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41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看刘慧娘那闭月羞花之貌。
  李衍当即就下定决心:“这个压寨夫人我要了!”
  李衍冲刘慧娘一拱手,道:“一直将小姐当成是皇甫端兄弟的家人,没顾及上小姐,还望小姐恕在下怠慢之罪。”
  聪慧的刘慧娘暗道:“不好!”——她已经听出,李衍并没有放她下山的意思!
  刘慧娘的心顿时就是一揪!
  不过表面上刘慧娘却神色如常!
  刘慧娘道:“寨主言重了,奴家虽是女流之辈,亦经常听闻,水泊梁山的铁棍至尊乃替天行道的好汉,于百姓秋毫无犯,实乃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今日能得见寨主,实乃三生有幸!”
  被刘慧娘这么一抬李衍,李衍还真有些犯难了——三大纪律和水泊梁山的法律是李衍自己定的,如果李衍自己带头强抢民女,那岂不是说,是李衍自己把规矩打破了,未来若是有人有样学样怎么办?
  那为了水泊梁山的名声和军纪放刘慧娘下山?

  开什么玩笑,把刘慧娘这样的宝贝拱手让人,他李衍不是傻缺嘛!
  一时之间,既想当**又想立牌坊的李衍,陷入了两难之中!
  王伦看准时机越众而出,道:“哥哥,小可有话说。”
  自从上次的事过去,王伦更加勤勉,只是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如非职务上的事,一直不曾主动开口。
  换而言之,不仅李衍对王伦有些隔膜,王伦对李衍、对水泊梁山也有些隔膜。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很容易被有心人离间,而且其他人难免会生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紧紧追随的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
  因此,李衍一直在寻觅机会,改变与王伦之间的关系。
  所以,见王伦主动站出来说话,李衍立即和颜悦色道:“王伦兄弟但讲无妨!”

  见李衍也有心消除两人之间的隔膜,王伦大受鼓舞,道:“小可认为哥哥当纳这为刘小姐为妻妾!”
  李衍眼睛一亮!
  不过嘴上却道:“胡闹!我梁山泊何曾强抢过民女,此例岂能由我而废!”
  一听李衍此言,刘慧娘气得贝齿轻磨!

  水泊梁山的那群莽汉听不出来李衍这其实是在说:“我不是不想纳,只是我定的规矩不让我纳,王伦兄弟你帮我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长了棵七窍玲珑心的刘慧娘如何能听不出来?
  刘慧娘在心中羞怒道:“此人无耻!”
  与此同时,刘慧娘也隐隐感觉到今日她怕是在劫难逃了!
  除了刘慧娘以外,所有人之中只有王伦听明白了李衍的真实意思。
  王伦大喜!
  李衍能这么暗示他,那就说明,此事圆满解决了之后,他与李衍之间的关系将更胜之前,他甚至都有可能成为李衍的绝对心腹!

  想通这些,王伦精神一振,道:“哥哥此言差矣,小可有三个哥哥必须纳刘小姐为妻妾的理由,还望哥哥容禀!”
  李衍心道:“不杀王伦,做对了,我这一个理由都找不到,他竟然能帮我找出三个!”
  不过表面上李衍却沉着脸说:“哦?我说错了?那王伦兄弟你倒是说说我哪说错了?”
  “哦?我说错了?那你倒是说说我哪说错了?”
  见李衍鼓励他说,王伦拱手道:“哥哥如果不纳这位刘小姐为妻妾,那哥哥就是不义、不孝、不顾全大局!”

  李衍愕然道:“我怎么不义、不孝、不顾全大局了?”
  王伦道:“先说不义,这位刘小姐乃是杜迁兄弟、邓飞兄弟、朱富兄弟、杨林兄弟送给哥哥的,这其中杨林兄弟又是将刘小姐当成见面礼送给哥哥的,哥哥如果不收,不是辜负杜迁兄弟、邓飞兄弟、朱富兄弟的好意寒了杜迁兄弟、邓飞兄弟、朱富兄弟心撵杨林兄弟下山吗?”
  细想想,还真是王伦说的这么回事,与不收刘慧娘相比,杜迁、邓飞、朱富、杨林自然是更希望李衍收下刘慧娘,尤其是刚刚才上山的杨林——如果李衍收下刘慧娘,他们跟李衍一定更亲近,毕竟,那样一来,双方就多了刘慧娘这根纽带。
  当然,说撵杨林下山,却也不至于,但要是说阻碍了杨林融入水泊梁山,却是不假。
  王伦又道:“再说不孝,请问哥哥今年贵庚?”
  李衍迟疑了一下,然后照实回答:“即将二十有五。”
  现如今再隐藏年纪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李衍水泊梁山之主的地位已经不会因为年纪轻而产生动摇,相反,这还能说明,李衍年富力强,资本雄厚。
  听了李衍的真实年纪,众好汉全无不愕然!
  虽然众好汉早就知道李衍的年纪不会太大,但他们从李衍的为人处事接人待物方面推断,李衍怎么也得有三十了,最不济也得有二十七八,只不过是长得面嫩一些罢了。
  哪成想,李衍还没到二十五岁!
  就连刘慧娘都诧异无比!
  刘慧娘暗道:“没想到此人竟还没到二十五岁!”
  王伦收敛了一下心神,道:“二十五也不小了,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哥哥今年已经二十五了,还不娶妻生子,岂不是不孝?”
  这条其实有些牵强了。

  富家不用卖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随人,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宋真宗的这首诗写得明明白白,宋朝最有前途的就是读书人。

  宋朝为了广招人才,一个职位让三个人来当,理所当然每个人分到的任务就轻了,生活也安逸,另外他们有高薪待遇,却没有严厉的监督惩罚体系,事实上宋朝的国策还对官员的腐化持纵容态度,即所谓的“刑不上大夫”,就是说官员犯了法也不会有过重的刑罚,所以金榜题名就成了很多人一生的奋斗目标。
  男人们为了能专心考取功名,就先把结婚放在一旁,因为只要是考上了,就什么都有了。
  科举考试永远是极为激烈的,毕竟只有少部分人才能考上,大部分人三四十岁都很难考上。
  因为男人都忙着考试,所以就成了后世所说的剩男,等到娶老婆的时候有些人都已经有白头发了,所以宋朝的夫妻,很多丈夫都比妻子大一二十岁。
  据陈师道《后山诗话》记载,有个杭州举子中第时已经年过七十岁,友人风趣地祝贺道:
  应是穷通子有时,人生七十古来稀。

  如今始觉为儒贵,不著荷衣便著诽。
  这个七十岁的举子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在宋高宗时,有个叫陈修的七十三岁才登科中举,同样“尚未娶”。虽然已经中举了,但是七十三岁的年龄,哪还有结婚的心思啊。望着自己的一把白须,长吁短叹吧。
  不过此人考了一辈子,文章倒是写得不错。宋高宗对他的文章非常认可,了解到他如此潦倒之后,宋高宗“乃诏出内人施氏嫁之,年三十,赀奁甚厚。”。一时被传为“佳话”,有好事者大开玩笑:新人若问郎年几?答:五十年前二十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