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5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没有理他,从后车厢里拿出来一根棒球棍,我朝着他的另外一只手就砸了下去,他的手立马骨折了,莫老板痛苦的哀嚎着,我死命的砸着,我吼道:“拿别人的钱不办事就是这个下场,奸商……”
  所有人都看着,脸色很难看,我深吸一口气,看着他软掉的手,我就拿着棒球棍贴着他的脑袋,莫老板痛苦的抬着头,说:“别打了,我买,求求你了,你把我打死了,你也会死的,我买……”
  我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我说:“真他妈贱,你这个奸商,把他给我拉起来,往这个账户里打五亿,三个小时搞不定,我把你的骨头一根根的拆掉。”
  几个人把他拉起来,我看着他浑身发抖,身上都是汗,对付这种奸商,千万不能手软,你对他手软,他还以为你害怕他呢。
  我没有多说什么,看着莫老板打电话,现在我不怕他耍花样,他可以做任何事情,报警,找人对付我,都无所谓,我没有下一次了,我这次如果不能赢,我就会死,真的,所以,不管他做什么,我都无所谓了。
  过了几分钟,莫老板看着我,说:“周斌,我搞定了,你放了我吧。”

  我听着就说:“钱没有到手,你想走?往那走啊?”
  “我用了银行的关系,会很快到账的,你相信我,你确认一下,很快会的,我的手断了,我要看医生。”莫老板苦苦哀求着说。
  我呸了一口,没有说什么,我走到我二叔面前,我说:“把他带回去,货给他。”
  我二叔很担心的看着我,说:“阿斌,你……”
  我伸手打住,我说:“二叔,相信,我能搞定的,我过去确认一下,如果搞定了,你就带人走,千万别帮我,你帮不了我,所有的事情,我都有计划,相信我。”
  我二叔听着,很担心,但是还是挥挥手,让人把莫老板跟货装上车,我低着头,擦掉脸上的血,朝着康波的车子走。
  到了车之前,我看着车子的窗户放下来,康锦坐在窗口,我问:“老板,钱走的是特快通道,到账了吗?”
  我看着坐在里面的康波拿出来手机,他看了一会之后,然后脸色严肃的对着我点点头,我笑了起来,刚想说什么,突然,我看到康锦把手伸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带消音器的手枪。
  突然,我觉得胸口一疼,像是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我停留在原地,看着我的胸口,白色的衬衫上,被印出来点点的血花。

  我看着康锦,他对着我笑,很疼……
  死亡一样的疼!
  钻心的痛苦,让我脑海里的一切,都清洗了,我跪在了地上,疼痛让我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
  但是,我的身体没能倒下,康波的保镖将我拦腰借助,我看着后备箱打开了,他直接把我甩了进去,我睁着眼睛,看着后备箱关上,哐当一声,我的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但是此刻我的内心十分明朗,我明白了一件事,康波并不是要救我,而是在自救。
  我内心十分苦涩,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没有死,意识还在继续飞扬,我感觉到了痛苦,不是说,死了就不痛了吗?
  车子在颠簸,在快速的狂奔,枪声在我耳朵里疯狂的爆炸,我二叔不知道会怎么样,一切都黑暗了,一切又都明朗了。
  但是,我该怎么做。

  我伸手摸着我的胸口,我摸到了一些碎片一样的东西,我摸到了鲜血的浓稠,我也感受到了身体里被射入坚硬的弹头的膈应的感觉。
  我哽咽了起来,我没有死,是的,我没有死。
  我突然脑海里清晰起来了,所有眼前的事,我都忘记了,遥远的事,在我脑海里清洗的浮现起来。
  这个时候,我没有想到苏秦,没有想到王晴,没有想到其他人,我想到了小琴,想到了她给我的平安符。
  我当时还在嘲笑她。
  是的,我在嘲笑她,多么愚昧啊。
  可是,现在不正是这愚昧拯救了我吗?
  我哽咽了起来,狭小的空间让我觉得局促,我闭上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静静的躺着,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安静,这么平静,这些日子,这段生活,我都过的太暴躁了。
  所以,片刻的宁静与不做,都让我觉得十分的惬意。
  康锦之前并不是救我,而是他们的自救,是的,他们缺钱,他们非常缺钱,如果我让他们输了,他们会让我死,但是如果我当时就死了,那么谁能给他们在短时间内弄到这笔钱呢?

  哼,是的,所以康锦就来提醒我,最后,我迫于压力与想赢的希望,我就翻转了剧本,我给他们赢了钱,在短时间内,我帮康锦赢得了一块原石,赢得了五亿的资金。
  厉害,我承认在计谋与心机上,康波碾压了我,这个老狐狸,简直是厉害,这一次我败的一塌糊涂,但是,最终的结局,我输了吗?
  还没有,也正是他的狠毒与心机,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我拿出来手机,拿出来邵利给我的手,我给邵利发短信,我说:“现在可以开始了,我所在的位置,就是风暴的中心,把我所有的人都调集过来,今天的风暴,要把所有人都给碾压,如果我们都还能幸存下来,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天晴。”
  我说完,就把手机设置成了飞行模式,一切,都不需要在联系,一切,都不需要在演说,一切,都只要等着看结果。

  我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很想知道,这场赌局里,到底谁能赢,我更想知道,我是怎么样一个棋子。
  我闭上眼睛,是的,我死了,我需要闭上眼睛,把世界里所有的零零总总都清空,然后等到风暴开启的时刻,去用一副新的身躯,面对新的世界。
  车子一直在开,外面的世界,我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清楚,但是无所谓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去,我胸口的痛苦慢慢变得麻木,变得寒冷,那种痛苦像是跗骨之蛆一样,在我的身体里钻来钻去,这个痛苦让我知道了。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人可以真正相信的,你所看到的可能是机遇,也可能是救命稻草似的陷阱,不要相信别人,尤其是,星辉的人。
  车子停下来了,我紧闭着眼睛,感受着这一刻的宁静,车子关门的声音,让我知晓,他们都下车了。
  但是,他们没有走,我没有听到脚步声,我觉得很奇怪,车子开了几个小时,会开到那里?他们会在哪里交易。
  “为什么还不来?如果他连这么大的事都要迟到的话……”
  康锦在抱怨,他们在等人,等谁?
  我听到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我知道,人来了。

  我很好奇是谁来了,毕公良吗?
  车子失去了动力,我听到关门的声音,还有一阵皮鞋踩着地面的声音,随后我听到一阵欢快的笑声。
  日期:2017-12-2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