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138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陈宝怡那副模样,王四喜有些惊惶失措,跌跌撞撞凑近了几步,对她说道:“陈老师,你若是有什么不高兴的,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我都愿意为你去做。”
  听到王四喜的话,陈宝怡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大哭了起来。
  “陈,陈老师,有什么事情你就说,不要哭嘛。”王四喜最不喜欢看见女人哭了。
  女人是感性的生物,她们流眼泪的时候,往往希望能有一个依靠。所以陈宝怡抱住了王四喜,靠在王四喜的肩膀上轻轻抽噎了起来。
  王四喜很诧异,也很惊喜,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换作是其他女人,早就已经离王四喜远远的了,可陈宝怡并没有,她依旧把王四喜当成可以信赖的人来对待。王四喜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一个正在哭泣的女人,只好学着某些小说里的主人公那样,轻轻拍打着陈宝怡的脊背。
  哭了几分钟,陈宝怡才从王四喜的肩膀上离开。
  “这件事情不能够就这样算了,最好把青石沟的村委陈老师何易强叫来,还有村子里面那些长辈,让他们过来说说理。不然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们完全不需要在村子里面住下去了。”王世民想了半天,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王四喜脸上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但是心里面却十分激动。
  “我们去把叔叔伯伯们都叫来。”学生一听到要叫人,都躁动了起来。
  “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唐家大爷和刘家大爷,他们一定会帮忙说句公道话的。”王四喜小声说道。
  “我要把爸爸也一起叫过来。上一次柳四娘那个凶恶的女人,踩死了我们家一只母鸡,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说。”有个学生大叫了起来。大多数人都有一种从众心理,也就是大家在做一样的事情,自己就算不喜欢这件事情,也会跟着一起做。
  “都去把人叫到这里来,今天停课一天,大家伙都在学校里,看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办!”丁校长说话了,学生们就兴冲冲跑出去了。
  陈宝怡伸手在王四喜的胳肢窝上挠了两下,然后挪了挪身子,把脑袋靠在了王四喜肩膀上,那样子要多亲密就有多亲密。
  很快,家长们都来到了学校,看到两个老师和一个学生虚弱的模样,都表示要好好收拾一下柳四娘那一群人,不能再让他们嚣张跋扈下去了。第一个人有了这样的念头,第二个人也紧接着有了,没有一会功夫,大家都有了同样的念头,那就是一定要让柳四娘他们吃一个大亏。

  王四喜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得这么快!不过成了现在这样子也挺好,至少等下打起口水仗来还会有人帮忙。粗略扫了一下,发现家长一共来了十多二十个,大部分身上都沾着泥巴,看样子是被自己学生从田地里面叫来的。
  村委陈老师、唐家大爷、刘家大爷他们也很快赶到了,而且还带来了几个后生娃娃,大概估计了一下,发现教室里面居然聚集了五十多个人,都快赶得上村子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了。
  村委陈老师何易强听旁人讲了事情的经过,又看了看写了名字盖了手印的流转协议,自然就清楚到底是谁对谁错了。
  毛叔也匆匆忙忙的来了,因为之前和他商量好了,所以重点说什么,他都明白。
  两家大爷对这件事情都无比愤怒,为了一点点矛盾纠纷竟然下毒害死鸭子,这要是把人给毒死了,谁来负责?
  周医师离得最远,所以大半天了仍然还没有赶过来。两位大爷摸摸王四喜的额头,对王四喜百般问候,一脸关切的神色。
  这就是礼物的作用,现在是柳四娘错了,他们自然会尽心竭力帮王四喜说话。
  有两个学生推开人群走了进来,告诉他们,柳四娘百般抵赖不愿意过来。
  “不来,不来我们就上他们家去找他们说理去,总之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何易强说道,两家大爷全都表示赞同,见到长辈都赞同了那些后生娃娃自然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又过了那么几分钟,周医师才来了。食物中毒的事情在大山深处并不少见,他熟练地从药箱子里面取出听诊器等工Ju来,倒还真有医师的几分模样。
  “没大事,呼吸平缓、心跳正常,就是血压高了那么一点。”他绞尽脑汁挤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嘴巴说着话,目光却在柳香的身上不停打量着,大庭广众之下,他自然是没有胆量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周医师只是在中专学过那么几年医,借着医师这顶帽子,跟大山深处许多女人眉来眼去。实际上脑子里面关于医学的知识少得可怜。像感冒发烧这类小病小痛还能治,阑尾炎之类的就要到镇上去了。
  被毒死了的家畜,吃进了肚子里面,只要没有痛得死去活来,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他只不过是想要在众人的面前,表现一下自己,才故意整出了那堆没用的东西。
  “幸亏你们没有吃鸭子内脏,不然的话,你们可就麻烦了。”周医师说道,“我回家里去拿一些药来给你们打一针,再观察两天,假如没什么事情的话,就不需要去镇上了。”
  说完话,周医师就走了。
  一阵绞痛从手臂上传来,原来是陈宝怡在作怪,有极少数女人很害怕打针,陈宝怡大概就是其中一个吧。
  王四喜眉头紧皱,又不好说话,只好往右边挪一点,谁知道陈宝怡就是不肯松开,依然紧紧拧着。
  就在王四喜苦苦忍耐手臂上的疼痛之时,柳四娘一帮人突然来了,人群中立马分出了一条过道,让他们走进来。
  “谁看见我下毒了,谁看见了?”柳四娘一走进来,那破铜锣嗓子就开始卖力地叫了起来!柳四娘叉着腰,目光扫过教室里面站着的人,被她目光扫过的人,有那么几个人低下了脑袋。
  毛叔也不由自主退了两三步。
  “四喜,你是给学生们传授知识的,可也不要忘记给他们树立一个好榜样,随意诬陷别人,那可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告诉你们,人多不一定有理,说我们下毒,你拿出证据来呀,没证据那就是诬陷!”柳四娘是一个非常蛮横不讲道理的女人,欺负乡邻多年,靠的就是那条可以把死人说活的也可以把活人说死的三寸不烂之舌。
  丁校长举着手里那张协议,说道:“这张协议上面有很难闻的气味,显然曾经用来包过毒药。并且上面还有大鬼的名字,我想知道这个可不可以当做是你们下毒的证据?”
  “叽叽歪歪说些什么呢?那名字可以随便写啊,一写就是我们家的?那岂不是谁都可以诬陷我们?”大鬼的嫂子也发飙了,指着丁校长骂道,丁校长气得浑身颤抖。
  “上面按了手印,我们有没有冤枉你,去乡派出所检验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看到上面的手印,大家轻松了下来,这回你没有办法抵赖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