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34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雪越下越大,林冲身上单薄,当不过那寒冷,一步高,一步低,踉踉跄跄不知走了多久多远,被一股猛烈的寒风一吹,林冲随着那山涧边倒了!

  挣扎了又挣扎,林冲到底还是没能站起来!
  看着天上飘下的鹅毛大雪,几滴滚烫的泪水从林冲的眼角滚落……
  也该林冲命不该绝!
  柴进府上的几个庄客路过山涧救了林冲一命。
  等林冲再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柴进!
  柴进问:“教头为何到此?”
  林冲慢慢坐起,道:“哎!一言难尽!”,然后林冲就把火烧草料场一事告诉给了柴进。
  柴进听罢,道:“兄长如此命蹇……但请放心,这里是小弟的东庄,且住几时,然后再做商量。”
  叫庄客取来一套衣裳,又叫林冲从里到外都换了一身新,然后请林冲去暖阁里坐定,再然后安排酒菜款待林冲。
  自此林冲便在柴进的东庄上住了五七日,不在话下。
  却说沧州牢城营里管营首状告林冲:林冲杀死差拨、陆虞候、富安等三人,放火沿烧大军草料场!
  州尹大惊,随即押了公文帖,仰缉捕人员将带做公的,沿乡,历邑,道店,村坊,四处张挂,出三千贯信赏钱,捉拿正犯林冲。
  林冲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找到柴进道:“非是大官人不留小人,只因官司追捕甚紧,排家搜捉;倘或寻到大官人庄上,犹恐负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义疏财,求借林冲些小盘缠,投奔他处栖身,异日不死,当效犬马之报。”

  柴进道:“既是兄长要行,小弟有个去处,作书一封与兄长前去。”
  林冲道:“若得大官人如此周济,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处去?”
  柴进道:“是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如今有一群好汉在那里扎寨聚义替天行道。为首之人乃是小弟之前跟兄长说过的天底下一等一的好汉——铁棍至尊李衍!”
  东昌府一条背街上。
  朱富纠缠一个碧眼重瞳虬髯过腹的汉子说:“我家大官人的宝马非皇甫端哥哥不能医治,求哥哥看在医者父母心的份上移驾我们庄上一趟!”
  朱富身旁的杜迁、邓飞以及一个头圆耳大、鼻直口方、眉秀目疏、腰细膀阔的大汉,也纷纷帮着朱富劝说皇甫端:
  “紫髯伯慈悲,怜我等百里路苦,随我等回庄吧!”
  “兄长但去,钱银之事好说,我家大官人乃是舍遮之人,必不会少兄长的医资!”

  “若请不到贤兄,我家大官人的宝马必死无疑,我们也必受牵连,还望贤兄救我等一救!”
  原来,邓飞说完锦豹子杨林入伙,正碰上来赚皇甫端上山的朱富和杜迁。
  于是,几人商量了一番之后,就一同来哄皇甫端上山。
  哪成想,也不知是被皇甫端看出了端倪,还是怎地,皇甫端就是不跟他们走,任他们磨破了嘴皮!
  皇甫端见朱富四人难缠,道:“小人非是不想赚你家的钱银,而是小人有一件要事,暂时不方便离开,几位兄弟还是另请高明吧。”
  见皇甫端根本不吃软的,朱富不着痕迹的给杜迁、邓飞、杨林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准备来硬的——也就是他们之前说好的找机会麻翻皇甫端,然后带皇甫端回水泊梁山。
  就在这时,皇甫端突然驻足猛回头看向一匹枣骡马,称赞道:“好一匹马!”
  由于皇甫端驻足,朱富等人也跟着停了下来,不过他们看的不是马,而是马旁立着的一个少女,但见:
  那少女生的娉娉婷婷,好象初出水的莲花,说不出那般娇艳,简直闭月又羞花!

  杨林啧啧道:“天下竟有这般好女子!”
  让皇甫端等人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一行人驻足看马看少女的举动,竟惹得一人大怒!
  你道这是何人?
  此人姓刘名广,原在沂州府东光平巷做东城防御,因失了差使而落了职,吃那青苗手实钱追通不过,只得把祖遗的一所房子变卖了赔偿,如今只得领着一家老小搬到偏远乡下居住,路经此地。
  可以说,此时正是刘广满肚子气没处发之时!
  见皇甫端打量他的宝马,杜迁等人又打量他的宝贝女儿!
  刘广立即暴怒,大骂:“一群该杀的贼,竟敢惦记老爷的宝马、女儿,讨打!”
  说话间,刘广就提起双拳向皇甫端冲来!
  见刘广如此霸道,杜迁等人大怒不已!
  虽然水泊梁山军纪很严,可他们现在的身份说到底还都是强人,就算将来成为义军,那他们也都是血气方刚的军人,怎能忍下这种辱骂?
  更何况,虽然杨林准备入伙,但毕竟还没有上山,目前还是快意恩仇说动手就动手的江湖人,如何能忍受刘广的辱骂?
  杨林二话不说,提拳就迎了上去!
  片刻过后,杨林便和刘广战到了一起!
  拳来脚往交手了一小会之后,杨林的心就是一紧——他不是刘广的对手!
  这并不奇怪,刘广虽然暴躁蛮横,但手段却是不弱的,与朱仝、穆弘这些弱八彪实力相当,杨林虽有些手段,但跟刘广却是不能相比的。

  见杨林不敌,杜迁和邓飞立即上前帮忙!
  虽然是以一敌三,但刘广仍不落下风,而且越战越勇!
  杜迁一个不查,被刘广一脚踹中大腿,暂时退出了战场!
  见已建功,刘广“哈哈”一笑,继续战杨林和邓飞!
  朱富知道,不能再藏着掖着了,否则他们非全军覆没不可!
  朱富大喊:“动兵器!”,然后就从袖中抽出一短刀也向刘广杀将过去!
  听了朱富的提醒,除了没有兵器在身的杨林没有什么反应,邓飞立即从腰间抽出一条铁链,那边杜迁也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刀瘸着腿向刘广杀将过去。
  刘广托大了!
  他的武功是比杜迁等人高!
  可好虎架不住群狼,更何况杜迁等人还有兵器在手,尤其是邓飞手中铁链,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中长兵器!
  所以,在朱富也加入战局之后,刘广立即落入下风!
  不一会,刘广就难以支撑,被邓飞一铁链扫中手臂,骨折筋断!
  刘广大骇,随即飞起双脚将杜迁和朱富逼退,然后逃也似的冲向他的枣骡马,再然后一跃而上!

  刚一坐好,刘广就想将他女儿拉上马一块逃!
  可刘广定睛一看,邓飞和杨林已经追杀过来,如果去拉女儿,必会被邓飞和杨林追上!
  迟疑了一下,刘广一咬牙,随即去拉女儿的手一翻猛拍向马屁股,同时大喊:“女儿莫怕,爹爹现在就去搬兵,定剿了这贼窝救你出火海!”
  不得不说,皇甫端的眼光真不差,刘广的枣骡马的确是匹好马——一得刘广的命令,枣骡马一下子就蹿了出去,根本不给邓飞和杨林追杀刘广的机会!
  “杀才!算你这厮跑得快!”杨林唾道!

  这时,想起刘广的女儿还在,杨林下意识的看向少女!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看向少女!
  让众人惊奇的是,这少女眼中并无惧色,而是不紧不慢的盈盈一拜,然后轻启朱唇道:“几位叔伯请了。”
  邓飞有些佩服少女的胆色,再加上少女我见犹怜的相貌,不禁都动了恻隐之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