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1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姑姑当时什么反应?”
  白起道:“后来姑姑知道真相后,一滴泪都没流,反而将剩下的鸽子肉连骨头都吃了个精光。”
  “这倒是符合她的性格。”李牧野道:“我听说当年白云堂内部有过一次激烈的内讧,你知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白起道:“您问的是我祖父被叛徒出卖,遭遇风间啸兄弟围攻而死那件事吧,当时姑姑还不到十岁,如果不是出了朝天观经典被盗那件事,堂主之位本该是我大伯白无尘接任的,大伯出事以后,我爹又不肯继任,其他人不是白门子弟的又相互掣肘制约,最终还是高爷爷拥戴姑姑接任了堂主大位。”
  他接着说道:“姑姑年纪小,不足以服众,高爷爷虽然厉害,却毕竟是外来的,所以白云堂内部那时候权力不能集中,分做了多个派系,岳东天等人争权夺利,李中华当时也已经崭露头角,二人势同水火,许多事情斗下来,仇隙日积月累,终于秘密爆发了一场内讧,最终却以岳东天败北收场,李中华也没占到多大便宜,反倒是我姑姑的地位越发稳固起来。”
  李牧野轻轻叹道:“你姑姑太聪明了。”
  白起道:“是啊,从小到大,就我所看到的,无论谁跟她作对,最终都没有好果子吃。”又不放心问道:“叔,您怎么想起问这些了,你们俩之间是不是闹什么矛盾了?”

  李牧野点头道:“就算是吧,不过暂时还有挽回的余地,就是不确定从哪个方向努力。”
  白起道:“我姑她不是听人劝的主儿,不过有一个人的话她也许还听得进去。”
  李牧野问道:“哪位?”
  童年时期经历过极致痛苦的人最容易剑走偏锋,但也往往是最懂得感恩的。
  不相信人性,却喜欢利用人性的弱点。
  相信感情,却绝不轻易付出感情。
  一旦付出,便往往炙烈而单纯。
  白无瑕是老来女,母亲比父亲年轻四十多岁。父亲死的时候母亲才三十出头,而她的长兄白无尘却已经是年近五旬的中年人。他赶回到玲珑域吊唁,做的第一件事竟是逼迫白无瑕的母亲给父亲陪葬!白无瑕亲眼看着最疼爱自己的母亲喝下毒药随父亲一起入土却无力阻止。
  白无尘非但没有不为己甚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的指着白无瑕称之为妖孽,说什么要为天下苍生未来诛杀掉她。当时如果不是白无影极力阻拦,白无瑕也许早已死在他手上。
  那一年,江雪茹丢下李牧野和姐姐离开了煤城,带给李牧野极大伤害。而白无瑕经历的要比小野哥痛苦千倍万倍。

  李牧野坐在客厅的窗口处看着窗外缓缓流过的大江,沿岸是景致动人的滨江公园,傍晚散步的人们正享受着安逸。
  “老李,你看我这件衣服好看吗?”姬雪飞穿了一件从孟凡冰店里拿回来的衣裳,笨拙的在李牧野面前搔首弄姿。道:“孟大姐夸我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孟凡冰是见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的主儿。就她那太平公主私家飞机场的身材,充其量也就是纤细苗条而已,距离身材好这三个字还差俩山东戗面大馒头。
  李牧野眼皮不抬,随口应道:“挺好的,记得给人家钱。”
  “好个屁!”姬雪飞爆了一句粗口,道:“真没劲,老李,你这一趟从中州回来是不是撞邪了?”

  “真挺好的,你现在开始发现我这人没劲了,这说明你已经找到咱们俩之间的代沟了。”李牧野笑道:“愿赌服输,你没忘记咱们之间打的那个赌吧?”
  姬雪飞一脸扫兴,吐了口气,道:“算你说对了,禁得住考验的友谊真是很难得,我以为她们跟我够好了,可一说借钱就全不理我了。”
  李牧野主动岔开话题道:“学校里有意思吗?”
  “肯定好玩儿啊,我还从来没跟这么多人打过交道呢。”姬雪飞有点兴奋,孩子气的说着学校里的趣闻轶事。
  李牧野安静的听着,她和白无瑕的经历有些类似,但所幸的是她遇到了玄尘,没有让她独自去消化那些痛苦经历,所以她充其量也就是有一点古怪。比较白无瑕而言,她的心性缺乏磨砺。
  “有男孩子约你,或者跟你搭讪吗?”
  “肯定有啊,那帮猪脑子的家伙给我们女生排了个校花榜,我可是名列前茅呢。”姬雪飞有点得意:“你看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就你睁眼瞎子对我视而不见。”
  李牧野笑道:“开心就好。”起身又道:“我给你们做饭去。”

  姬雪飞跟进厨房,道:“老李,能跟我说说中州发生了什么事吗?”
  李牧野道:“你忘了你师爷的话了?专心读书,体验人间冷暖,红尘炼心,江湖的事情暂时不需要你操心。”
  姬雪飞道:“人家关心你才问的,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见你这么彷徨犹豫的样子。”
  “我没什么事,就算有事也是庸人自扰。”李牧野忙活着手上活儿,青云镰月庖丁解牛料理着手里的白斩鸡,道:“那些关乎江湖命运的大事自然有你师爷那个级别的大人物操心,我就专心把你们几个小鬼照顾好就够了。”
  姬雪飞道:“我猜你跟白无瑕之间一定出大问题了。”
  “出问题也轮不到你乘虚而入,我若觉着寂寞了,宁肯找老孟叙叙旧情去。”李牧野放下手里的活儿,收起青云镰月,一边擦手一边说道:“饭菜都准备好了,你们慢慢吃,我去找老朋友扯扯淡。”
  姬雪飞拦着不让走,道:“有什么话,宁肯跟一个不相干的外人说,却不能跟我说?”
  李牧野在她鼻头轻轻刮一下,笑道:“成年人之间的话题,跟你说不着。”

  姬雪飞偏头躲避没躲过去,着恼道:“跟你说了,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十八岁了,你所谓的成年人那点事儿我说不定比你知道的还多呢。”又道:“我听说白无瑕手下有个陈庆之,跟我年纪差不多,都已经在江湖上独当一面了,我难道还不如他?你让我听听你的烦恼,帮你分析分析吧。”
  “你还是省省心,多琢磨琢磨学业和人际关系。”李牧野巧妙避开她的阻拦,道:“说句不怕伤你自尊的话,你跟人家陈庆之比起来还差的远呢,那少年我亲眼见识过,绝对小宗师级别的战力,关键是心理素质比你成熟太多了,人家已经可以跟着白无瑕打天下,而你只能跟白起恶来之流为伍,这就是差距。”
  白起无辜躺枪,在屋子里叫道:“叔,您这话打击面可有点大了,我虽然自知不是那变态的对手,可也不承认那是实力上的差距,关键是庆之那小子太阴险,上次我姑给了我和他各一次历练的机会,我把事情办砸了,就被发配到您这儿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未必会再输给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