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79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好一会,张教头才冲坐在他对面之人一拱手,道:“有劳凌副使带来小婿的书信,却不知凌副使与小婿是?”
  凌副使,也就是东京甲仗库副使炮手号称“宋朝天下第一个炮手”绰号“轰天雷”的凌振,冲张教头一拱手,道:“实不相瞒,我与林教头素未谋面,此信也不是林教头让我转交阿叔的,我是受吾义兄所托帮忙送这封信的。”
  张教头微微一怔,道:“请问凌副使义兄是何人?”
  凌振道:“他姓汤名隆,江湖上都叫他做金钱豹子,祖辈以打造军器为生,父亲曾任延安府知寨官,他大兄是禁军金枪班教师金枪手徐宁。”

  张教头道:“这徐宁我倒是识得,他是小婿积年好友,多与小婿相会,较量武艺,彼此相敬相爱,难道你义兄汤隆是受徐宁所托送这封信?”
  没用凌振回答,张教头就又摇头道:“怕不是,我听闻徐宁因被王太尉构陷现正处于大牢之中,如何会与小婿送信?”
  凌振道:“这我也不知,我只是受义兄所托送这封信给阿叔,对了,义兄还说,阿叔若有疑问,可于明日午时去大相国寺北门右边的柳树下找他,他会与阿叔细说。”
  求支持!
  一本书能不能好好写、好好发展,不单是看作者,还得看读者,如果按比例分,作者怕只占不到三分,读者则至少要占七分。
  本书现在的处境很尴尬,成绩不算好也不算坏,未来怎么样,一点都不明朗,求大家支持支持,让它上去,别让它掉下来,然后沉了,完了!

  大相国寺原本是战国时期信陵君的故宅,北齐天保六年建寺,到此时已经达到了其最鼎盛。
  现在的大相国寺,占地达到了五百余亩,辖六十禅、律院,是最大的寺院和佛教活动中心,甚至就连皇帝都经常到这里祈祷,恭谢,称赞其“大相国寺天下雄”,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寺院,地位如日中天。
  而且大相国寺可谓是名人荟萃,唐睿宗、宋太宗、宋真宗、宋仁宗、宋英宗、宋徽宗等都曾先后为寺院题额;吴道子、石抱玉、车政道、李邕、王温、杨惠之等或留下壁画、或留下塑像、或留下碑刻;范仲淹、欧阳修、苏轼、梅尧臣、赵明诚、黄庭坚等人所写有关此寺的作品,都成为传世之作;赵普、寇准、狄青等名相、名臣,均在此留下足迹。
  一般的佛教寺院,都会选择清静的地方建寺,可大相国寺却设在了开封府最热闹的市中心,其每月五次开放的万姓交易,可以说是开封府最大的集市,凡是市面上流通的服饰、文具、药物、日常生活用品等等,几乎都可以在这里买到,而且,有许多东西甚至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看着这摩肩接踵的人群,一身员外打扮的李衍放下心来。
  一旁帮闲打扮的张三道:“每次庙会都能挤死个人,那悬赏画像画得又不像,哥哥又用姜汁图了脸、修了髭,必无人能认出哥哥!”
  李衍听言,不在犹豫,与张三一块进入人群当中。
  李衍之所以亲自去见张教头帮林冲当这个说客,一是因为李衍身边没有合适办这事的人,二是因为李衍很佩服这个老人和她那贞烈的女儿不希望他们父女横死,当然,也因为当了一辈子教头的张教头对于水泊梁山也有些用处。
  有人可能会问,高衙内不是废了嘛,怎么还会去找林娘子的麻烦?
  问这话的人多半不懂人的执念有多强。
  举个例子:
  后世的一个女人从十六岁开始疯狂迷恋一个男星,初中没念完就辍学在家,疯狂收集有关男星的资料,为了帮她追星,他父亲卖房、举债,甚至企图卖肾,最后跳海而死,可这仍然没能阻止这个女人想见那个男星,这就是执念。

  所以,高衙内废了不假,但也许恰恰因为如此他会变得比之前更加疯狂,也就是说,等高衙内好了,张娘子会更加危险。
  随人群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李衍看到了大相国寺。
  金碧辉映,云霞失容!
  大相国寺竟比李衍想象的还要瑰丽宏大!
  不过李衍并没有进入大相国寺内,而是和张三来到了与张教头约好的大相国寺北门右边的柳树下。
  不想这里竟出了一个茶摊,不远处还有一个五十来多岁的老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士在下围棋,周围还有三五个人围观。
  张三看了看那老人,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闻教授。”

  “姓闻?”
  李衍心中一动,随即不动声色问:“闻教授是何人?”
  张三道:“城外安仁村教学的教授,有名文士,朝廷大臣多有知识他的。”
  李衍心下一喜,道:“可是那闻焕章?”
  张三奇道:“哥……大官人也知道闻教授?”

  李衍感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李衍此次东京之行的目的之一就是这闻焕章。
  套用上党节度使徐京的话,闻焕章深通韬略,善晓兵机,有孙吴之才调,诸葛之智谋。
  最难得的是,这闻焕章虽然有才又有名,却一直不得朝廷重用,只能屈居一个小村子中当个乡村教师,后来好不容易才得了徐京的推荐被高俅征用,但他的谋策又太过堂堂正正,不为高俅所用,最终高俅不听他之言导致大败,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王佐之才一计未献、一功未立就泯灭在了历史之中,与他相比,吴用那个二流军师的命可就好多了,虽然最后自缢,但也算辉煌过!
  原本,李衍准备在离开东京后去安仁村拜访闻焕章,不想今日却在此撞上了!
  张三不知李衍是对闻焕章感兴趣,还以为李衍是围棋感兴趣,道:“大官人过去看看?”
  李衍听言,移步来到了闻焕章处。
  正赶上文士落败扔下一两银子离开,又无人与闻焕章手谈,李衍便坐到了闻焕章对面,道:“如何下法?”
  闻焕章打量了李衍两眼,然后一边收子、一边道:“足下输了随便扔下点钱银即可,赢了将地上的钱银全部带走。”
  李衍看了看地上,见连钱带银少说也有二三十贯,心道:“闻焕章的生意不错呀。”,然后道:“猜子吧。”
  猜完,李衍执白先行。

  李衍也不客气,拿起棋子啪的放上去。
  闻焕章见之随了一子。
  如此你一子我一子的大概下了十几手,闻焕章眉头微皱,然后看向李衍问:“大官人这棋是跟谁学的?”
  李衍道:“自学。”

  见李衍不想多说,闻焕章也不好再问。
  两人默默地继续对弈。
  越下,闻焕章想得越久,一头皱纹也皱得越深。
  慢慢的,白子声势越来越大,黑子则渐渐的被杀得七零八落。
  大半个时辰后,闻焕章投子认输,抬起头来认真打量起来李衍,道:“阁下棋艺高超,只是为求胜未免有些……不择手段。”

  李衍不以为意道:“胜了就好,手段重要吗?”
  说话间,李衍用脚将闻焕章的钱银全都巴拉到了自己这边。
  闻焕章看了看已经到李衍脚下的钱银,然后苦笑,道:“不重要。”
  言毕,闻焕章就开始收拾他的围棋摊。
  见闻焕章收推,围在周围的人也就散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