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0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兄所言极是。”另外一座彩棚下,一个衣衫褴褛形同花儿乞丐的白发老者说道:“白云堂执掌九鼎春秋图两千多年,那九鼎关乎我华夏江山谁主的大计,本就不该是一家一人一言而定的事情,今日难得白堂主胸襟广大,态度开明,愿意公开展示九鼎秘密,我等早已洗耳恭听拭目以待,现在就请白堂主直入主题吧。”

  “这位就是萧老帮主吧。”白无瑕道:“难得您这世外江湖的大人物这么赏脸,像您这样的世外高人,如果不是为了九鼎春秋图,寻常江湖人物想见您一面不比登天更容易,既然您这么给面子,我便斗胆得寸进尺一步请您到台上来,一会儿展示九鼎的时候,您也好亲自近距离做个见证,免得天下人说我白无瑕弄虚作假。”
  人比人气死人,白无瑕力捧这个萧老帮主,邀请他上台去近距离观看九鼎,却一语道破梁弘农藏身南海门,心系虫地师门五部一统大事。这一捧一踩,完全不同的待遇一下子就把两人分做了两路。
  梁弘农果然不满的哼了一声。
  台上的白无瑕这时候却继续说道:“海外洪门总会的李梦柏先生可来了吗?”
  白无瑕上次交给李牧野的半张九鼎春秋图是被做了手脚的,李中华得到以后在已经意识到多半是圈套的情况下,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潜入神凰明堂的地宫盗取九鼎。在这个过程里遭遇了埋伏,结果刘长风身受重伤险死还生,大李先生受伤不轻。白无瑕也受了伤,双方可谓是两败俱伤。
  今天她却以九鼎现世的名义召集了许多江湖大佬来,一上来就点名,先将乞儿帮的萧帮主请上台去,接着又点到海外洪门总会的李梦柏。这位洪门总教习登场的方式比较特殊,他负手站在一个类似滑板的飞行器上,潇洒的飞上高台。冲着白无瑕一抱拳,道:“白堂主,在下李梦柏应邀而来,有什么差遣请尽管吩咐。”

  李牧野在台下角落里看着,这李梦柏摆明了是在公然表态,海外洪门总会与白云堂是站在一起的。今天这场盛会是以九鼎名义召开的,但种种迹象都表明,白无瑕是冲着玄门华夏江湖道老大的地位来的。她要在世界江湖中掀起巨浪,在此之前似乎还打算跟玄门掰掰手腕。
  关于玄门和白云堂之间的仇恨,可谓是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白无瑕凭白云堂的实力想灭玄门形同痴人说梦,但如果能集合整个江湖的力量,这事儿就有希望了。怎么集中?当然是借助九鼎。
  九鼎水满,天下当兴。其实关于九鼎偈语,除了这句之外,还有一句是九鼎水洇则奸佞出,同样也流传多年。
  相传北宋年间,中华天下富庶,冠绝世界,九鼎水是满的,却莫名出现洇散之痕。朝中奸佞横行,硬生生将一个富足王朝祸害成了偏安一隅的南宋,而后的百余年间,那洇散之象不绝,南宋九帝,亦是代代出奸佞。
  纵观江湖历史,比较而言,白云堂在抵抗外辱方面向来是急先锋,民族大义从未含糊过。而玄门在这方面就含糊多了。元蒙灭宋,玄门却不但没有灭绝,反而还吞了密宗,继续执江湖正统的勾当,甚至一度诛杀异己,硬生生将江湖割裂,迫的逍遥阁的祖先们远走东瀛。用白云堂中人常说的话讲,就是玄门自古多奸佞,挂羊头卖狗肉,言德而无德。

  宋元相交的一场浩劫,中华文明传承出现了严重的断档。对于整个江湖的技艺传承同样造成了巨大破坏。而玄门在其中扮演的却是一个缺乏鲜明立场的复杂角色,尽管在一定程度上他们保护了一些人和道统传承,但的的确确也残杀了许多江湖同道,所以,在江湖中的一些老牌高门中,素有洇散九鼎水,玄门出奸佞的说法。
  李牧野入昆仑与玄尘秉烛夜谈了一日夜,这些江湖过往都听老玄尘提及过。不过老玄尘说的要委婉圆滑的多。玄门只尊天意行事,奉天意择天子,元蒙也好,清金也罢,都是顺应天意的选择,合该着国有此难,神器易主,而只要文明之根不断,这个国家必定会在劫后重获新生。并且会得到新的土地融入新的民族。
  对于他的说法,小野哥是不大认同的,至少不完全接受。所以当时随便问道:“汪兆明也是玄门找出来的天选之人?”
  老玄尘顿现怒色,道:“那是逍遥阁那些投机主义者们干的好事,东瀛人师法华夏多年,已经形成自己的文化传承体系,与中华文明相类却绝不相容,对待这个隔海而来的恶邻,就只有一个态度,你死我活!”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架势,再回想老玄尘说的那些话,李牧野猛然意识到,那些话并不是无意说起,而是老玄尘刻意为之的结果。他很可能已经猜到了白无瑕要通过水洇九鼎这件事来针对玄门。

  台上的白无瑕又继续点名,道:“阴阳门的许扬尘道长可来了?”
  台下彩棚里有人应声道:“贫道在此多时。”说罢,阔步走到台下,扬手对着台上一甩拂尘,整个人便不可思议的腾空而起,仿佛是飘浮到了台上。
  李牧野若是没有企及泰定初境,换做从前的小野哥绝对会以为这老道已经白日飞升成仙了。但现在却看得很清楚,许扬尘的拂尘里另有机关,射出了一条韧性奇佳的无影丝,拂尘中有滚轮绞索,收紧那无影绳便将他提了上去。虽然如此,这戏法却也不是谁都能表演的,最重要是离不开极其高明的轻身功夫。
  许扬尘用牛逼闪闪的方式登台,顿时换来一片喝彩声。他是代表阴阳门过来的玄门耋老,尽管名不在江湖文武榜前列,地位却绝对不逊一些成名已久的大宗师人物。登台后只微微的对着白无瑕打了个稽首,便径直走到台上属于他的位置就坐。
  白无瑕不以为意,点点头,故意找茬道:“许道长这轻身术好厉害,倒是与我白云堂的青云之主鲲鹏道友相同路数。”她今天就是冲着玄门来找麻烦的,点出许扬尘的名字,就不会轻易放过他。
  许扬尘坦荡道:“实不相瞒,贫道这点微末伎俩正是鲲鹏老友所授,我们都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多年,不在江湖之内,彼此间传授交流些修行心得,可有什么不妥吗?”

  白无瑕面色微沉,道:“罗刹派是白云分支,飞天秘技自然也是属于白云系的,阴阳门虽然是室外江湖,却与玄门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鲲鹏道人身为三教门里的人,跟你交往就已经是很严重的错误,泄露本门秘技,更是不赦之罪!”
  许扬尘闻言面色大变,急切问道:“女魔头,你把我鲲鹏兄弟如何了?”
  白无瑕冷厉的:“他违反堂规,犯下不赦之罪,自然要接受脱皮断骨的惩罚!”
  日期:2018-05-2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