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4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挥手,我说:“钱,到时候有的是钱,只要我活着回来,就不会缺钱。”
  小琴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樊姐带着黄皮从外面进来了,我看着樊姐,我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樊姐咬着嘴唇,说:“办的很顺利,股份已经交给大嫂了,邱坤那个混蛋,拿到钱之后,就消失了。”
  我说:“不重要了,他能活下来,是他的运气,我马上去缅甸……”
  “我跟你一起去。”樊姐说。
  我摇头,我说:“你跟大哥吧,我们所有的力量要放在决战的地方,这次我去缅甸,虽然危险,但是我知道,康波不会杀我,我有这个把握。”
  黄皮走过来,说:“阿斌,我相信你,你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我们一定赢。”
  他说着就朝着我胸口锤了一拳,然后做了个必胜的姿势,黄皮的乐观精神很好,但是,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们并不允许乐观。

  樊姐没多什么,而是过来跟我拥抱了一下,随后她就带着黄皮走了,樊姐是很随性的人,我看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我很担心她以后在康怡手下会有什么前途,我觉得康怡容不下她,从前几次的事情就可以看的出来。
  康怡对她有芥蒂,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们赢了再说吧。
  这个时候我看着门外面推进来一个轮椅,是邵利,我急忙走出去,我说:“你疯了,你应该在医院里。”
  邵利看着我,艰难的说:“老板,我不想输,我还没有输,我要赢,我从来没有输过。”
  我听着他的话,我说:“你都成木乃伊了,现在你还能干什么?”
  “帮你找到他,时刻监视他,我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是我的嘴可以说,我可以教别人怎么做。”邵利说。
  我看着邵利坚定的眼神,就很佩服,虽然他话不多,虽然他看上去唯唯诺诺,但是他这个人的精神是非常强大的,我说:“谁能帮你?”
  邵利眼神飘忽不定,我也很无奈,我们这里懂电脑的人并不多,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突然,我听到章茗的声音,他说:“我可以帮他,我主修英文,也懂电脑。”
  我回头看着章茗,她脸上一副得意的神色,我笑了一下,我说:“好,送他们上去。”
  几个人推着邵利上楼去我的办公室,邵利到了我身边,伸手递过来一只手机,说:“绝对不会有人监听的。”
  我看着手机,深吸一口气,就装了进去,我没有多说什么,我看着章茗,她没有急着去,而是看着我,说:“我说过,或许有一天,你会求我。”
  我微笑了一下,看着章茗,我说:“好,我求你。”
  章茗伸手打住,说:“不是这么轻浮的求我,而是,真心实意的求我。”
  她说着,就上楼去,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无奈的摇头,真心实意?可能这辈子不会了,我转身就要出去,啊蕊走出来,给我打开车门,说:“你放心去吧,这边,我镇得住。”
  我点了点头,这边不管发生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啊蕊能给我这句话,我心里也宽心一些,我上了车,铁棍就开车,带着我离开春城,我知道,今天我去缅甸,回来的希望只有一半了,可能连一半都没有,但是,只要我回来,星辉的天,就会变了。

  车子朝着缅甸开,我躺在后座上,闭眼睡觉,车子到达瑞丽又进入了木姐,到了木姐之后,已经是天黑了,缅甸的黑夜是那么黑,就像是走进了深渊一样,真的,背后是一片灯火通明,前面的路,就是一片漆黑。
  黑的你什么都看不到。
  车子停在了范森的别墅前,我们下车,站在别墅的门口,这次没有按门铃,他们早就在等着我们了。
  我们走进别墅,看着范森穿着西装站在别墅门口等我,看到我来了,就伸手,我下意识的跟他握手,但是我觉得奇怪,他对我从来都不是那么客气,但是他也就是跟我握手一下,随后就转身走进别墅。
  我们进去之后,他坐下来,我问:“你似乎有点紧张啊。”
  范森看着我,随后把眼睛摘下来,放在桌子上,捏着眉头,我笑着坐下来,我觉得范森是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的这么颓丧的感觉。
  过了一会,他看着我,说:“康波这次的安全,我来保护。”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我早就知道了,你也应该早就知道了,你有什么好苦恼的呢?”
  范森看着我,说:“我苦恼在于,我们这次都会死在他的手里。”

  我听着就很诧异,我说:“怎么可能,他还能杀的了你?”
  范森深吸一口气,说:“我从来都不相信康波,这一次,他是冒着死亡危险来这里赌的,但是,从我在星辉十几年的历史来看,他从来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每次危机,都有会有人死,但是绝对不是他,这次,我感觉,不是你,就是我,我们两个,有个人,会在赌局没有开始之前,就会死,这叫祭棋。”
  我听着就微笑起来,我说:“你不用担心,这次,我们谁都不会死,因为他赢不了。”
  范森看着我,皱起眉头,没有说什么,我看着范森,我说:“你现在不是应该想输赢之后的事情吗?”
  “输赢对我来说不重要,大土司也觉得不重要,你以为这么多年,他的愿望是坐上星辉的老大输赢就对他一定重要?错了,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多年,生死早就看透了,输赢也都不重要了。”范森说。

  我看着范森,我问:“那你觉得什么重要?”
  范森苦笑了一下,说:“能否全身而退才重要,你看,我这个小家怎么样?”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不错,在缅甸,算是富豪了。”
  范森很严肃,他说:“我在缅甸生活十几年了,什么豪宅酒店我没有住过,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我的这栋小别墅,这里有我们的一切回忆与生活,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住这里,你不会知道那种守着唯一的感觉的。”

  我听着范森的话,觉得事情很严重,他的观念,跟我现在的观念很像,我抬着头看着天花板。
  是的,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否能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这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我输了,就没有全身而退这件事,因为我输了必死,但是范森不一样,如果我输了,他还有机会,所以,他会考虑全身而退这件事。
  我只会想着赢了之后,我怎么全身而退,薛毅那边我不用思考,但是康波那边,我不知道,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连赢都赢不了的话,那么也不存在什么后续了。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阿珍的电话,我立马接了电话,我说:“喂。”
  “阿斌,我已经跟我的线人联系了,他们在八莫动手。”阿珍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八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