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空中玩出新花样——机震》
第68节

作者: 夏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云老——”
  客厅里传来一阵惊叫声。
  —
  云照彦再度入院的事情被封锁了起来,但是龙羿还是知道了。

  他来到医院,想要探视时却被拒绝。
  他没有硬闯进去,坐进停在医院门口的车子里拨打云锦溪的电话,可她的电话却一直处于通话状态中打不进去。
  这个时候,她哪来的心思跟人煲电话粥呢?想来是将他电话给拉黑了吧?
  他勾了勾唇,让龙梓开车。
  算了,她想清静便让她好好地清静一会吧。

  要是他再上去刺激到云老,那就不好了。
  车子回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龙雪儿女士的电话。
  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但不管什么事,这个电话他都得接。
  “下午好,龙雪儿女士。”
  “阿羿。”
  龙雪儿娇软的声音传来,让望着窗外湛蓝天空的龙羿心情是愉悦的。
  “今天的下午茶点心是什么?”

  “你最喜欢的司康饼。”
  龙雪儿女士从小在英国出生长大,十六岁才回来,所以,做得一手拿手的英式点心。
  小时候,她每天都会做不同的小点心给他们吃,阿翼就特别喜欢爱甜食,而龙羿会赏脸的只有司康饼。
  如今龙雪儿女士提起来,他才想到好久没有吃到她亲手做的司康饼了。
  “给我留一份,马上搭最快的飞机回去。”他似真非真道,惹来龙雪儿女士开心的笑。
  “等你回来黄花菜都凉了,下次回来多住几天,我亲手烤给你吃。”
  “好。”他答应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后,龙雪儿还是跟他谈起了华裳的事情。
  龙羿听了,沉默好一会没应声。
  “阿羿,你就再给华裳一次机会,好不好?她跟我保证过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她年纪也还小嘛!”
  龙羿抚了抚额角:“这是最后的机会。”

  他早就知道,这事不会这么轻易了的。
  但是,这是他看在龙雪儿女士的面子上,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他最讨厌别人的算计,而且还是一点也不高明的算计。
  每次都要拿龙雪儿女士出来给她铺路,同一种梗用多了,可一点意思也没有。
  他家的龙雪儿女士也不是什么也不懂的,但她身边的华姨——
  算了——
  “我就知道阿羿不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龙雪儿女士的声音可真是甜极了,“对了,我听你三叔说,你想结婚了啊?是哪家女孩?”

  龙羿蹙了蹙眉,他家三叔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这种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竟传到龙雪儿女士那里了?
  “别听三叔瞎说。要结也是他先结的。我马上要开会,晚点我们再聊。”
  龙羿怕龙雪儿问起他与云锦溪的事情,找了个借口挂了机,随即对前坐的龙梓道,“让华裳明天去公司跟十三叔。”
  “要不要先行知会十三爷?”
  “晚点我会跟他说。”
  摆着个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女人在眼皮底下,的确不是明智之举,他可不想哪天被女人给强了。
  若是她真好么想爬上龙家人的床,十三叔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十三叔真的这么不挑食的话!

  —
  医院里。
  云锦溪紧紧握着外公有些冰凉的手,眼眶禁不住地湿润着。
  她很后悔,不应该将事情都告诉外公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她面前压抑着过多的情绪而急发心脏旧疾,若不是家里有家庭医生做了急救,后果她压根不敢想像。
  病房门推开,主治医生及秦正阳一起进来。
  云锦溪放下云照彦的手,小心地放进被子里才站起来。
  “云小姐,不必太担心。”熟识的医生温和对她道,“云老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平稳下来,根据刚才的冠脉造影检查结果确定云老的血管没有完全堵塞,只是小面积而已,我们将会安排一个支架手术就能达到血液畅通的目的了。”
  “支架手术风险大吗?外公的年纪……”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不过现在的心梗支架手术成熟,云小姐不必太担心。”
  之后,云锦溪又与医生了解了关于手术的一些事情。

  云照彦醒了过来,医生过来给他查体无大碍后就出去了,留下云锦溪与秦正阳及看护。
  云照彦要坐起来,云锦溪向前:“外公,你不能起来。”
  被外孙女拦着的云照彦只能静躺在那里,挥手示意看护出去后,将秦正阳招到床边来。
  “正阳,龙羿来B城到底想做什么?”
  身体刚恢复过来一些,云照彦的声音虽有些微弱却严肃极了。

  他之前确是挺欣赏那个年轻人的,也以为他们龙、秦两家的争斗扯不上他们云家,但是听了外孙女说的事情后,他不得不怀疑龙羿早有目的。
  海桐山项目只是他进入B城的一个跳板罢了。
  但是今天刚刚举行了签约仪式,就算反悔也来不及了。
  除非龙家自动退出,要不然他们三家只能绑在这个项目上共进退。
  他最担心的是,他对小溪的目的。
  “云老,我确实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秦正阳摇了摇头,除了海桐山项目之外,他也没有另外的动作,但是,秦正阳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不过,应该是带有一些私人目的。与我们秦家。”
  云照彦点了点下巴,语气重了些,“让你父亲有时间来医院一趟,我有话同他讲。”
  “好。我马上与他联系。”秦正阳点头,拿出手机。

  “外公,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等过几天再说,不可以吗?”云锦溪看老人家情绪似乎又有激动的迹象,急忙安抚着。
  “没事的,放心吧。”云照彦反过来安抚她。
  —
  一个小时后,秦程来到医院。
  云照彦将两个年轻人叫去外面等着,安静的病房里只有他与秦程两个人。
  “云老,身体好些了吗?什么事这么焦急找我过来?”秦程坐到病床边的沙发上,双手交叠放于小腹上。
  云照彦点头:“好多了。今天我是想跟你聊聊,你与龙家的私事。”
  闻言,秦程一怔,“我与龙家的私事?”

  —
  十月的B城,一场小雨过后才有了几分秋天的凉意。
  病房的走廊尽头,云锦溪站在玻璃窗前望着远处一片暗沉的天空,心情也是灰灰的。
  “天气凉,不要着凉了。”
  秦正阳让身后的看护将一件薄外套搭上她的肩膀。
  云锦溪接了过去,转回身子说了声“谢谢。”
  “小溪,你们之间,不需要这么‘谢谢’。”秦正阳不喜欢她总是这么客气。
  云锦溪示意看护先下去后,将秦正阳的轮椅推到墙边的休息椅边坐下来与他平视。
  “正阳哥,对不起,那件事……”
  “小溪,以后在我面前‘谢谢’、‘对不起’这种话都不要说了。”秦正阳伸出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过去的事情都过去,我们都要向前看,对不对?”

  云锦溪吸了吸鼻子,不再解释什么,“正阳哥,我外公与秦伯伯谈的事情,是与龙羿有关吗?”
  不解释之前的事情,但是现在谈的还是与他有关。
  或许从他将她从迈阿密带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撇不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