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95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衍问:“你哥哥去过我大宋?”
  金富辙傲然道:“下官乃新罗王室后裔,下官曾祖父在新罗归顺高丽时,被任命为庆州州长,下官父亲至国子祭酒、左谏议大夫,曾出使宋国,下官哥哥也于两年前出使过宋国。”
  王伦听后,道:“我知道他们父子是谁了,他父金觐出使咱们大宋时,与同行的朴寅亮的诗文一起被刊行为《小华集》而在咱们大宋流传,使高丽得到“小中华”的美称,他父金觐极为崇尚苏大学士,遂给他兄弟一起名为‘轼’、一起名为‘辙’。”
  听了金富辙和王伦之言,李衍眼珠微微一动,然后道:“原来是金大人,抱歉,冒犯了!”——说这话的同时,李衍走过去亲自将金富辙扶起。
  等金富辙站起,李衍很客气的说:“金大人能否跟我等说说这座岛的情况?”
  金富辙怎会不知道,李衍的客气只是暂时的,如果他识抬举,李衍的态度立即就会转变,而且很可能比之前更加恶劣!
  再者说,有庆源李氏的那个软蛋在,什么秘密能保得住?他又何必死挺呢?
  想明白这些,金富辙道:“此岛名为耽罗岛,有户两千六百余,人一万三千五百余,乃我高丽治下之郡……”
  李衍打断金富辙道:“这耽罗国什么时候变成你高丽的郡了?”
  金富辙解释道:“耽罗国乃是我高丽的世代藩属,十年前先皇有感于耽罗国的百姓穷苦,便将其并入高丽的版图,以便接济。”
  李衍哼然道:“吞并就说吞并,说得这么好听干甚么?”
  金富辙想争辩两句,可看了看他身边面目狰狞的阮小七,最后又把嘴闭上了。
  李衍又道:“说说岛上的驻兵情况。”
  金富辙道:“李济深说的是实话,岛上只有我高丽的一营步军驻守,他们就驻扎在离此地十几里远的……”
  没等金富辙的话说完,远处飞来一匹快马。
  马还未到,马上之人就大喊:“大捷!寨主!大捷!”
  远远望去,岛上一片葱绿,树丛中露出殿阁的一角。
  葱郁的树丛,掩映着黄的绿的琉璃瓦屋顶和朱红的院墙。
  这座若隐若现的殿阁就是,原来耽罗国星主的住处,现在耽罗郡的郡守衙门——耽罗牧宫衙。
  李衍凭直觉推断,其位置应该离后世的济州牧宫衙不远。
  据金富辙所说,新罗全盛期高乙部的第十五代孙兄弟三人渡海来朝,新罗王嘉许之,封长子为星主、次子为王子、三子为徒内。
  星主、王子皆为耽罗土语,即国王、将军的意思。
  后来高丽延续新罗前例,仍称耽罗国王为星主,同时,为了怀柔星主,封之为云摩大将军等武官职。
  高丽肃宗十年,高丽将耽罗国改制为郡县,但星主为王子的称号仍然保存,且世袭其地位。
  不过,这也就是一个形式。
  如今,高丽早已将原耽罗国的星主、王子、徒内全都“请”到高丽去做客。
  另外,高丽又派来了一位郡守、一营守军,而原耽罗国的军队包括耽罗国的男丁则全都被迁到高丽去了。
  高丽肃宗原来的想法是想再迁点高丽人来济州岛,完成对济州岛的占领。

  可高丽肃宗才将耽罗国的男丁迁到高丽,就撒手人寰了。
  高丽肃宗死后,由高丽睿宗也就是王保继位。
  王保继位头一年的夏天,高丽发生了大旱,王保认为这是上天谴告,下诏令百官各上封事,对朝廷过失直言不讳。
  这些封事大多是针对肃宗的举措。
  其中就有纳耽罗国入版图一事,此事被百官形容成是劳民伤财——其实真实情况是,此时的济州岛偏远落后,加上岛上的火山于几十年前还大爆发过一次,差点将岛上的耽罗灭族,所以没人原意去济州岛。
  那时王保又要延续肃宗时的一项政策,也就是北伐女真。
  所以,王保最后采纳了百官的意思,将济州岛这个不毛之地暂时扔到了一边。
  而金富辙此次来济州岛就是和李资深一块代替王保来巡视济州岛的,想看看经过高丽“能臣干吏”十年的治理,济州岛上的经济是否有所好转,然后再定是不是继续高丽肃宗定的移民计划。
  巧合的是,两人前脚刚到济州岛连通知耽罗郡守和耽罗指挥使来迎接他们的人都还没来得及派出去,后脚李衍等人也到了,然后将他们连同他们的随行人员一网打尽。
  李衍带人还未到牧宫衙,山士奇和石宝就带着他们的人马并李资深夹道迎接李衍,只有邓飞和邓飞的人不在。

  离李衍还有一段距离,山士奇就大笑道:“那营鸟守军本就不堪一击,我等又攻其不备,才砍杀了几十个,他们就全都跪地投降了,好不过瘾!”
  石宝随后道:“此役如此顺利,实超出我等的想象,若不是几个兵卒贪功掉下马摔伤了他们自己,此役我军必定零伤亡。”
  李资深抓住机会表现他自己道:“他们在这岛上待了十年,早已磨去了斗志,大王的天兵又神勇异常,他们哪里敢阻挡!”
  李衍沉着脸道:“你们就这么笃定这座岛上没有别的威胁?咱们可是刚到这座岛上不到一天时间!”

  李衍此言一出,山士奇和石宝的神色全都是一僵!
  李资深见状小心翼翼道:“除了这营守军和牧宫衙里的官吏,岛上应该再无成年男子……”
  李衍道:“若是耽罗妇孺拿起武器抵抗我军呢?休要忘了,他们可有一万多人,数量是我军的十几倍!”
  李资深道:“这……小人听说,王郡守和这营守军这些年没少祸害耽罗人,耽罗人应该不会助纣为虐……”
  李衍看了李资深一眼,然后看着山士奇和石宝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李资深立马道:“是是是,大王所言极是!”
  山士奇和石宝则满脸羞愧道:“小弟知错了!”
  李衍的声音变柔了一些,道:“念在你们全歼此地守军有功,这次我就不处罚你们了,全当功过相抵,若有下次,定不轻饶!”
  山士奇和石宝冲李衍一抱拳,异口同声道:“是!”,然后带着各自的人马去要道把守,防备耽罗人。
  山士奇和石宝带人离开后,李衍等人径直来到牧宫衙。
  见李衍到来,邓飞上前道:“此地官吏皆被我等抓住关入大牢之中,现由专人看守,那营守军也被我等带到此地集中看守,贵重物品我已让人封存,等哥哥派人清查,另外,郡守的住房和大堂我都让人收拾妥当,哥哥可先休息,也可直接审问此地郡守和官吏。”
  李衍道:“兄弟辛苦了。”,然后李衍冲鲁智深道:“大师,你分一都人马与邓飞兄弟,小心看管这些人。”
  鲁智深应道:“洒家亲自去办此事。”
  李衍点点头,然后道:“去大堂。”

  邓飞听言,亲自引李衍去大堂,与此同时派两个机灵人将陈丽卿和李师师送到了住房。
  一到大堂,李衍就让邓飞将郡守提上来。
  结果这郡守一问三不知,还不如李资深和金富辙知道的多,又不懂汉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