在,施罗德实验室的生物基因实验已经在试图制造让人类更长寿,更强壮,更敏锐的超级基因,并且得到了阶段性的成果。而新科技的诞生和运用,同样深刻影响着方术的发展。
  从前方家想要杀人于无形,可以秘术令对方生病,比如改变对方生活的环境,饮食结构,令得对方精神萎靡,身体每况愈下。而现在,只需要释放几百个纳米机器人进入到目标的微循环系统大肆破坏,用不了多久,这个人就会神枯血亏,蚀骨**于无形当中。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过去的医学方术可以杀人救人,现在的科学同样可以办到,甚至做的更好。白无瑕不是抱残守缺的迂腐之辈,白云堂的野心在整个西方世界,所以对前沿科学的钻研和投入,至少在态度上不逊于施罗德实验室。
  在这件事情里,无论是白雪牺牲的细节,还是雷一鸣与北美之间的秘密往来,白无瑕都没办法完全说清楚。她越是含糊其辞,李牧野便越认定了她有问题。所以铁了心要挖一挖这个雷一鸣,白无瑕劝不了他,最后俩人在电话里吵了一架终于闹了个不欢而散。

  李牧野挂断电话,又在山峰上坐了一会儿,吹一会儿夜里的山风让自己的情绪快速冷却下来。在脑子里把白无瑕的话重新梳理一遍,又仔细回忆了白雪牺牲后发生在身边的每件事,隐约感到要想查明真相,还得在白无瑕那里下功夫。
  京城,阴霾的天空下,某摩天大厦天台上,李牧野正在跟应邀而来的白无影见面。对面的中年男子有着凌厉无匹的气势,这气势只有精神修养高深极其敏感的人才能察觉到。而他给李牧野的感觉是,他正在极力收敛这迫人的气势,去追求返璞归真的境界。
  这位武榜第六天王擅长用剑,爱剑成痴。甚至不惜以自身毕生命运献祭于剑,唯剑是从。他这一生,有妻有子,却几乎从未尽到过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更不要说身为哥哥的义务。多年前他曾经拼命保护了白无瑕,但在白无瑕心中最有分量的人却是他的妻子。一个叫孙少玲的普通女子,也就是白起的母亲。
  “记得上次见你是在哈萨克斯坦。”李牧野道:“那一剑的光寒至今难忘。”
  白无影相貌清俊气质卓然,但却面无表情,印象里他一直是这个样子,仿佛不会哭也不会笑的木头人。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李牧野,道:“你比之前强了很多,我听说寻龙门的何东败在了你手下,之前你是没这个本事的,但现在,他的确已经不是你的对手。”
  李牧野道:“他的剑太快了,过于盲目的追求快速和突然性,却失去了稳定性和准确性,我可以从容的提前做出躲避,而他却只有那一剑,而你那一剑却不同,无论是突然性还是准确性都高出他太多。”
  “我一直在试图忘却那一剑,现在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李牧野道:“御剑飞天,杀人于千里之外,古人给剑客附加了许多浪漫幻想,但其实,练剑是非常辛苦的,尤其是在当今这个子丨弹丨横飞杀人不需面对面的时代里,所以我很欣赏你对剑道的执着。”
  白无影轻轻慨叹一声,又道:“你说得对,时代不同了,练剑的人比练拳的还少,古人练剑练拳都是为了自卫或者杀人,剑术拳术都是杀人术,而现在,杀人术练的再好也不如一把快枪来的便捷,练拳养生起码还更方便容易些,所以练剑的人才会越来越少,何东能执着于剑,对我来说算是个同道的伴儿。”
  日期:2018-05-3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