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142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并不是一个人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才叫做孤独,而是一个人待在一群人当中,却好像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
  想到了这些忧愁,她把目光放在了王四喜的身上,而王四喜恰好也借助电动车的后视镜在看着她。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她趾高气扬的说道,那样子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王四喜是看她刚刚露出了烦闷的神色,所以想要表示一下关切,但是王四喜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假如人家烦闷的是私人事件,王四喜这样冒昧的举动,一定会惹来她的反感。
  脊背上又疼了起来,王四喜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暗暗猜想,生活在大城市里面的女人是不是都像陈宝怡这样,喜欢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村子另外一边离王四喜家一点都不远,平常骑电动车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了,可是因为载了陈宝怡这个大小姐,所以硬生生花了三十分钟的时间才到,不单单浪费了时间,而且这种骑法,非常浪费电能。
  到了何老家里面,王四喜叫了几声,何老都没有应答,困惑不解之际,何老的儿媳妇悠悠出来了,她告诉王四喜何老被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叫去下象棋了,问王四喜有什么事情找何老,王四喜正想要回答,陈宝怡抢先说她是来何老家里面打电话,说完之后陈宝怡就进去了,王四喜找了一处荫凉的地方等候着。
  悠悠没有什么事情也就坐在王四喜的身边,和王四喜说着话。过了七八分钟,陈宝怡气鼓鼓的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脸色非常难看,直接坐在了电动车后面。
  “付钱,我没有带!”她不知道是为什么而生气。
  “多少钱?”王四喜边摸着口袋边问道。
  “不用了,上一次她给了五十。”悠悠晃了晃头说道。
  既然悠悠说了不用,王四喜也就不客套了。发动引擎开车走了,在这边打听了一下,王四喜终于买到了一只烧鹅,把它挂好了以后,王四喜就往家里面开去了。
  回家的路上恰巧碰到了周医师,看见吃了有毒的东西的人这么快就恢复了,他惊奇的的瞪大了眼睛,又斥责我们走了也不找个人跟他打声招呼,让他瞎折腾一通。

  王四喜给了他十块钱跑腿费,他就不再叽叽歪歪了,眯着眼睛,思考今天晚上要去哪个女病人家里面讨论一下人生哲理了。
  一路上过来陈宝怡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一张小脸蛋比煤炭还黑。
  见到烧鹅已经挂歪了,王四喜连忙把它纠正了过来。
  “陈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啊?”王四喜迟疑了一下下,才问出了声。

  “我要走了,我爸催我回家了。”陈宝怡小声说道,王四喜听了倒是有些讶异,但是也能够理解,毕竟谁都不乐意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长期待在一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破地方。
  王四喜心里面有一些低落情绪,虽然知道陈宝怡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地方,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看样子学校又要去找老师来接替陈宝怡的工作了。王四喜开着车子,想着这些烦恼的事情,慢慢回家了。
  把烧鹅切成一块块不等的方块之后,柳香和月儿就开始煮饭烧菜了,陈宝怡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发呆,王四喜也不知道该去做什么才好。
  心里面终究放不下,王四喜敲了敲陈宝怡的门,说:“陈老师,我可以进来吗?”
  “门打开着,你要进来就进来咯,我又没说过不准你进我的房间。”陈宝怡给了王四喜一个大大的白眼。
  “假如你想好了的话就回家去吧。”王四喜说道,这是完完全全站在陈宝怡的立场上做出的回答。作为一个城市人,她在这大山深处,着实很难找到自己的将来,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她回去。
  站在那些学生的立场上,站在学校的立场上,陈宝怡留在这里确实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情。
  可是让她留下来又能起到什么大的作用呢?难不成是牺牲她一个人的前途去换取其他人的未来?
  这是显然不可能的,再说了,学校需要的不是一个两个优秀的管理,而是整体环境和条件的提升。陈宝怡,只是给大家播种了一个美丽无比的梦罢了。
  “我若是走了,你会挽留我吗?”

  王四喜想了想才说道:“假如是站在学校和学生的立场上,我会挽留你;假如是站在你的立场上,我会欢送你;假如……”
  “我经常欺负你,折腾你,对你甩脸色,你也挽留我?”陈宝怡问道。
  “嗯,就算是这样,我也会挽留你,可不管怎么样你终究要走,假如你怕丁校长不同意,那我帮你去说。”王四喜说道。
  “我又没有马上要走,倒是你好像是巴不得我快点走一样。”陈宝怡说道,而王四喜站在她的面前,却不知道她心里其实已经下定决心,不回去了。
  王四喜呆了一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不管你什么意思,我今天累了半天了,你应该补偿一下我吧?”她靠着库上的枕头,晃着那双套着一双白袜子的美腿,对王四喜说道。
  “这,怎么补偿啊?帮你揉揉腿?”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情,王四喜觉得确实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她。她给王四喜的最大帮助,就是说出了那一番让柳四娘几人都呆住了的话。若是没有那一番话,指不定事情会变成别的模样呢。
  脱了袜子,露出了她光洁的美腿,津致美观就好像用玉石雕刻出来的一样,哪怕是之前已经看过,仍然觉得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王四喜按着足底,先放松她的神经。以前王四喜的母亲有关节炎,小时候王四喜就经常帮她按揉着患处,按了这么长时间王四喜倒是概括了一些基本法门和技巧。

  果然,在王四喜轻轻按压之下,陈宝怡舒服得眯上了眼睛。每一次按压,总会有一股轻微的热流从足底释放而出。
  按压了那么几十分钟后,陈宝怡呼吸平稳竟然睡熟了,王四喜帮她盖好了被子,随后便离开了。
  柳香在厨房里面煮菜,月儿一个人坐在门边,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帮忙,看她的神色似乎有什么烦恼一样。
  “月儿,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吗?”王四喜坐在了她的身边,大大方方把她搂在了怀里,然后问道。

  “没有。”月儿挣脱了王四喜的怀抱,坐远了一些,然后看着王四喜说道。
  虽然她嘴上说没有,但是王四喜知道一定有事。因为她今天的表现和行为,和平常不太一样。
  “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来问老师,自然,有什么麻烦也可以请老师来帮你解决啊,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的嘛。”
  “我……我觉得我没有姐姐长得那么好看。”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出了实情。
  “你总喜欢偷偷摸摸盯着姐姐看,而对我爱理不理的。”她又说道。
  王四喜还以为是小女孩成长中的烦恼,却没有想到柳月儿在想这些东西。月儿是一个青涩的苹果,虽然有了和女人差不多的身体,但终究和女人有巨大的差别。只有柳香不同,她是一颗已经成熟了的葡萄。对大多数包括月儿在内的所有人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呃……”王四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