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434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由向苏小月问道:“这青藤大师可有说,你爷爷病为何不能根除?”

  苏小月回答:“青藤大师只说,我爷爷这病十分顽固,病入膏盲,不能根治,只能医治。”
  “那请问青藤大师是哪里医生?”林飞问道。
  “青藤大师,是我爷爷新娶的新娘子请来的,说是一名隐世名医,花了重金请来。”苏小月说道。
  林飞微微一笑:“原来你爷爷新娶了新娘,看来晚年生活很幸福。”

  然而,苏小月眸却弥起了怒色,说道:“她本来是我家请来服侍爷爷的女佣,仗着年轻漂亮,勾引了我爷爷,偏偏我爷爷被她迷得晕头转向,竟然娶了她。
  这还不算,自从这个女人进了苏家以后,爷爷犯怪病,这个女人天天在爷爷耳边,说我爸妈坏话,说爷爷犯了怪病,都是我爸妈为了把财产早日拿到手,故意下药陷害我爷爷。”
  说到这里苏小月眼圈便红了,气愤难过说不下去。
  郑雨桐安慰她:“这个女人真贱,分明是她在陷害你爸妈,分明是她想要得到苏家财产,说不定你爷爷怪病,是她害出来的。”

  林飞向苏小月说道:“苏小姐,我可以去你家看看你爷爷吗?”
  苏小月连忙站起身,说道:“当然可以。”
  虽然她不确定,林飞是否治得好自己爷爷怪病。
  但,她对爷爷娶的那个女人,天生敌意,对这个女人请来的青藤大师,也没有好感。
  所以,她希望林飞能够治好自己爷爷。
  然后,林飞,苏小月,郑雨桐,萧凌走出别墅,林飞和苏小月坐红色宝马,郑雨桐和萧凌坐白色玛莎拉蒂。
  两车离开了郑家别墅。
  苏家别墅。
  “叭叭叭……”苏小月和郑雨桐拼命按喇叭,可苏家别墅的铁珊门,是关着不开。
  苏小月气得脸色苍白,嘴里骂道:“太过分了!这明明是我的家,这女人竟然不让我进!”
  打下车窗,苏小月将头伸出车窗,向别墅铁珊门后保镖叫道:“你们怎么还不开门?我是苏小月,难道我连自己的家都不能进吗?”
  然而,铁珊门后数个保镖,双手负于身后,戴着黑超,十分冷酷,却对苏小月说的话无动于衷。
  这让车里的林飞都有点看不过去,这明明是苏小月的家。
  如今却被一个女人鸠占鹊巢,让苏小月连家门都进不了。

  “大小姐,不好意思,严夫人吩咐,无关外人不能进苏家。”在这时,一个沙哑老者声音传来。
  林飞看到一个身穿西服,灰发老者,目光冷厉,出现在铁珊门后,毫无商量口气向苏小月说道。
  这个老者正是索图,而在苏家,他不叫索图,而是姓图,叫图管家。
  车里的林飞,向苏小月问道:“这是谁?”
  苏小月转头,看着车里林飞说道:“是那个贱女人找来的苏家新管家,姓图的。”
  林飞说道:“你一个女孩子,争辩不过他们,还是让我来帮你讨回公道。”
  苏小月愕然看着林飞,还想问林飞怎么帮她讨回公道,可林飞已经下了车。
  在林飞下车那一刻,铁珊门后索图,眼瞳一个收缩,犹如见到鬼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飞,竟然和苏小月一起来苏家!

  索图看到林飞,心有着片刻慌张,但随即想到,林飞根本不知道他是老王爷。
  而他只要在声音,多加变换,注意一些特有动作,少露马脚。
  林飞是不可能发现他的。
  他脸旋即恢复镇静,直视林飞。
  林飞来到铁珊门前,伸手轻轻一推,栓挂锁的铁珊门,应手而开。

  啪嗒一声,门栓弯曲,锁头断裂,一齐掉落地。
  林飞这一推,轻描淡写,普普通通,但门栓锁头瞬间被毁落地,这让里面保镖,神色齐齐大变,眼睛墨镜也一下子滑落到鼻梁。
  震惊难以形容。
  随着铁珊门打开,忽然一阵怪的冷风,随之刮了进来,让所有保镖没来由打了一个寒噤。
  冷风吹起地灰尘,在众保镖面前,卷起气旋,形成一个小型龙卷风,在他们面前旋转。
  在龙卷风沙尘,走来林飞的身影。
  当他来到索图和众保镖面前,手一抬,龙卷风好似受其驱使一样,立刻消失。
  沙尘落地,沙沙作响,如豆子掉在地一样。
  所有保镖一下子瞪大眼睛,这人不会是有法术吧?
  他一进门便生龙卷风,他一抬手龙卷风便消失。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巧合?
  所有保镖看向林飞目光,都有些忌惮。
  林飞目光看着索图,说道:“这是苏小月的家,为何她带朋友来家里,你一个小小管家也要阻拦刁难?”
  索图微微躬身:“这并不是我有意阻拦刁难大小姐,而是严夫人吩咐过,大小姐可以进来,但其他外人都不能进来,我只是一个下人,只是依照主人的话办事。”
  “笑话,苏家大小姐不是苏家主人,做不了主?反而要一个姓严的女人,来苏家当家做主,这鸠占鹊巢,还要反过来欺压苏家人?”林飞目光锐利,好似直抵人心看着索图。
  这让索图为林飞气势所慑,有些心虚往后退了两步。
  但,他师兄青藤吩咐过他,绝不能让外人进苏家,以免发现他的那些阴谋。
  所以,索图仍然坚持说道:“这位朋友,严夫人是老爷新娶夫人,也是这个苏家女主人,如今老爷抱恙,严夫人也是不想外人打扰老爷养病,还望见谅。”
  “嘿,怕是你们不想苏老爷子病好,以免把你们那些见不得光事情,都曝光出来吧?”林飞冷冷一笑,看着索图说道。

  索图心大惊,难道苏小姐将苏家事情,都给林飞说了,而林飞从发现了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师兄在苏家所做一切可危险了。
  “这位朋友,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索图手指外面,向林飞说道。
  在索图右手指向大门时,林飞无意间看到他手背,有一道几公分长,好似刚结痂的伤痕。
  林飞好似想到什么,眼锋芒骤然锐利无,看向索图。
  即便是索图,在林飞锋芒毕露目光之下,心也是莫名一跳!
  然而,下一刻,林飞眼锋芒消失,恢复如常。
  “图管家,你给我让开,林先生是我请来给爷爷治病的,你再挡着我们,信不信我炒了你。”这时,苏小月气愤从外走进来,向索图冷斥道。

  索图却不为所动,说道:“大小姐,恕我不能让开,老爷有青藤大师医治,并不需其他医生医治,何况你请来的若是庸医,只会让老爷病情加重危及性命……”
  “让开!你再不让开,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苏小月脸寒如冰,向索图警告道。
  这是她的家,她带几个朋友回来,竟然都要被管家防贼一样拦住,她心里气愤到了极点。
  但是索图对苏小月警告,心里只有冷笑,这苏小月能威胁到他什么?
  她那小力气能打伤他吗?

  至于骂,他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听见。
  索图摇头说道:“不行,严夫人有令,我不能违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啪地一个大耳光,甩在了索图的脸。
  打得索图措手不及,一脸发懵,震惊愕然愤怒,在他脸接连闪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