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43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成为王伦名义上的妹夫,缓和与王伦之间的隔膜,之前与王伦的那些不开心,就算不能因此而彻底烟消云散,也一定能在很大程度缓解——其实,这也是王伦的目的,否则他不会假公济私让他父母认刘慧娘当义女了。
  有这么多好处,本就垂涎刘慧娘的李衍怎能不为?
  李衍看向刘慧娘,问道:“刘小姐,你意下如何?”
  见李衍同意了,王伦等人无不大喜!
  不等刘慧娘开口,王伦就抢先道:“哥哥差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这种大事哪能由义妹自己做主,再者,义妹乃是一未出阁的小姐,怎好答哥哥这话,哥哥孟浪了,此事小可会禀明老父老母,他们会一力为哥哥操办好此事的,哥哥毋须担心。”
  朱富随后道:“哥哥乃当世英雄,嫂嫂高兴还来不及,如何能不愿?”
  阮小七也道:“就是,哥哥愿意娶她,那是她修来的福气,咱们梁山泊不设妓营,要不然……”
  阮小七身边的广慧不着痕迹的给了阮小七一肘,打断了阮小七的话!
  阮小七这才如梦初醒发觉他自己失言了,连忙道:“哥哥休怪,俺刚才多吃了几杯,说得都是屁话,屁话!”
  阮小二随后道:“哥哥见谅,七郎他就是一个粗鄙!”
  山士奇也道:“哥哥原谅七郎这一回,他有口无心!”
  其他人也纷纷给阮小七求情……
  其实,阮小七的话糙理却不糙。
  妓营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始于越王勾践,不过一直到了汉武帝的时候,才把设营妓作为一项制度定下来而已,历六朝、唐、宋而不衰,如今正是盛行之时,如果李衍不插手,用不了几年,著名抗金女将梁红玉就会是营妓之一。
  如果水泊梁山也有妓营,那么以刘广的所作所为,刘慧娘被抓住了之后扔进妓营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也就是在李衍的水泊梁山,否则刘慧娘就是被人随便处置的命。
  呃……在李衍这,好像也差不多。

  李衍当然知道阮小七是什么人,怎么会因为他无心的半句话而怪罪于他?
  李衍看着阮小七笑问:“兄弟该不是在怪我不设妓营吧?”
  见李衍没生气,阮小七道:“哥哥说建,就建,哥哥说不建,就不建,俺们都听哥哥的。”
  李衍道:“妓营是万万不能建的,那会消磨将士们的意志,也会成为部队的沉重负担,不过兄弟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了,不能不成家,嗯……回头我会派人将与咱们梁山泊交好地区的媒婆都请上山,为兄弟们寻找好女成家。”
  大多数人嘴上不说,脸上却是笑得比菊花还灿烂!
  也是,都是身强力壮的好汉,怎么会不想女人怎么会不想娶妻生子?
  就在这时,已经想到自救之法的刘慧娘,轻启朱唇道:“寨主,奴家有话说。”
  “寨主,奴家有话说。”
  听了刘慧娘此言,李衍眼中闪过了一丝紧张!
  是的!
  李衍担心刘慧娘的嘴炮!
  别人不知道刘慧娘之能,只当刘慧娘是一个任他们宰割的弱智女流,李衍却清楚刘慧娘有荡平水泊梁山之智!

  正是因为清楚刘慧娘的本事,李衍并不想让刘慧娘开口,因为李衍不想横生枝节!
  李衍的紧张,被王伦误解成,李衍担心刘慧娘说出让李衍下不来台的话。
  王伦立即“善解人意”道:“义妹一路疲苦,还是稍做休息,再与哥哥细话!”
  听了王伦之言,立即有心里灵活之人看向李衍!

