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86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鹏和马麟的武功都还不错,至少不在邓飞之下,而蒋敬的用处就更大了,先不说他是梁山泊最缺的文官之才,只说他那精通书算积万累千纤毫不差的特长,在这个时代就很难得,至于看似最没用的陶宗旺,也有不错的武艺,并且很是忠义,更为重要的是,他并非一点才能都没有,在宋江的水泊梁山,他就是水泊梁山基建的核心人物、土木工程的总设计师和总执行者,掘港汊,修水路,开河道,整理宛子城垣,筑彼山前大路,是山寨不可或缺的专业技术人才。

  另外,他们四人还是带着家当来投的,虽然他们那点家当对于现在的水泊梁山而言起不到雪中送炭的作用,但不管怎么说,这都能让水泊梁山的实力增加一些。
  李衍很热情的跟欧鹏四人聊了一阵,并当场就委任蒋敬为水泊梁山掌管考算钱粮的头领、委任陶宗旺为监修城垣的头领,并暗示欧鹏和马麟将去带兵。
  欧鹏四人都不是有太大野心之人,落草大都是迫不得已,他们所求的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安身立命之地,至于多大的权势,他们倒没想过,再说李衍也没亏待他们,直接就让他们全都进入核心,所以,他们对于李衍的安排非常满意。
  跟欧鹏四人认识了之后,李俊又为李衍引荐童威、童猛两兄弟。

  童威、童猛没啥好说的,他们是李俊的铁杆死忠,只要安顿好李俊,他们兄弟二人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过虽说如此,李衍还是非常热情的跟童威、童猛聊了一会。
  认识完童威、童猛,李衍看向最后一个新人,问李俊:“这位兄弟是?”
  “这位兄弟是?”
  见李衍问起最后一人,李俊略带尴尬道:“哥哥,这位是仇悆仇大人……仇大人是我们‘请来’的客人。”

  李衍惊道:“仇悆……客人?”
  李俊解释道:“我等路过邓城,马麟兄弟去问路,与一纨绔及他身边的闲汉发生点口角,那纨绔仗着人多欺辱马麟兄弟,马麟兄弟这等好汉哪能吃这等欺辱,当即就与他们动起手来,马麟兄弟好武艺,赤手空拳打死对方三人打伤无数,并将为首的那个纨绔子弟打伤,要不是那纨绔身边的闲汉又找来了不少帮手,马麟兄弟寡不敌众,不可能被他们擒下。他们擒下马麟兄弟后就想将马麟兄弟乱棍打死,恰巧仇大人路过,就将双方都带去衙门问罪。马麟兄弟杀了三人又伤了多人性命,被仇大人问监打入大牢。我等得知后,连夜劫牢。在离去的过程中,碰到仇大人带人围阻,石宝哥哥便将仇大人抓住当人质,带我等杀了出来。原本我等想将仇大人宰了,不想邓城百姓无不说仇大人好,马麟兄弟也说没有仇大人他可能已经死了。我等商量了一下,认为,哥哥是替天行道的义士,仇大人是为民请命的好官,你二人必有共同语言,便将仇大人‘请来’与哥哥交个朋友。”

  李俊这话说得好听,实则是他不知道怎么处理仇悆——放了仇悆,仇悆必带人抓捕他们,杀了仇悆这个名声好得不要不要的清官,又会给他的名声留下巨大的污点、给水泊梁山招黑,才将仇悆带到水泊梁山,交给李衍处置。
  李衍心道:“这个李俊为人处事还真滴水不漏,难怪能异域为王!”
  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批新加入的人中,也包括水泊梁山原来的一众头领,李衍最看重的其实就是李俊。
  石宝厉害,但他最多也就是一个帅才。
  闻焕章厉害,但他最多也就是一个王佐之才。
  只有李俊才具有跟李衍竞争老大之才,与李俊相比,王伦那个小心眼的秀才,可以说丝毫威胁都没有。
  宋江的水泊梁山,一共七个水军头领,李俊的水中武功最差,可他却成了水军的老大。
  后期,水泊梁山并不是没有能人,柴进、公孙胜、呼延灼、燕青、李应、朱武全都在,可是最后却让李俊当了暹罗王。
  远了先不说,先只说近的,李俊这次来投,就算不算仇悆,也引来了七条好汉,加上他自己和仇悆,就是九条好汉,如果不是李衍的底蕴深厚,近期又收了不少好汉,没准就会出现宋江二十八对晁盖十二之局。

  但话又得说回来,李俊这个人的人品还是不错的,纵然有野心、有能力,可在对宋江彻底失望之前,他还是非常忠心并尽心的带水军的,后来要不是宋江一心招安,与他的观念严重相左,他也不至于舍弃宋江,另起炉灶。
  因此,李衍会对李俊有所防备,但却不会不重用李俊,毕竟,打天下不能只靠庸才。
  再来说这个仇悆。
  李衍知道仇悆其人。
  他任武陟县令,时金兵南侵,官军数十万过境,主将纵士兵抢掠。他与军队交涉,保证军需供应,但不得让军队骚扰百姓。不久,他押送军饷到涿县,正值军队溃退,丢掉大批军粮,他指挥民工抢救,不使资敌。
  后调高密,处理讼案,剖决如流,并严惩贪赃枉法的猾吏杨盖,民众悦服。

  调走时,县民万余挽留,把他拥回县衙,并轮流看护,不让他离去,他从便门出走;刚到密州衙署,忽数千人拥入,把他夺回高密。
  降金的刘豫之子刘麟会同金兵南侵,宣抚司统制张琦派武土数千持刀威胁他,要他一同南逃。
  他说:“你们不负责保卫国土,我当以死殉国。敌人还没来,就仓皇逃走,老百姓依靠谁来保护?”
  他神色镇定,人心遂安。
  金兵临近,他向宣抚司求援,并派儿子向朝廷告急,都没有求来援兵;朝廷还声言要放弃两淮,走保江南。
  他把危急形势告示州民,读者流涕,纷纷自告奋勇,保卫家乡。

  恰好一群官军败兵因主将战死,退到庐州,他把散兵收容起来,加以慰劳、整编,并招募庐州、寿州民兵两千人,出奇兵攻击寿春城,金兵大败,退回淮北。
  后来刘麟又率军到合肥,声称兀术的大军作他的后殿,淮东淮西,人心惶恐,不知所措。邻郡官吏纷纷焚烧粮草,弃城逃跑。枢密使张浚下令,让他相机撤退,他回答说:“残破之余,兵食不给,诚不能支敌。然帅臣任一路之责,誓当死守,今若委城,使金人有淮西,治兵舰于巢湖,必贻朝廷忧。”,恰好牛皋统兵过境,他请牛皋抵御刘麟。最终他与牛皋联手又败金军一次。
  事后,他因功升官诏回朝廷,军民号泣相送。
  后他改任浙东宣抚使,知明州。在明州挫豪强,惩奸猾,开仓救灾。又改任湖南安抚使,知潭州,有政绩,加宝文阁学士,任陕西都转运使。
  时金人无故提出要归还侵占的疆土,他上书力陈敌人的诡计叵测。秦桧正力主和议,把他视为异己,削了他的职。不久,金人果然又重新占领了所归还的郡、县。
  可以说,仇悆是一位几乎没有任何污点的好官,好到李衍一丁点收服他的把握都没有。
  而放任这样的好官回去,无疑将给自己竖一个大敌。
  所以,李衍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仇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