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72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很遥远的部落征伐时代,战争中一旦俘虏人口会怎么办?当然是,让男的去干苦力,让女的留下伺候自己,而年轻貌美的女性,还附带有胜利者发泄的功能。
  拿靖康之耻为例,“妾”更像靖康之耻中被俘的女人,被金人当做侍婢外加**。

  关于妾的地位,最出名大概就是,苏轼拿小妾春娘换马以及春娘写的绝命诗——为人莫作妇人身,百般苦乐由他人。今时始知人贱畜,此生苟活怨谁嗔。
  这里说一下,这些事儿是真事儿,但是不是苏轼干的,还真说不准。
  拿妾换马这事故事的原型,在唐代就有,卖妾换马的那个家伙姓鲍,叫鲍生,唐李玫《纂异记》和其他唐人笔记都有载。
  而所谓的春娘写的绝命诗,其实是唐朝诗人张祜写的诗,被人改了几个字,就成苏轼小妾春娘写的了。
  当然,若说苏轼效仿古人将春娘送给蒋某以换蒋某之好马,也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毕竟,妾的地位真的是太低了,甚至就连诗仙李白都有一句诗“千金骏马换小妾,笑坐雕鞍歌落梅”。
  所以,就算是盛唐,所谓的爱妾也不过就与一匹骏马等同。
  而且,这种事是被封建伦理认同的,还会被传为佳话,甚至就连法律都明确了妾的地位——“夫殴妻者,非折伤勿论”,“妻殴夫者杖一百”,说的是丈夫打老婆,不打残不论罪,但妻子打丈夫,就要杖一百。而“妻殴伤妾者,与夫殴妻之罪同”,妻打妾的论罪,跟丈夫打妻子一样,不打残不算有罪,就算打残,也“减凡人二等”,比正常的打残惩罚轻二等。然而妾若是要打妻,罪就又与妻打夫等同了。

  所以说,一入娼门,几乎就注定了一生的悲剧。
  哪怕混到了李师师这种高度,结局也不能是两样。
  君不见,宋徽宗这个皇帝那么喜欢李师师,最终仍是连一个名分都不能给李师师嘛。
  李师师很快就收敛心神,然后笑道:“与哥哥义结金兰让奴家有一哥哥可以依靠自然大善,其实……奴家只不过是犯了官瘾,想跟哥哥要个官当一当。”
  确实!

  李衍自作多情了!
  虽然李衍的表现还能入李师师的眼,可连宋徽宗这个才子皇帝都折服了的李师师,见过太多太多太多优秀的男人了,按照现在人的价值观,李衍这个土匪头子,跟那些“优秀的男人”根本就比不了,试问,短短的一两天时间,李师师怎么可能看上李衍?
  李师师真正想要的其实就是一个头领之职,不,准确一点说,李师师想要的是一个保证——一个生命和今后生活的保证。
  这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女人用几个时辰想到的自我保护手段。

  李衍听李师师说宝库内的金银珠宝是她的嫁妆,又听李师师说把这些“嫁妆”全都送给李衍,进而想到李师师有可能是看上了自己。
  可真实情况却是,李师师只想要一个头领之职!
  说真的,李衍真不想收一个**,哪怕是千古名妓李师师!
  因此,在尴尬的同时,李衍也暗松了一口气,然后道:“我当是何事,原来妹妹是想同我等一块替天行道,这好办,只要妹妹愿意屈居小寨,就让妹妹也坐一把交椅,就负责……”
  “一个歌妓能负责什么?”李衍有些头疼。
  不过这时候又不好太过迟疑,因为这会显得他李衍很没诚意,所以,李衍很快就又道:“就负责协助我管理山寨。”——李衍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排李师师,于是就先让李师师给自己当个助理、秘书之类的职务。
  李衍这么安排李师师真不是敷衍或是糊弄李师师。
  如果将水泊梁山比作一家公司,携带巨款加盟的李师师,绝对有资格当一个高管,甚至是一个大股东,以现阶段水泊梁山的规模来算,就是当个二三把手,其实都够资格。
  李衍之所以只给了李师师一个助理、秘书之职,真就是因为李衍不知道怎么安排专业太过特殊的李师师!
  李师师并非真想加入李衍他们这伙强人,更不是真想在水泊梁山这个土匪窝里当多大的官,李师师想要的就是一个保证,所以,李师师并没有去争这个负责协助李衍管理山寨的“官”到底有多大的权力,甚至都没问这个“官”到底是干什么的,就道了个万福,道:“那小妹以后就全都靠哥哥照顾了。”
  可能是见惯了奇珍异宝的李师师并不看重她的金银珠宝,她竟然比李衍想象的还干脆——一跟李衍达成共识,李师师就请李衍叫人过来将她的十八口籍子以及她的一些私人物品搬进地道之中,然后将使女叫来,跟使女说,明日晚些过来叫她起床……

  抗着两口籍子的李衍与同样抗着两口籍子的鲁智深在一条富丽堂皇的“防空洞”中行走。
  你没看错,就是跟“防空洞”差不多宽大的地道,而且真是富丽堂皇!
  李衍真真是想不明白,宋徽宗为什么会让人把一条去偷情的地道修得这么宽大、而且还装修得这么漂亮,这除了浪费钱财,有什么用?
  “难道是我土鳖?不懂土豪的世界?”李衍心道。
  一边想着“土豪的世界我不懂”,李衍一边道:“大师,你可喜爱带兵?”
  李衍不知道的是,一直到现在,鲁智深都还在震惊真有这条地道!

  跟其他人一样,鲁智深也将李衍当成了天选之子。
  否则九天玄女娘娘为何会指引李衍找到这条救命的地道?
  而且,又被李衍得了李师师的这几百万贯财富,这就更让李衍如虎添翼了。
  鲁智深看着李衍挺拔的背影,暗道:“洒家原本只想找一个落脚之地,不曾想却被洒家撞到了一个有可能大展拳脚的地方。”
  听李衍问他的意向,鲁智深道:“带兵最好,洒家昔日在老种相公那里勾当时,就曾带兵,最喜那段时光。”
  李衍道:“必让大师达成所愿。”

  鲁智深沉默了一会,又道:“洒家在野猪林救了林冲,直送他到沧州,救了他一命。高俅那厮直娘贼恨杀洒家,分付寺里长老不许俺挂搭;又差人来捉洒家,却得张三、李四那伙泼皮通报,不是着了那厮的手。那伙泼皮虽不成器,但却义气,洒家此番能逃得一命,全赖他们通报,又将洒家藏在他们家中,好酒好肉供养,洒家欠他们些人情,不知哥哥能否收他们入寨?”
  李衍极为干脆道:“此得好汉焉有不收之理,这样,咱们从地道中出去,大师就去找他们,他们若肯上山,就请张三、李四做个头目,其他人则归张三、李四统带,至于具体职务,咱们回山后再议,总之必不亏待他们!”
  听了李衍的承诺,鲁智深很是高兴,道:“谢过哥哥卖洒家些情面!”
  李衍道:“自家兄弟,谢甚么。”
  在地道中走了十几里,李衍和鲁智深看到了正在打洞的阮小七等人。
  此时,竺敬正踩在一个用八口箱子搭起来的高台上用一把阮小七从矾楼顺来的铲子挖着洞顶的土,阮小七则在下方接土运到一旁。
  李衍和鲁智深将抗来的箱子与其它箱子放在一起,然后李衍问竺敬:“还没打通?”

  满头大汗的竺敬道:“也不知这地道离地面到底有多深,若是超过一丈,今夜咱们无论如何都打通不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