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小姐姐来我家洗澡,有些事就这样发生了……》
第107节

作者: 销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海说了,要是下周一之前,顾清茹还不能把那件事定下来,那这件事情就作废,也就是不再给顾清茹私了的机会。 .拆迁的事情,全靠顾清茹自行争取,再想花三千万解决五千万的难题就不可能了。
  周日下午两点,顾清茹把我叫回别墅,有些急切的问道:“楚天,你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再拖不了了。我猜测,梁海已经开始怀疑咱们是在耍他了。要是他找到了证据,指不定会在拆迁区域搞出什么事情来。”
  我摇了摇头:“梁海是个老油条,对于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更是谨慎。我们出动了很多人,忙活了近一个周,依然只查到了一些皮毛,搞到的证据非常有限,我感觉还不足以将梁海扳倒。”
  “来不及了,先就这样吧。你把你搞到的证据都交给我,我也查到了一些,综合起来应该有一定的作用,我会直接交给相关部门。只要咱们提供的证据,能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那就足够了。再之后,自然会有人跟踪处理此事。当务之急,是要把梁海控制起来,不能任由他在拆迁区域乱来。”

  “只能这样了。 ”
  我立即打电话,让罗志鸿将截止目前搜集到的所有证据和线索,都整理出来,送到别墅来了,我直接交给了顾清茹,然后我跟着罗志鸿一起,来到了西关村。在此之前,我已经搞了几个小号,混入了抗拆联盟的群里,还把群主找了出来。
  据调查,群主是一个从西关村走出去的孙姓律师,虽然已经在市中心买了房子,但他的老家和父母,都还在西关村。因为他是专业的,从一开始乡亲们就找了他主持大局,指望他为乡亲们争取利益。后来梁海出面了,把此事揽了下来,他变成了协助者。
  听跟踪孙律师的兄弟报告说,今天他一直在家里向乡亲们了解情况,我和罗志鸿便赶到了他家。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屋里有人讨论拆迁的事情。
  孙律师很专业的给乡亲们分析着现状,让乡亲们耐心等待。可那些老实巴交的乡亲们着急了,说有的人已经签署协议了,还听到了越往后补偿力度越小的传言。还有人说梁海靠不住,都这么久了,一点动静儿都没有,最近甚至都很少在村里露面。

  我没有过多的偷听,敲响了大门。 .
  开门的孙律师一看到我和罗志鸿,立即拉下了脸:“你们要干什么?”
  我耸了耸肩:“你别紧张,我只是想找你谈谈。若是来找麻烦,我不可能只带一个同伴。”
  “就算要谈,我也只会和负责拆迁的顾经理谈,咱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顾经理正在和梁海谈生意,没时间过来。但有些事情必须要让你们知道,顾经理就派我前来给你们说。”
  “生意?梁海和顾经理,有什么生意可谈的?”
  “借一步说话。”
  我知道,我的话已经引起孙律师的注意了,转身来到外面,找了个比较敞亮确定没人能偷听的地方,掏出手机,把我从顾清茹那里拷贝过来的剪辑好的录像点开了,让孙律师看了看。
  “王八蛋!果然不靠谱!”
  孙律师还没看完录像,就转身要走。

  我赶紧将他拦住了:“你要干什么?”
  “找梁海算账去!”
  “你现在去找他有用吗?反正顾经理是不会答应梁海的,我给你看这个,只是想让你们认清梁海的为人。你觉得,你们选梁海这样的人当抗拆联盟的话事人,真的合适吗?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找梁海算账,那没有任何意义。你需要做的,是让你的乡亲们,尽快的了解到这件事。”
  “对对,不能再让乡亲们被梁海那个王八蛋蒙蔽了。你把视频传给我,我发到群里去。”
  我摇了摇头:“梁海还在群里,你先想办法把他踢出去。你是律师,应该知道,梁海的行为是违法的。除了这个,他还在做毒、品生意,相关部门正在暗中调查他。要是现在让他知道知道了这件事,势必会引起他的警觉。那样的话,他可能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有没有道理,更没管逻辑什么的。时间紧迫,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孙律师气疯了,也没多想,立即联系上了梁海,说群里混进了不明人士,可能是我们这边的眼线,说要新建一个群,然后就把梁海踢出群了。我这才把录像转发给了他,而他立即把录像转发到了群里。
  秒秒钟过后,群里就炸锅了。
  我赶紧登上小号,在群里带节奏,提醒群员先不要让梁海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这个录像。把这事儿搞定之后,我又用另一个小号在群里冒泡,假装很专业的对本村的拆迁一事做了分析,绕了很大一个圈,最后得出结论,威海集团制定的补偿方案其实挺合理的,人家虽然有钱,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到手的。
  这番言论,又得到了部分乡亲们的响应和支持。
  要是这个时候我提出配合拆迁的建议,应该也会有人响应。但那样的话,可能会有人猜出我的目的。所以我点到为止,没再多说,让乡亲们自行掂量。
  整个下午,群里的消息就没断过,前半段是乡亲们在骂梁海。得知梁海已经不在群里了,这才有人转移了话题,说梁海指望不上了,得重新找个主心骨。就这样,孙律师再次被推上去,成为了话事人。

  相对来说,孙律师当话事人比梁海要好得多。
  直到晚上九点多,群里才稍稍清净了一些。我放下手机,才意识到顾清茹还没有回来。又过了半个小时,顾清茹才终于回来了。原来她加班加点的把我们搞到的证据做了整合,已经提交上去了。
  “哎,累的都要虚脱了。”顾清茹长叹了一口气,瘫坐在了沙发上。
  就在这时,顾清茹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梁海打来的,我心里陡然一沉……
  梁海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很是反常,我下意识的想到,该不是东窗事发了吧?
  顾清茹看了看手机,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猛然坐起来,挺直了腰杆。 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深呼一口气,才接起了电话,随手点了免提。
  电话刚接通,扬声器里就传来梁海的厉声质问:“顾清茹,你他妈的竟敢荫我?”
  顾清茹就像是弹簧一样的,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向来淡定的她,此刻竟然慌了,从她的眼神来看,好像是在向我求助。看来她不仅慌了,都六神无主了。这也可以理解,要是把梁海惹急了,对她来说后果可能很严重。
  相反,我作为局外人,此刻表现的更冷静一些。
  我示意顾清茹先不要惊慌,试着和梁海沟通。主要是我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万一梁海是在诈顾清茹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