  李衍微微点了点头。
  这些心思灵活之人立即去请刘慧娘移步!
  皇甫端的浑家也是一个机灵之人,她一拉刘慧娘,道:“刘小姐,咱们还是先走吧,他们男人还有大事要谈。”
  刘慧娘暗道:“回头再说,就不灵了!”,然后就欲直接开口!
  可王伦根本不给刘慧娘开口的机会,而是抢先道:“哥哥,咱们还是先去聚义厅,再做计较吧。”

  李衍点了点头,然后分别抓起杨林和皇甫端的手臂,再然后一边向聚义厅走、一边道:“二位兄弟,尝尝咱们梁山泊酿的好酒!”
  那边,皇甫端的浑家已经拖着还在大喊“寨主,不听我言,你的梁山泊不日就将有滔天大祸!”的刘慧娘离开了!
  除了李衍以外,没人会去听刘慧娘这个女流之辈说话——宋朝女人的地位本来就低,更何况刘慧娘还是一个“负隅顽抗”的战俘?
  而李衍,你说他好色也好,说他重才也罢,总之,刘慧娘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一起都到聚义厅上,焚起一炉好香。
  一众头领俱各讲礼,迟迟不肯落坐,李衍在寨主之位坐下后,道:“时迁、汤隆两位兄弟下山为山寨奔走不在山上,不宜排坐,且按年甲次序坐吧,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
  李衍此言一出,一众头领各报年龄,最后倒让皇甫端这个新来之人坐到了李衍左边下手第一,裴宣坐到了李衍右边下手第一位,李衍左边下手第二位是广慧,王伦仅坐到了李衍左边下手第三位。
  众人坐好了之后,庆喜筵席,众人开始大吹大擂!

  当下众人饮酒之间,李衍问皇甫端:“皇甫端兄弟,你可懂飞奴的驯养之法?”
  饲养信鸽,虽然由来已久,但因为信鸽的成建制发展,一来受限于技术,二来因为人们对它的重视程度不够,故而在历史的长河中,这种“即时通讯”手段的发展,仍显得断断续续,并没有大规模全面铺开过,所以,于绝大多数而言,这绝对是个稀罕物。
  好奇心很重的阮小七问道:“哥哥,这飞奴是何物?”
  李衍看向皇甫端,希望皇甫端能答上这个问题!
  皇甫端道:“世间有一种鸟,多灰白,亦有杂色,赤足,长六寸,重一斤左右,常言道老马识途,这飞奴也是一般,无论隔着几百上千里,一样找得到回家的路,故有人用飞奴千里传信。”

  说到这,皇甫端冲李衍一拱手,道:“小人只是略懂,从未真正驯养过,据小人所知,镇戎曲家最擅长此道。”
  李衍道:“镇戎曲家?”
  皇甫端道:“镇戎曲家世代出将,上代家主曲涣,曾任左班殿直,后战死沙场。当代最杰出之人名曲端,三岁时,以父荫授任三班借职,机敏知书,善于写作文章,富有兵机韬略……”
  李衍就想起这曲端是谁了!
  岳飞被秦桧以莫须有之罪名害死,时人皆为之鸣冤,须不知在岳飞之前也有一员大将死在自己人手上,也是时人皆为之鸣冤,此人便是南宋名将曲端。
  靖康之耻不久,张浚宣抚川、陕,收罗招揽两地英雄豪杰,由于曲端在陕西多次同敌人交锋,打算依仗他的威名声誉,便到曲端的防区视查。

  哪知军营里空空荡荡!
  张浚便问曲端人都哪里去了?
  曲端就拿出花名册问张浚:“大人想看那一军?”
  张浚感觉很奇怪,便随便指了一军。
  曲端见状,不慌不忙的打开笼子放出一只飞奴。
  飞奴飞走不久,这一军人马就全副武装的赶到军营。
  张浚大感惊奇,又道:“我要看你的全军!”
  曲端听言,便把笼子里剩下的四只飞奴全部放了出去。
  不多时,全部人马出现在张浚面前!

  张浚看得是目瞪口呆,转而大喜,开始倚重曲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