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2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是怕母亲注意到自己红红的脸,田新桐的反应很大,将萧晋一开始递给她的那个纸袋塞到母亲怀里,噘起嘴大声道:“每次他一来您就训我,干脆您认他当儿子得了!”
  说完,女孩儿跺跺脚便进了屋。
  沈妤娴满脸都是尴尬,不好意思的冲萧晋笑笑,说:“那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小萧你别介意哈!来,快进屋,不用换鞋了。”
  萧晋摇摇头,跟着走进客厅,说:“不会呀!我反倒觉得这样的桐桐还挺可爱的,起码比动不动就要把我打成猪头的田警官强多了。”
  “那倒是,我也不喜欢她在家里仍然像个丨警丨察一样呼来喝去的样子。”沈妤娴微笑说着,低头看看怀里的纸袋,笑容顿时就更加灿烂了起来,“哎呦!要不是知道你就是这个的发明人,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哦!”
  “有什么不敢收的?”萧晋道,“您是长辈,我是晚辈,又跟桐桐是好朋友,一份心意罢了。再说,就桐桐那性子,我要是真有事求她,估计就是送您价值再高十倍的东西也不会有用。”
  任何一个正常的母亲都肯定最爱听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沈妤娴自然也不例外,闻言立刻表情自豪的点点头,说:“那孩子就这一点让我最满意了,身为一名人民丨警丨察,方正刚直是最基本的道德准则,她能谨记这一点,我很欣慰。”

  “妈,你怎么还在聊天呀?”已经调整好心情的田新桐从卧室里出来,见两人都在客厅,就蹙眉道,“现在已经过十点了,咱们要是再不出发,中午之前可就赶不到浩州了。”
  “你看看我,真是老糊涂了。”沈妤娴拍了下额头,说,“我很快就能收拾好,桐桐,你陪小萧坐一会儿。”
  待母亲急匆匆进了房间,田新桐背着手走到萧晋面前,冷不丁伸手捏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拧了一下,凶巴巴道:“趁我不在说我坏话,不要脸!”
  萧晋满脸都是委屈:“我什么时候说你坏话了?夸你可爱都不行吗?”
  “那你解释一下什么叫‘比动不动就要把你打成猪头的田警官好’?”
  “呃……作为当事人,不喜欢被打,没什么错吧?!”
  “不行!本警官要打的,你就得乖乖让我打。”
  “凭什么?”
  “凭……你管我凭什么?反正你不能有任何异议。”

  当一个姑娘在你面前出奇的乖巧懂事时,那说明她已经喜欢上了你;可是,当一个女孩儿只对你蛮不讲理还喜欢欺负你的的时候,却同样还是喜欢上了你。
  女人,就是这么复杂和神奇。
  所以,萧晋闻言微微沉吟片刻,就做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盯着人家鼓囊囊的胸脯说:“你要是真特别想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每打一次,都必须让我摸一下才行,否则就免谈!”
  浩州不在江州省境内,但就坐落在蟠龙江的上游,距离龙朔很近,高速路程不足两个小时,所以,当萧晋他们驶进浩州市区的时候,时间也才刚刚走到十二点而已。

  找了家饭店吃过午饭,他便按照沈妤娴的指引来到了位于浩州江畔公园旁边的一家医馆门前。
  和龙朔的雁行医馆一样,这家医馆也是一座古式建筑,不同的是,它并没有坐落在街边,也没有什么橱窗门面。黑瓦白墙,墙外大门两边还做成了花圃,如果没有两块牌匾的话,倒像是一户普通的殷实人家。
  那两块牌匾一大一小,小的竖挂在大门的一侧,上书“素问医馆”四个字,笔法柔中带直,让人一见便能心生平和,显然出自大家手笔。
  相比之下,门楣上挂着的那块大匾,就要更加夺人眼球的多了。不是因为它的字体功力更好,而是因为它的内容——天下第一针!
  银钩铁画,笔锋苍劲,即便不是书法名家所写,也充满了舍我其谁的睥睨气势。

  站在大门前,萧晋抬头望着这五个字,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回到童年时代。
  “爷爷,我爸送您那块匾也是一片孝心,您就算不喜欢,也没必要揍他吧?!”
  “屁的孝心!那兔崽子就是嫌老子命长,想气死我!”
  “孙儿不懂,咱家的《阴阳灵枢针》连古医书上都说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神针’二字,当之无愧呀!”
  “当之无愧也不能当!臭小子,你记住了,男儿在世,有舍我复谁的豪气是应该的!这不仅仅局限在治病救人或者危难之时,打架、赚钱、泡妞、哪怕是做坏事,这股气也不能缺,唯独碰到‘名’之一字,你要立刻退避三舍。
  须知逐名者,必为名所累;我们身为医家,可以贪财好利,但绝不能求名,懂吗?”
  一旁沈妤娴见萧晋望着那块匾神色异样半天不说话,以为那上面的字激起了他的反感,刚要开口解释,就听田新桐出声道:“天下第一针?好大的口气呀!妈,我记得几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这块匾,刘爷爷这几年是越来越不谦虚了呢!”
  “你懂什么?给我闭嘴!”厉喝女儿一声,沈妤娴便连忙又对萧晋道:“小萧,这块匾是一位家学渊源的开国元勋在三十多年前亲笔书写,刘老的本意是不想随便示人的,但架不住儿孙辈虚荣,所以这才有了这块匾。”
  萧晋闻言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摇摇头笑道:“伯母多虑了,我只是偶然想起了一件往事,对这几个字是完全没什么想法的。再说了,刘老的五运六气针享誉华夏几十年,绝对有资格配得上这五个字。”
  见他说的真诚,沈妤娴就欣慰的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说:“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心胸,伯母果然没有看错你。”

  田新桐一听这话,小嘴儿就撅上了天。不过,在进门的时候,萧晋刻意落后一点悄悄对她说的一声“谢谢”,又让她再次愉悦起来。
  她一个小小的丨警丨察,哪里会在乎什么牌匾上的口气?自然是因为怕萧晋见了心情不好说出什么惹母亲不喜的话,才故意替他抨击的。
  现在,心上人精准的体会到了她的用意,母亲的训斥也就没什么好委屈的了。
  走进大门,绕过照壁,三人便走进了一个天井小院。院子里和两边的回廊中都摆了供病人等待叫号的椅子,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本该通透的回廊还装上了落地玻璃,可见这里的服务还是很用心的。
  此时医馆等待的病人不多,只有右手边的回廊中坐着五个人,前三名是三个老头一个老太,最后却是一个年轻姑娘。
  那姑娘看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短发染成了酒红色,浓妆艳抹,大冷的天儿里上身只穿了T恤和短款棉夹克,下身则是短裙配打底裤,脚蹬一双长筒皮靴,正低着头坐那儿刷手机,怎么看都跟这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就更不用说“华医”两个字了。
  按理说,这个年纪、尤其是喜欢出位打扮的年轻人对于华医通常都是很不屑的,即便没什么感觉,有个病痛啥的也习惯去诊所或者医院,几乎没人会跑来华医馆看诊。
  萧晋好奇,不由多瞅了几眼,突然腰间一痛,回过头就见田新桐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问:“好看吗?”
  日期:2017-12-29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