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52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底,林冲还是那个渴望带兵建功立业然后出人头地的林冲。
  其实这也不怪林冲。
  宋神宗时,主掌训练的军职人员依次有:巡教使臣、都教头、教头。

  巡教使臣属军官,因为使臣是**品的低级武官,在“使臣”之前可冠以各种名目。
  低于使臣的军阶就是无品的军吏了。
  都教头比教头稍高,最初设置是以两千五到五千比一的比例抽调武艺高强者任都教头。
  教头,最初出现在宋代军中是出于范仲淹的命令,“每指挥选少壮勇健者二十五人,先教之以弓弩、短兵,俟其技精,则补为教头,每人却俾分教十人,以次相授”——也就是说士兵以十到二十比一选取出来,作为教习武艺的教头。
  然而这时只是临时性的练武标兵类岗位,没有正式编制。
  到了宋神宗时才逐渐有了专职的教头,如:
  “开封府界、京东、西将下兵,每十人取一人,令所差去教头习马射。”——这是先十比一选出士兵,再集合接受教头训练。
  “於开封府界、京东西二十六将下各选差少壮轻捷性格可教兵级八人,押赴提举教习马军所教成”、“诸将下牌手步人,每将选蹻捷五人赴步军司”——大约是每几百人选拔出一人,受训成为教头。然后再分批次对被抽调的士兵进行训练。平均下来,每个教头每次教习的士兵也只有几十人。
  除了训练禁军,教头还有一个任务是训练义勇、保甲民兵。

  某次对开封府界的保长进行集中军训,从禁军中抽调训练人员,仅开封一地一次就选派了“禁军教头二百七十,都教头三十,使臣十”——借此也可大致知道巡教使臣、都教头、教头的人数比例。
  而教出来的保长回乡以后训练保甲民兵,也可称为“教头”——当然,这就不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范畴了。
  按照上述几百比一的选拔标准,禁军中不说有上千个教头,大几百总是有的。
  “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拎出来说,充其量也就是个高级士官,按照后世的划分,属于专业技术士官,充其量就是一个上士,不属于干部序列。
  对于拥有一身好武艺的林冲而言,当这么一个除了名好听一无是处的上士,怎能甘心?怎能不渴望带兵凭他自己的本事建功立业?
  又一一查看了一会马匹,林冲道:“这些马照顾的真好,山上定是有懂马的高人,求哥哥带我去见他!”

  见林冲识货,李衍暗自点了点头,心道:“让林冲为梁山泊打下马军的基础应该没选错人。”
  你道李衍为什么不选山士奇和卞祥来建水泊梁山的马军,实在是因为李衍信不过这两个没接触过马军的人建立马军——军人出身的李衍相当清楚,一支部队,打下什么底子,未来就是什么底子,很难更改,而林冲,先不说未来有那些辉煌的战绩,只是他曾在禁军里当过马军教头的履历,于马军的建设,就指定比土豪山士奇和庄稼汉卞祥专业。
  李衍将一直陪在一旁的皇甫端介绍给林冲:“皇甫端兄弟,昨夜兄弟见过,天下一等一的兽医,擅长相马,送给我一匹血统纯正的汗血宝马,现在皇甫端兄弟正在用它配种,等小马驹产下后,林冲兄弟先挑一匹。”
  林冲难以置信道:“寨中还有汗血宝马?”

  邓飞一指不远处独自占了一间马厩的狮子骢,道:“它就在那。”
  林冲顺着邓飞的手看去,然后下意识的就向狮子骢走去。
  李衍等人也跟了过去。
  李衍原以为,林冲也会跟其他人一样,被狮子骢的外表所骗。

  但事实证明,李衍错了。
  林冲来到狮子骢身边,看了一会,然后围着狮子骢转了几圈,再然后突然伸出三指手指去按狮子骢的背!
  这时,原来安静吃草的狮子骢猛得回过头去咬林冲!
  林冲见状,不紧不慢的后退一步并收回手。
  狮子骢大怒,就欲去踢林冲!
  李衍呵道:“畜生尔敢!”

  听了李衍呵斥,狮子骢悻悻的又将抬起的腿放下!
  林冲目光灼灼道:“此必是宝马!”
  皇甫端给李衍递过去一个“此人懂马”的眼神。
  李衍冲皇甫端点点头,然后问林冲:“兄弟要不要骑骑看?”
  林冲连忙道:“此等宝马只有哥哥这等人物才能骑得,小人能得一马驹已能从睡梦中笑醒!”
  李衍心道:“若非碰到了‘高衙内看上了他老婆不抢到手就得“病死”而他老婆又是一个宁死不从的贞洁烈妇’这个看似无解的死结,本事高强又渐渐学会媚上和割舍的林冲未必就没有出头的机会。”
  就在这时,远处三个人骑着快马向这边奔来。
  李衍定睛一看,却是山士奇、竺敬以及卞祥。
  一见这三个人骑马奔来,再想到刚刚借故离开的王伦,大致已经猜出是怎么回事的李衍,不禁有些头疼,“队伍大了,开始不好带了。”

  远远的看见李衍,山士奇心中一凛,火气也顿时灭了七分,随即停下了马,然后乖乖的从马上下来,竺敬和卞祥亦是如此!
  犹豫了一下,山士奇硬着头皮向李衍走去,竺敬和卞祥互看了一眼,然后也跟在山士奇身后向李衍走去。
  三人一来到李衍身前,李衍就冷着脸对邓飞说:“去将裴宣兄弟请来。”
  邓飞想替山士奇、竺敬、卞祥求情,可邓飞又知道,在水泊梁山,其它事都好说,唯独这军法最无情。
  所以,迟疑了一下,邓飞就冲山士奇、竺敬、卞祥一抱拳,然后就准备去找裴宣。
  山士奇冲李衍抱拳道:“哥哥,无需这般麻烦,一会此间事了小弟自去裴宣哥哥那里领军棍,断不会坏了哥哥‘无战事不得在营中纵马’的军规。”
  竺敬和卞祥随后也异口同声道:“小弟/俺一会一道去裴宣哥哥那里领军棍。”
  李衍道:“知法犯法加十棍。”
  山士奇、竺敬、卞祥同时抱拳道:“是!”
  见李衍一连打了三位领兵头领的军棍却无一人敢不领,林冲心道:“这李衍在这梁山泊端是好威望,我当小心于他相处!”
  李衍道:“说吧,什么事?”
  山士奇看了林冲一眼,道:“哥哥让谁带马都,小弟断不敢有意见,小弟只求跟林冲兄弟使上一棒,让小弟知道小弟哪不如林冲兄弟,好让小弟有个努力的方向!”
  山士奇也觉得他的话说的有点假,一说完就赶紧将头低下,不敢再看李衍!
  李衍看向竺敬和卞祥,问:“你们来干什么?”
  竺敬刚想答话,山士奇就又抬起头,道:“他二人是来追我的。”
  李衍心道:“还好,不全都是脑袋一热的莽汉。”
  不过李衍并未因此而撤销对竺敬和卞祥的处罚,毕竟他们也在营中纵马了,而是问:“是谁告诉你们我任命林冲兄弟为马都都头?”

  卞祥道:“是王伦头领说与我等听的。”
  李衍有点头疼!
  早上已经听王伦劝谏过一次了的李衍,怎么会不知道王伦担心什么?
  其实,从王伦的认知方面来看,王伦所担心的并没有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