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37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文北说到这里,突然打住。
  虽然他打住了,但我是听清楚了的。他说是不是‘因为那个原因’。
  哪个原因?
  我忆起一件事,以前我曾经负责过华氏和南和集团的合作项目。后来我的项目负责人都撤换了。第一次是华氏那边冯莫云他们搞的鬼。而第二次,则是南和集团这边要求的。这本身说明,南和内部有人不希望我参与他们的项目。
  另外一次,是南和这边庆典,本来我是第一个被邀请的,结果后来我被临时取消资格。这又一次说明,有人盯着我,不想我和南和集团有关系。
  这些事苏文北都是知道的,也是亲历的。所以他不会不记得。这么长时间以来,恐怕他私下调查过,但有没有结果,我不知道。
  “二哥,你说的那个原因,我能猜到一二。”我笑着说,“你信不信?”
  苏文北的语气也变得平和了些,“是么,那你说说看。”
  “我们心里知道就行了。二哥,如果阳城也容不下我,我就走。走得远远的。我有些存款,就算不用工作,我也能过得不错,你不用太担心我。”我笑着说。

  “不,我不会让你走的。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次日一早醒来,穿戴好准备去上班,这才想起,自己已经被炒掉了,又变成了无业游民了。
  既然起来了,也不想再回去接着睡。索性换了衣服,开始打扫卫生。南居很大,而且设计是旧宅,打扫卫生难度很大,我弄了一上午,才勉强弄完。
  快到午饭的时候,苏文北打电话给我,说让我不要担心。我可以继续留在集团工作了,不过接下来到哪个岗位工作,暂时没有定下来。

  我还真的没有担心,我知道苏文北一定会想办法让我留下来。而且就算不能留下来,我本身也不是很计较。
  我说那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苏文北说你什么也不用做,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几天,等我的消息。
  午睡醒来,心时有些空。一个人呆在一幢很宽的老宅里,难免显得有些空寂,我决定出去走走。
  于是我开车到花店买了一束白荷,然后来到了墓园。找到了苏南的墓,将花放下,然后坐在旁边的石凳上休息。
  我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苏南的墓,我都会情绪不稳定。
  墓园无疑是最安静的地方。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声音。我就那样静静地坐着,没有目的,就只是想坐在那儿。
  然后我的目光移到苏南的墓时,忽然发现有些异常。
  修墓用的都是上等的青石,而且缝与缝之间连接紧密,经过这些年的风吹雨打,青石有些被风化的痕迹。但并没有破损。
  但我现在看到的一块青石,却有明显的破损痕迹,而且是缺了一角,再看石与石之间的连接处,也有了明显的缝。
  我走过去,仔细查看,没错,这些青石有明显被人撬过的痕迹!有人来动过苏南的墓!

  我脑海里蹦出了‘盗墓’两个字。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盗墓影视情节。
  但我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不可能,一座现代的墓,谁会来盗?
  但这墓明显就有人动过,旁边的草坪虽然有意处理和恢复过,但只要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很明显的痕迹。
  我打了电话给苏文北,告诉他我的发现。他很吃惊,问我到墓地来干什么?
  我说我就只是随便过来看看,没想到却发现有人动了这个墓,谁会来动?要不要报警?

  苏文北说不用,他马上赶过来。
  我留在墓地里等苏文北。在附近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其他的墓,并没有任何动过的痕迹。只有苏南的墓被撬过。
  苏文北应该是在忙公务,我等了一个多小时,他才赶了过来。看完现场痕迹,他也确定,这墓确实是被人撬过。
  找来墓地的工作人员,他们也认为这墓被撬过,墓地没有监控录像,没法确认是谁动的,但他们表示他们愿意承担起责任。他们会向上级领导反应。
  苏文北却表示,这件事不用申张,就这样算了。
  我有些不理解,伤害坟墓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苏文北怎么能这样就算了?但既然也这样决定,我也没有说什么。
  走出墓地,我才问苏文北,我说二哥,为什么你不报警,也不要求赔偿?
  苏文北叹了口气,“那墓损坏并不严重,如果真是盗墓的人,那肯定彻底挖出来,也不会给你修复好。但你看那个墓是很小心地把青石取出来,然后再放好。这说明不是盗墓所为。再说了,盗墓的人都是盗的古墓,谁会来盗这么年轻的墓?”

  “这个我知道,可就算不是盗墓,但破坏墓地这总是事实吧?这也是不能允许的啊。为什么就这样算了”
  “既然不是盗墓,那就是有人想来看看,这盗到底是真是假。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埋着我妹妹。”苏文北说。
  我有点明白了苏文北的意思了。
  苏文北接着说道:“如果这件事闹大了,那到时捅到媒体那儿。被人挖坟这样的消息实在太过吓人。外界会猜测苏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出现被人挖坟这样的事,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所以被遭到了弱者的报复?这种负面新闻的传播速度惊人,到时到底会传出什么样的版本,根本没法预测。所以这件事,压下去为好。”
  “二哥,这件事是不是与我有关?”我忽然有了些新的想法。
  “什么意思?”苏文北淡淡地问,其实我想他应该已经猜到我的意思了。
  “二哥曾经说过,我和苏南长得有些像。”
  “是的。”苏文北点头,“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和我妹妹长得像。”
  “二哥会如此觉得,那别人也会如此觉得。所以恐怕有人会想,我到底和苏南有什么关系?甚至……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苏南。”
  苏文北没有说话。他应该是认可我说的话的。
  “所以有人想撬开我妹妹的墓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埋着我妹妹?”苏文北看向我。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完全没有证据。但从这撬开的痕迹来看,正如你所说,没有彻底挖开,应该是撬开几块石头以后,作案的人就停止了。至于为什么停止,这不好说,也许是良心发现,不忍下手,也许是来人了,不好继续下去。”
  苏文北接着我的话说:“应该不是因为来人了没有继续。首先这种事肯定是晚上做,但这墓地晚上来人的可能太小。而且如果是来人了,那要么是逃了,要么是藏起来了,断不会细心地把墓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所以做这事的人是中途后悔,良心发现了?”
  苏文北摇头,“这个真不好说。不过有谁会关心我妹妹呢?肯定是和苏家有关系的人。所以这也是我不报警的原因。”
  我明白苏文北的意思,他担心这件事如果追查到底,最后查到的是苏家的自己人。

  苏家内部是一个什么样的格局,我不得而知,有没有像华家一样的争斗,我更不清楚。所以谈到苏家的事,我也就不再继续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