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98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志心急离去,一把将后生打翻在地!
  就在这时,一个汉子拖着一根白蜡杆冲了出来。
  见杨志打倒了后生,汉子举棍便向杨志冲来!
  从昨日丢了生辰纲开始,杨志心中就憋着一股邪火,正愁没地方发,如今有人讨打,杨志哪还能控制?

  杨志立即挺着手中的朴刀来斗这汉子!
  刀来棍往,两人一连斗了二十几合。
  汉子渐渐不支,慢慢只有招架之力,无有还手之功。
  恰逢后生喊来了不少人,汉子猛得跳出圈外,道:“都不要动手!”,随后看着杨志道:“好汉留个姓名。”
  杨志道:“洒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青面兽杨志便是洒家。”
  汉子诧异道:“莫不是东京殿司杨制使?”
  杨志道:“你知道洒家?”
  汉子扔下白蜡杆,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姓曹名正,世代屠户,小人亦杀的好牲口,挑觔剐骨,开剥推挦,只此便被人唤做‘操刀鬼’,小人原是东京开封府人氏,那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便是小人师父。”
  杨志诧异道:“原来你是林教头的徒弟,那洒家与你不是外人,数月前我曾路过梁山泊,得李衍哥哥看重,在梁山泊小住了一段时日,与你师多有切磋,你师好武艺,我不如他。”

  曹正道:“制使与家师是好友?那当是曹正长辈。”
  杨志道:“诶~咱们各论各的,称兄弟即可……你怎会来此间开酒店?”
  曹正叹了口气,然后道:“一言难尽……本地一财主出资五千贯让小人来此地做生意,不想折了本,回乡不得,便在此入赘在这个庄农人家,那妇人便是小人的浑家,这后生便是小人的妻舅。”,曹正又道:“制使又缘何在此地?”
  杨志也是一叹,便将他丢了生辰纲一事与曹正说了。

  曹正听后,道:“既然如此,制使且在小人家里住上几日。”
  杨志道:“多谢兄弟好意,李衍哥哥最是爱我,他山寨的好汉又与我多有交情,我准备去投他那里。”
  曹正道:“我时常听人说至尊宝仗义舍遮,专干替天行道的侠义之事,恨不能相随,且吾师又在那里当头领……制使,你我打个商量如何?”
  杨志问:“何事?”
  曹正道:“制使引我一家同去投梁山泊如何?”
  你道为何?

  原来这曹正也是一个有四方之志的好男儿,不愿整日在一间乡下酒店里厮混,磨去他的英雄志!
  杨志正愁没有去水泊梁山的盘缠,怎会不愿?
  两人一拍即合。
  留杨志住了一夜。
  次日,曹正一家便与杨志一块动身去投水泊梁山……
  青州。
  清风镇。
  此镇地处青州三岔路口,通往清风山、二龙山、桃花山,这三处都是强人草寇出没的去处,因此特设一座清风寨在清风镇上。
  这一日,清风镇上来了一伙人。
  为首之人是一个气度不凡的青年,左右各有一妙龄女子,两旁簇拥着六七条好汉、二十几个使应。
  这伙人正是从济州岛回来的李衍、陈丽卿、李师师、阮小七、马灵、王定六、孔厚、孟康、皇甫端、凌振以及二十几个使应人员。
  济州岛最大的问题不是播种而是移民,而且就算是播种,李衍这个五谷不分之人也帮不上忙。

  因此,折服了孙静让孙静毛遂自荐了之后,李衍正式任命:王伦为济州岛太守,孙静为济州岛同知,仇悆为济州岛通判,鲁智深为济州岛兵马都监(辖鲁智深手下两都步军、石宝手下一都马军),李济深为济州岛推官。
  李衍在济州岛所用的地方官制,主要是明清官制,因为李衍觉得宋朝的官制太复杂了,而且职权交叉官僚冗余(这是宋朝一众皇帝刻意为之的,目的是优待文人打压武将,进而防范武将叛乱),近代的官制又不适合用在古代,而古代的官制中应该又以明清的最为合理,毕竟明清的官制晚了几百年,是总结前几朝而设置的,应该更先进一些。
  当然,这只是李衍个人的想法,是与不是,还得在今后慢慢观察改进。
  在济州岛又待了半个多月帮王伦等人细分了一下他们各自的职能,又交代他们妥善处理好金富辙和李济深来济州岛视察一事,李衍便带着陈丽卿、李师师、阮小七、马灵、王定六、孙厚、孟康、皇甫端、凌振、山士奇和山士奇那都马军、邓飞和邓飞那两都步军、阮小五和阮小五的水营回来了。
  按理说,李衍其实不应该将山士奇都、邓飞都、阮小五的水营带回来的,毕竟,如此一来,济州岛上的马步军加到一块也才三百人,相对于一万多耽罗人和三百多高丽人(其余高丽人全都在公审时被砍了脑袋),水泊梁山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可李衍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水泊梁山的军队太少了,如果把山士奇都、邓飞都、阮小五的水营留在济州岛,那么李衍恐怕连接下来的押运人员都凑不出来——要知道,从今往后,水泊梁山到济州岛这趟线,水泊梁山的船队恐怕得一直跑,这种情况下,单单是护送的军队就得不少人。
  所以,李衍只能让留守在济州岛的鲁智深和石宝小心点了,过了这最坚难的初始阶段。

  回来时,李衍还特意去埕口盐场看了看。
  在李俊等人的努力下,盐场已经建好了,并且开始晒盐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梁山盐就可以横扫私盐市场。
  从埕口往回返路过青州时,李衍想起此地有自己很喜欢的一个好汉,所以临时停船然后带人来了这清风镇……
  清风镇虽然不大,但也有几座小勾栏茶坊酒肆。
  李衍一行人在海上和济州岛上与世隔绝了几个月,来到这处可以玩乐的地方,自然是人人高兴。
  在小勾栏里闲看了一会,又去近村寺院道家宫观游赏一会,然后去市镇上酒肆中饮酒。
  离开酒肆,李衍让人打听清风寨的所在。
  得知这清风寨就在北边,李衍便带人一直向北走。
  路过官衙前的八字墙,见一簇人围着榜看,李衍等人也立在人丛中,听人读道:“这榜上第一人姓李名衍,乃是水泊梁山之主,祖籍不详,身高七尺有余,面白短髭。榜上第二人乃是从贼阮小七,济州府石碣村人氏,疙疸脸横生怪肉,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须。榜上第三人乃是从贼陈丽卿,东京开封府人氏,容貌不俗。榜上第四人乃是一个和尚,法号智深,俗家名鲁达,渭州人氏,当过提辖,身长八尺,长得面阔耳大、鼻直口方。榜上第五人乃是陈希真,陈丽卿之父……”

  听到这里,李衍若是还反应不过来高衙内的事发了,那李衍也就不用混了。
  李衍从随行的使应手中拿过两顶范阳毡笠,一顶自己戴上,另一顶扣到了阮小七的脑袋上,同时压低声音道:“走。”
  这种情况下就不能再去清风寨找花荣了,别忘了,花荣是官,他们是贼,搞不好,结交花荣不成,最后反倒被花荣抓起来送官,那乐子可就大了。
  因此,李衍立即带着阮小七等人往清风镇外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